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中〉一洲焦點/美中疫情管制高下分別、紐約市長初選分析

紐約州新冠緊急狀態明結束 仍須遵守CDC口罩令

紐約客談/警務改革喊得響 同一夥人卻仍在犯罪

便衣止罪小組解散,市警新規、政策多變,警員不滿離職多。(記者張晨/攝影)
便衣止罪小組解散,市警新規、政策多變,警員不滿離職多。(記者張晨/攝影)

因非洲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暴力執法致死,點燃的警務改革貫穿整個2020年延續至今;鎖喉法案、公開執法紀錄儀內容、規範執法細則頻出,各轄區便衣止罪小組的解散等,導致全市暴力案件猛增,警員執法的動輒得咎。

別說槍擊凶殺案,僅著眼於華埠的扒手偷盗案,當小案慣犯遇到穿制服的警員,是否還能平衡良好的治安環境?

與他區相比,華埠雖無大案要案,但作為日常購物場所,小偷小摸則層出不窮,一則扒手偷盜寫在報紙上不算什麼要聞,但許多警員卻在抓扒中受傷,面對未知的嫌犯,更不確定他們是否會攜帶致命武器。

「受傷不算什麼,但現在不穿警服執法算違規,穿了警服就別想抓到人。」這是當今警員的無奈,到底是要堅持選擇違規抓人,還是避免違規而選擇視而不見?

違規要受到指責,犯罪率上升依舊要背鍋。有警員說,「若事後被追責,我只能說自己恰好遇見有人行竊,不得已才穿著便衣實施抓捕。」

試問這是什麼道理?執法者唯有辯白自己「見義勇為」,才能不受主流價值觀及條例的抨擊,很難不讓人感覺失去這份工作的意義。

即使他們身穿便衣,在抓捕一次過後,就相當於暴露了臉孔,想要再次不露聲色的調查,更是難上加難;而這些扒手即使在警局因重竊罪被逮捕,在地區檢察官那裡也往往會被定性為輕偷盜罪,過堂後便會被釋放,再次作案的機率非常高。

有時警員的案件卷宗還未整理完畢,剛抓到的嫌犯就已經被放回了街上。無怪乎有警員私下抱怨說,當你聽到線人給你打電話說,同一夥人又在犯同一種罪的時候,那種惱火真的無以言表。

紐約客談,每周二至周六刊出

華埠 警察 佛洛伊德 紐約客談

下一則

紐約7旬華翁 遭非裔連擊十拳倒地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