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關於補強針該知道的事 誰可打?哪些職業符合資格?

孟晚舟獲釋後 杜魯多:中國關押的兩人 搭機返加

那些華埠「新面孔 」 要讓受重創華埠成為「永存」

新冠疫情的重創,讓曼哈頓華埠一度陷入死寂,至今艱難復甦。(記者洪群超/攝影)
新冠疫情的重創,讓曼哈頓華埠一度陷入死寂,至今艱難復甦。(記者洪群超/攝影)

位於紐約市曼哈頓下城的百年華埠,是全美歷史最悠久、也曾是最繁華的華人社區之一;但以2001年的九一一恐襲為拐點,遭重創的華埠一直在艱難復甦中,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2021年開始的仇恨亞裔犯罪風潮,令華埠「屋漏偏逢連夜雨」。

根據信用卡公司萬事達卡(Mastercard)與亞美聯盟(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合作、針對全市各個社區在2020年1月至9月間的消費行為進行調研結果顯示,華人社區受到的經濟衝擊也比其他社區嚴重,在疫情峰值過後,復甦速度也低於其他社區。

多災多難的一年,華社受到的打擊相比全市其他社區,更加慘重;而華社中「最年長」的華埠,面臨年輕一代遷出、人口老齡化嚴重、老店紛紛關門的現狀,更讓不少人感慨「華埠將死」。

然而,卻也有一批年輕華人,在這一年裡逆流而起,成為華埠社區這一年多來湧現的「新面孔」。他們或在閘門緊閉、街道一片蕭殺中重回華埠創業,期望成為新老傳承的橋樑;或一己之力為遭重創的華埠商家籌款,保留東山再起的火種;或在疫情至暗時刻一日不停救助社區,為耆老、低收入者提供餐餐熱食……

這些曾努力尋找歸屬感的華裔青年,於這多事之年裡,在華埠尋著了人生的目標,也悄然改變著百年華埠的樣貌,用自己微薄但又充滿熱忱之力,希望將「華埠將死」改寫為「華埠永存」。以下是他們中的一些故事。

(影音來源:記者張晨)

父母理解梁家浩(中)追逐夢想,服務華埠的心願。(記者張晨/攝影)
父母理解梁家浩(中)追逐夢想,服務華埠的心願。(記者張晨/攝影)

免費理髮挺華埠 梁家浩尋到「根」

2021年的5月,梁家浩在經營的「披露街12號」理髮店前和父母談笑風生,母親為他帶來餐盒,裝著在家煮好的家常飯菜,生怕兒子太忙而忘了吃飯;這家在新冠疫情期間推出「在華埠消費、獲免費理髮」活動的新店,讓才30歲的梁家浩與華埠老社區建立起從未有過的密切聯繫,也讓拋棄父母期待的白領工作、重回華埠開小小理髮店的他贏得父母的理解,也感受到「和根的親近」。

「我兒子很乖的。」梁媽媽是梁家浩口中典型的華裔「虎媽」,曾是他考上特殊高中、選擇會計師作為職業的推動者;30歲的梁家浩自小和父母、祖母擠在華埠小公寓裡,即便父母已搬出,他依舊住在這裡。

莫志聯疫情開始後為社區需要的民眾免費派餐。(記者張晨/攝影)
莫志聯疫情開始後為社區需要的民眾免費派餐。(記者張晨/攝影)

「華埠就是我的家,街頭巷尾,我閉著眼睛都能找到路。」梁家浩在華埠老居民紛紛遷出之際,卻選擇重返華埠開店,希望自己作為新血的注入,能為華埠振興出一份力,「我離經叛道地拋棄白領飯碗,改開理髮店,但這讓我感受到和父母、和華埠、和我的根從未有過的親近。」

創業時間不長就碰上疫情爆發,梁家浩是華埠疫情重擊、緩慢復甦的全程見證者和親歷者;而他在去年紐約市開始疫後重啟,允許理髮店開門經營後,推出了「只要在華埠任何一家店消費45元,就能免費理髮」的活動,希望能為疫情下一片蕭瑟的華埠帶來人流商機,也使他和華埠的老一輩建立起聯繫,「我感受到了自己的選擇被尊重、被認可,讓我更堅定地走下去。」

梁家浩說,作為華裔二代,他堅信「華埠永存」,因為這裡承載了太多移民故事和歷史;老一輩華人歷經千難萬險來到美國,尋求更好的生活,「若非他們辛勤栽樹,如今就沒有我們乘涼的機會。」

和大多數華裔孩子一樣,梁家浩從小最大的願望就是成為父母的驕傲;開店前,他做了六年會計師,在讓父母開心和追求自己想做之事間躊躇許久。

「我開店的初衷就是想要逃離能一眼望到頭的辦公室生活。」梁家浩說,沒想到因為疫情,因為這家小店,他和父母,和社區,甚至和作為華人的根的聯繫更加緊密了,因為不同世代之間開始嘗試理解、幫助、認同,「這在疫情以前是天方夜譚」

