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上海數百群眾悼新疆大火死者 高喊共產黨下台 與警衝突

潰敗…民進黨砲口對內 轟英系放任側翼 林智堅1人毀2都

戈巴契夫與1989

金山人語
金山人語

許多中國人對戈巴契夫的記憶,是與1989年春夏之交的天安門事件聯繫在一起的。

是年5月,戈氏作為蘇共總書記訪中,那是兩國決裂數十年後重啟對話的破冰之旅,本當十分隆重,但天安門被學生佔領,迎賓禮只好在機場進行。

表面看,那是一個充滿希望、理想高揚的時代,歷史的機遇好像就在眼前和腳下。戈氏沒有與廣場學生會面,但他們似乎有志一同,心照不宣。

在未公開的講話中,戈氏對當時的中國領導人說,世界社會主義發展到了一個轉捩站,許多國家開始擁抱言論自由、保障個人權利、實行民主。他肯定中國的改革,但認為,除非有政治體制徹底變革的支持,否則經濟改革無法最終奏效。與趙紫陽會談時,兩人甚至探討了社會主義國家如何放棄一黨制,實行多黨制等政改議題。

廣場上絕食抗爭的學生,則視戈氏為民主大使,拉出大幅標語致意:「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理想」。

對特定歷史時空下不期而遇的各方,至今「臧否不一」,但有一點無疑:戈氏以「輕輕一句話」就讓看上去不可戰勝的共產專制帝國,瞬間轟然崩塌,由此根本改變了世界歷史進程,他為人類和平與進步作出的貢獻,永載史冊。

尤其是,戈氏是以總書記身分親手埋葬了自己所領導的黨國,有人稱其為罪人和叛徒,但這恰是他的偉大之所在:他沒有利用權力維護一己與一黨之私,而是把人的權利、尊嚴和自由,放在首位。

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戈氏回顧改革心路時說,當初啟動改革就是因為認識到了「已經不能再那樣生活下去了」:

完全由中央操控的國家所有制、獨裁官僚體系、意識形態壟斷、思想控制、精神衰敗等等,而表面上,一切又似乎穩定而有秩序。

由於官方宣傳洗腦,百姓不知發生了什麼,亦不知將來面臨什麼。異議者被投進監獄,連最微弱的抗議也被鎮壓,民眾也視抗議者為異類和反革命,在鏡子後面生活得太久,人們甚至無法適應自由。

改革的目的,就是要與人類普遍價值接軌,成為現代文明一部分;尊重每個民族的選擇,如果願意,他們可以退出蘇聯;他決不允許再將社會分割為一部人代表人民,另一部分被當作人民的敵人。

但改革談何容易。戈氏摧毀了一個舊世界,卻未能建立起一個新世界,病逝前更感嘆「一生努力」被普亭入侵烏克蘭毀於一旦。但這些,都無損於他的偉大。

俄國另位諾獎獲得者說,戈氏值得世人永遠懷念,因為,他愛他的妻子勝過工作,他把人權置於國家之上,他把和平的天空看得比個人權力更重要。

天安門 諾貝爾 普亭

上一則

巴洛阿圖一男子 企圖打破天窗入屋竊盜遭逮

下一則

新冠疫苗新加強針獲准上市 灣區下周開打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