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最宜居城市 加州14城上榜 第一名在這州

人口縮水房價恐跌 這5城市不利置產

好萊塢創作者的罷工覺醒

金山人語
金山人語

說起罷工,多聯想到以體力勞動為主的工作群體,常因不公平待遇或訴求不能得到落實而提出抗議。不過這一次,站上街頭遊行的卻是一群好萊塢的創作者們。 5月2日,美國編劇工會(WGA)的代表們聚集在環球公司大樓外,高舉「編劇生存受威脅」的標語牌,受到編劇罷工影響,很多節目因此暫停,大家突然意識到劇本原創者的重要性。

儘管在過去十年裡,影視行業預算飆升,但文字內容創作者們似乎並沒有享受到這一波紅利。據統計,在十年前,有大約33%的電視劇編劇拿著最低工資;而在2022年,竟已有接近一半的編劇的工作,是以最低薪資標準獲得支付。這十年,電視編劇兼製片人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周薪不增反減,降幅為23%。

實際上,整個娛樂行業明顯正在蓬勃發展中。自2021年起,娛樂行業的營業收入已突破2000億元,營業利潤也已超過200億元,華爾街的分析師們紛紛上調對娛樂公司的目標股價。相較於編劇等創作工作者們的收入,這顯得有些諷刺,也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刺激。

在這樣一片大好的娛樂風口下,行業內文字創作者的收入緣何下降?

當下影視製作方式正在發生劇烈變化。短視頻時代的來臨,讓許多影視節目開始青睞「迷你影集」的形式,這些節目或電影的長度,通常比傳統電視劇集或電影短很多,追求內容與創意的極致壓縮。

編劇們在短劇裡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和創意,面對更多的工作壓力的同時,還要不得不接受「作品時長的減少,按時分配的收入自然也隨之減少」的現實。

另外,愈來愈多的創作項目中現在採用「編劇與製作分離」的方式,摒棄了傳統意義上編劇完全參與到整個製作過程。編劇創作者們完成編寫後,就將後續工作徹底交至製作團隊手中,這樣就縮短了編劇們的工作時間,因此,這也成為影響收入另一重要因素。

其實,像編劇這種內容創作者的工作,遠比想像的要辛苦。 「權力的遊戲」的編劇David Benioff曾在接受採訪時談到,單是撰寫一集劇本,就可能需要數月時間。而在撰寫初稿後,編劇還需要通過多次修訂和編輯,以使劇本更加流暢、吸引人和符合故事情節的需求,並且遵循劇集的整體風格和調性,確保每一集都能夠令觀眾著迷。

而現實中,文字創作者的工作卻往往更容易被輕視和低估。一直以來,他們都是娛樂公司削減成本的首要目標,比起內容質量,公司和平台更關注節目或電影的商業利益。在一個創作團隊中,編劇等內容工作者的工作質量,沒有硬性的衡量標準,這就使他們看起來似乎很容易被替代。

不得不說,20世紀初走到今天,影視娛樂行業每一刻都在變化,文字內容創造者也需要在行業的時代洪流中,尋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存節奏。但無論如何,影視作品中永遠不該被忽視,唯一不變的成功密碼始終都是:好的故事。

電影 罷工 遊行

上一則

少數族裔代表齊聚 呼籲「停止仇恨」

下一則

加州民權局設熱線 即時救援仇恨犯罪受害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