梁家浩說,與社區共同復興,是疫情後開店的新目標,「並不需要定義如今的情形是好是壞,所有事情只是跟著時代前進而已,而我們能做的也只是在這個跟著前進的洪流中,找到節奏和方向。」

茹聰發起「為華埠奔跑」連續多次單日慢跑超12小時為社區籌款。(茹聰提供)
茹聰發起「為華埠奔跑」連續多次單日慢跑超12小時為社區籌款。(茹聰提供)

為華埠奔跑 茹聰傳承華人榮耀

作為布碌崙(布魯克林)公園坡(Park Slope)一家美式餐廳的主廚,30歲的茹聰(Leland Yu)雖已是第四代移民,但華人的文化始終對他影響深遠;去年疫情開始後,熱愛跑步的他發起「為華埠奔跑」(Run for Chinatown),多次單日跑步超過12小時,為華社小商業籌款數萬元。

作為主廚的這家餐廳去年一度因疫情而永久關閉,茹聰利用外賣平台的大火推陳出新,帶著創新中餐,重新讓這家原本主營美式餐點的餐廳重返食客視野。

茹聰出生在曼哈頓華埠,雖然到他已是第四代移民,但他表示,身體裡始終流淌的是華人的血液;他也曾按部就班,照著華人家庭「乖孩子」的成長路線走,「我也是特殊高中的學生啊!但大學畢業後,我卻從未有過朝九晚五的工作經歷,那不是我想做的。」

新冠疫情開始後,他開始以擅長和熱愛的跑步來幫助社區,多次單日跑步超過12小時,為華埠的小商家籌款超過5萬元,幫助其從新冠疫情造成的經濟打擊中恢復;他在日前還再度跑步,為在反亞裔仇恨犯罪風氣中建起、自發保衛社區的華埠街道巡邏隊(Chinatown Block Watch)籌款;30日他再次為華埠奔跑籌款,路線橫跨曼哈頓華埠及皇后區、布碌崙的華人聚居社區。

茹聰在布碌崙的餐廳中受訪。(記者張晨/攝影)
茹聰在布碌崙的餐廳中受訪。(記者張晨/攝影)

茹聰說,母親作為一名教師,一直希望自己能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和安穩的生活,「我很愧疚,因為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成為她的驕傲。」但他也說,「因為疫情,她也開始嘗試理解我和尊重我的選擇,上次她來店裡喝了我的湯,第一次誇讚說好,這是我從未聽過的。」

茹聰的曾祖父是二戰老兵,近期也被授予「二戰華裔老兵國會金質獎章」;他也說,自己從未忘根,疫情帶來的各種衝擊也讓自己這樣的華裔年輕一代挺身而出,沿著祖輩們開闢的道路和傳承的榮耀,繼續為華埠做貢獻。

莫志聯從2020年4月起每日晚7時準時派餐,風雨無阻一直持續至今。(莫志聯提供)
莫志聯從2020年4月起每日晚7時準時派餐,風雨無阻一直持續至今。(莫志聯提供)

小店面派數萬餐食 莫志聯勇擔責任

「和一年前相比我更有自信了。」華埠勿街的「46號美食店」經理莫志聯說;在紐約市新冠肺炎疫情最黑暗時刻的2020年4月,華埠長達月餘空無一人的街區和緊閉的商鋪中,唯有46號美食店開著門,門口擺放兩張桌子,一個派飯,一個派涼茶,櫥窗上還貼著「為警察、醫護等一線員工提供免費茶點咖啡」的海報。

疫情襲擊紐約的至暗時刻,年僅27歲的莫志聯風雨無阻、日日派送免費熱餐,獲得民選官員、好萊塢明星等各界關注,援手和愛心捐助也多方而來,參與到準備餐點的義工也越來越多,讓原本只有小小店面的46號美食店,能在疫情期間累積為華埠低收入民眾送出近8萬份急需的餐食。

原本在接受採訪時都腼腆的他,名字也登上了各類媒體頭條;他也參與「點亮唐人街」等助力華埠復甦的活動,在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等政客到訪華埠時出面向他表達社區需求,為華埠發聲成了他一份新的責任。

梁家浩疫情前在店內為男童理髮。(梁家浩提供)
梁家浩疫情前在店內為男童理髮。(梁家浩提供)

2021年4月派餐一周年的活動上,州檢察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州眾議員牛毓琳等各界嘉賓都來到這個小小的店鋪,再攜手為社區派出500個餐盒、口罩、洗手液、礦泉水和蛋糕;幫莫志聯派餐的志願者也來自各行各業,表示是看到他在華埠堅持的善舉,或通過寫郵件,或通過社交媒體,或直接上門,為他幫助社區的舉動出錢出力,「這一年我結識了許多一輩子的朋友。」他説。

