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霍楚前華裔副幕僚長孫雯 長島住宅遭FBI突襲搜查

特勤局建議川普不要繼續在戶外舉行造勢活動

法拉盛買兇案 新污點證人出庭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現場錄像畫面。(警方提供)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現場錄像畫面。(警方提供)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第二階段正審理被指為是槍手的阿卜魯(Antony Abreu),12日庭審上,被童年摯友尤優拉入計謀的韓裔余大衛(David Yu,以下均為音譯)出庭作證,為案件的另個重要污點證人;他指出在一開始與尤優的協商中,以為自己將是扣動扳機殺死顧欣(Xin Gu)的槍手,但他後來不想動手,於是態度愈發不積極,最後僅同意在案發當日和尤優坐在車內把風。

先前一名退休警探克羅茲爾(Robert Crozier)作證,案發當時在現場附近,發現中彈倒地的顧欣後,第一時間便去追不遠處的白色轎車,並在紅燈前拍下車牌號,而這輛白色的本田雅閣,疑似是後來阿卜魯在二手網站OfferUp試圖轉手賣掉的同款汽車;12日一名紐約警探作證道,從克羅茲爾拍攝的圖片、以及發布在二手網站上的多張汽車照片圖,特徵顯示是同一輛汽車。

余大衛當日作為新的證人出庭,現年35歲的他在法拉盛出生長大,16歲起便和尤優混入當地的亞裔幫派「無名派」(MMP);18歲開始被捕入獄,此後累積包括無數次搶劫、走私大麻到南韓、偷車、販賣毒品等犯罪紀錄,關押期間還加入血幫,在監獄內暴力襲擊他人,直到最近一次在2021年落網時已有超過20起案底,並在隔年同意轉做本案的污點證人。

2010年余大衛出獄時,尤優在家中為他舉辦歡迎派對,在那時第一次見到余清明,之後也因常和尤優聚會,見過余清明幾次。

他回顧案發經過,2018年11月接到尤優的電話,對方說余清明有份差事要給他,三人後來在法拉盛一家中餐館見面,尤優和余清明全程用他聽不懂的中文溝通;在余清明離開後,尤優告訴他,這是個很嚴肅的任務,有人偷了余清明的東西,需要借余大衛的手殺人。此時余大衛還不知要下手的對象,但他被保證事成後會有一筆讓他衣食無虞的酬勞,還會給他的母親買一間房子。

幾個星期後,三人又相約在法拉盛見面,可此時余大衛已退縮,最後沒有赴約而惹尤優生氣;2019年案發前夕,在與尤優的短信中,余大衛仍以槍手的口吻說話,「我會是殺死他(顧欣)的那個人」,但實際上已不想接下這份差事。

他說不想讓尤優失望所以未告知實情,但當時有打算叫一名血幫的成員代為完成任務,最終是尤優說張哲(Zhe Zhang)那裡已有人選,才沒有採取行動;當尤優叫他案發當日一起坐在車內把風時,余大衛同意了,他解釋說,尤優是他的好朋友,願意罩著他,且反正扣下扳機的人不是他,這對當時的他來說有很大的區別。

案發當日,余大衛和尤優開著租來的車,曾到顧欣舉辦新年晚會的酒樓和卡拉OK廳踩點,期間他感到焦慮,便會偷偷吸用對他來說劑量很少的K他命,後來他聽到四聲槍響後,就開車帶著尤優離開現場;2020年開始,他與尤優的關係開始生疏,而尤優保證給的酬勞,直到當時都未實現。

阿卜魯辯護律師在交叉盤問中,試圖以余大衛撒謊成性、擁有大量犯罪歷史、以及是男女都會攻擊的暴力分子,來推翻其證詞的可信度,指他在自身利益和法規面前,永遠都選擇了自己。

被害人顧欣。(本報檔案照)
被害人顧欣。(本報檔案照)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污點證人余大衛與尤優是童年摯友。(本報檔案照)
法拉盛買兇殺人案污點證人余大衛與尤優是童年摯友。(本報檔案照)
監控視頻捕抓到的槍手。(本報檔案照)
監控視頻捕抓到的槍手。(本報檔案照)

法拉盛 韓裔 亞裔

上一則

紐約老人中心嚴重不足…護理中心遍地開花 亂象叢生

下一則

一年一次最佳撿漏機會!施坦威官方庫存展銷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