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沒有退休儲蓄怎麼辦?專家說這樣做還不晚

英國女王死亡證明公布 死因和真正駕崩時間曝光

上海與俄羅斯

美國華人最近最關心的新聞,俄國入侵烏克蘭,以及上海因疫情封城,一定會列入前幾名。回首前塵往事,發現上海和俄國曾有某種緊密關係。這個緊密關係,可分為1949年之前和之後。

1917年俄國爆發革命,布爾什維克(俄國共產黨)掌權,大批反對新政權的白俄紛紛逃亡,總數在100萬至200萬之間,大多逃往歐洲,也有不少逃到中國東北和上海。稱白俄是為了和赤俄有所區分,其實他們就是俄國人。白俄在上海最多時三萬多人,他們從事各種職業,當時聲樂、芭蕾以及小提琴和鋼琴教師中,就有不少白俄。

白俄也在上海法租界的霞飛路(Avenue Joffre)一帶開設咖啡館、西餐館、酒吧、珠寶店、鮮花舖等。法租界再加白俄的影響,霞飛路成為上海最具異國情調的馬路。

霞飛是一位法國將軍,1915年以他的名字命名此馬路時,霞飛到場揭牌。1943年和1945年霞飛路先後更名泰山路和林森路。1950年,新政權將此路改名為淮海路,紀念內戰三大戰役之一淮海戰役。街名改了,「霞飛路」的百年風流卻一直延續至今。

2005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白伯爵夫人」(The White Countess),以30年代上海為背景,描述一名白俄舞女和一名前美國外交官的愛情故事。

大陸新政權成立前後,當年逃離俄國共產政權的白俄,再次逃難,許多人經菲律賓來到美國。新政權一面倒親蘇, 亟需俄語人才,遺留在上海的一些白俄,有的被聘為俄語教師。

現在上海幾乎沒有當年白俄的後裔了,但白俄的痕跡卻長留上海:一是上海音樂學院附近、一處街心綠地上的俄羅斯詩人普希金銅像;二是兩座東正教教堂。都是上海白俄社區自籌資金所建。

如前所述,中共建政後全面倒向蘇聯,蘇聯援助中國的諸多項目中,有建於上海延安路的中蘇友好大廈。這是一幢俄羅斯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也是中國大陸唯一的中蘇友好大廈。

1960年代初,中蘇兩國交惡,友好不再。友好大廈改名為上海展覽館,大廈至今金碧輝煌。

在蘇聯被中共政權尊為「老大哥」時,政府禁止民間批評蘇聯。犯禁者最嚴厲的處分,可不經審訊,直接送去勞動改造。

後來中蘇決裂,惡言相向,前後對比,百姓難以理解,迷茫甚至擔心。1964至1965年,中蘇發生激烈論戰,中共先後發表「九評蘇共中央來信」。逢「公開信」發表之日,上海人晚上在報摊前排起長長的隊,爭買當晚的「新民晚報」。如買不到,就只能看第二天日報。

現在,中國政府說:中俄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無論政府怎麼說,俄國人過去在上海的「榮景」,不會回來了。

([email protected])

俄國 中共 俄羅斯

上一則

新報告:舊金山灣區恐丟美科技中心地位

下一則

賴聲川英文歌劇「紅樓夢」 金山6月上演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