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亞當斯:紐約地鐵仍是主要通勤工具 增加警力保障安全

憂華埠淪殺戮之城 紐約華裔長者反建遊民所

提高罷免的門檻 勢在必行

州長罷免案已塵埃落定,但對加州來說,罷免風潮似乎正方興未艾。

明年初,舊金山將有教委罷免、地檢長罷免等投票;南加洛杉磯縣罷免地檢長的簽名連署雖暫告失敗,但背後推動者誓言捲土重來,如若成功,一場罷免投票也勢在必行。

輕而易舉就可以推動一場罷免選舉,誘使一些在選舉中失意的選民或團體及其背後勢力,動輒就發起連署,致使勞民傷財的罷免選舉,近年蔚然成風。

但是,回頭看剛過去的州長罷免,此風實不可長。

此次選舉,反罷免票高達62%,這也就是紐森的得票率和支持度。紐森2018年參選州長時,得票率也恰好是62%。而且參加罷免投票的選民,比三年前選舉多出近350萬人,投票率高達58%,選民熱情甚至勝過大選年。

高投票率及紐森高支持度,不意味著紐森的工作無懈可擊,但卻表明了,大多數選民並不認可罷免支持者強加給紐森的罪過:居家避疫、關閉餐館學校、犯罪猖獗、遊民失控,等等。加州抗疫紐森有功,其他問題確實有,但非州長失職所致;假使換共和黨來做,情形未必更好,恐怕更糟。選民對紐森仍有信心,希望他完成任期。

所以,這是多此一舉的選舉,壓根兒就不必要。但由於法律不完備,發動罷免門檻太低,致使多數人的意願被少數人綁架,被迫拖入罷免投票。政學各界目前開始檢討罷免法弊端,實有必要。

一個候選人,因政見獲多數選民認同而當選,就應有機會做滿任期,將政見付諸實施,以回報選民。若當選者假公濟私違背操守,當然可以罷免,但若只是履行承諾,推行被選民接受的政綱,則不應成罷免的理由。否則,任何當選者,都可能遭不同意其政見、未投票給他的選民發動罷免攻勢;作為監督手段,罷免將因此演變成政治惡鬥,淪落為少部分人因落敗而發洩內心不滿的藉口和工具。

這不是民主制度下「罷免」的本意,而是對其扭曲和濫用。相對於當選者需獲得多數選民支持才能上位,罷免連署只需少數人甚至極少數人簽名就可成立,這固然反映了對少數人的尊重,但不應因此成為少數人綁架和推翻多數人意志的「法律暗道」。

此次選舉,浪費了納稅人4億5000萬元血汗錢。疫情之後百業待舉,這些錢,若用於公校午餐,或可負擔房建設、低收入健保、遊民安置等,可以解決很多當務之急。

罷免的鬧劇,該適可而止了。提高罷免門檻,讓當選人能夠全心全意投入政務,兌現承諾,讓多數選民的意志得以貫徹落實,本質上,也是在捍衛民主制度應有的莊重和尊嚴。

罷免 紐森 投票

上一則

治療第 4 期肺癌 — 延續壽命的希望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