如果不是因為疫情,才27歲的莫志聯其實是個無憂無慮的大男孩,喜歡收集遊戲卡,看星球大戰和哈利波特;而去年3月父親因病去世,不到一月後他開始為社區派餐,「我做得不夠好,但我從沒有放棄過,我覺得我能做的還有很多。」作為家中獨子,疫情時因每天與外界接觸,也讓他鮮少回家看望母親。

「他心很善的。」莫志聯的媽媽看到兒子過去一年的成績說,「我只求他平平安安,不要吃很多苦,他開心我就知足了。」

作為「華埠新面孔」的一分子,他說自己明白了無法令所有人滿意,「但依舊會不忘初心,認真出發。」

作為中華公所的中文秘書,唐藝是華埠老僑團中少見的年輕面孔。(記者張晨/攝影)
作為中華公所的中文秘書,唐藝是華埠老僑團中少見的年輕面孔。(記者張晨/攝影)

老僑團的新面孔 唐藝致力跨世代鴻溝

位於曼哈頓華埠勿街的紐約中華公所已有百餘年歷史,是華人社區老僑團的「龍頭」,而年僅33歲的公所中文秘書唐藝,是其中少有年輕面孔,疫情期間派餐、協調疫苗接種等大大小小的社區服務活動上,都有她忙碌的身影。

唐藝2003年才與家人從中國湖北移民來美,並一直居住在紐約;作為「華埠新面孔」,她表示鮮少有年輕人能真正感知老社區的力量,老一輩人移民奮鬥的經歷和積攢的智慧,有時卻成了和下一代人交流的鴻溝,但若真心花時間和他們共事、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就學會慢下腳步,學會感恩。」

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發,公所不得不叫停了社區服務;封城開始後,許多華裔耆老無力出門採買食物,一日三餐成為了最大的難題;唐藝表示,那時公所開始了社區的派餐服務,為的就是為了能讓老人們能吃上熱飯。

「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派了連續36天飯。」她說,就是這短短的36天,讓她看到了世間冷暖,回顧過去一年,唐藝表示自己更加懂得感恩:「記得有一個華人老奶奶,得知公所派餐,每日都從堅尼路轉進勿街在人群中排隊,我注意到她,因為她走得太費力了,短短幾百米,就一步三歇腳,接連幾天都是如此。」

當她拿著盒飯走近老人並告訴她「明天起不用排隊了,你就站在街角朝我揮揮手,我看到就拿來個你」時,唐藝注意到她的小便處於失禁狀態,身上有一股異味。

「因為連結社區,我真實感到了人生的無常和短暫,當親眼看到並經歷時的那種震驚和痛楚,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她說。

中華公所主席于金山說,年輕的唐藝已是公所最得力的助理,既果斷又有耐心,在解決問題、服務社區上貢獻年青一代的力量。

唐藝說因找不到志願者,不得不發動家人一起為派餐。(唐藝提供)
唐藝說因找不到志願者,不得不發動家人一起為派餐。(唐藝提供)

採訪側記

我和這四位年輕人從相識到熟識都發生在2020年,在每個人談到過去一年成長的時候都在說,「因為疫情,讓我更加了解自己、了解家人、了解了自己的本源。」

作為80、90後的年輕一代,活在當下、跳出定義成了我們這代人最大的特徵,或許父母漸漸老去,開始理解或明白無法再左右我們的想法;當災疫來臨時,這些平日長輩覺得「吊兒郎當」的年輕人一下變得熱血起來,採訪時他們異口同聲,「之前走一步看一步的生活和工作一下子變得有意義以來,明白了不再等待而是立刻行動。」

因為日報的工作,我曾多次採訪他們,但每次因角度不同、字數有限,很難將想說的說完;過去一年,我們或在社區中常常碰到,或因為工作一直保持聯絡,亦或從未謀面但卻在社交媒體上成了朋友,第一次見面時說的竟是「好久不見」,而不是「很高興認識你」。

此次採訪更像是一次親密的對談,他們在鏡頭前講述父母的故事,幼時的趣事,不時大笑,不時落淚,讓我有機會更了解他們,他們也更願意敞開心扉回顧過去的自己,暢談未來的希望。

5月是「亞太裔传统月」,新冠和反亞裔仇恨犯罪成了2021年初夏的熱詞,各類針對亞裔的攻擊和歧視案件鋪天蓋地,作為記者每日也不免乏累,故採寫此篇專題,總結在這逢人就是故事的一年裡,記錄一批華裔年輕人中的幾個代表,如何在延續曼哈頓這個屹立百年的老社區,與之共同成長。

華埠 疫情 華人

下一則

疫情趨緩 孟昭文18日凱辛納​公園辦中小學生畢業典禮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