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我想找把槍 殺幾個學生」紐約16歲男涉恐嚇被捕

回應布林肯演講 王毅:美國「三觀」出現嚴重偏差

金山人語/您好,林昭亮大師

八十年代初上海的一個夜晚,來自台灣的小提琴家林昭亮舉辦獨奏音樂會,座無虛席。聽眾裡有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小琴童,全神關注看著台上林叔叔的每一個動作,認真聽他奏出的每一個音符。他們夢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像林叔叔那樣,把那麼難的曲子拉得那麼好。

中國剛開放的年代,任何帶著「台灣」標籤的人,都會引來充滿好奇的目光。林昭亮是第一個官方邀請登上大陸舞台的台灣古典音樂家。

時隔四十年,林叔叔又來到金山。不僅帶來他的瓜內利琴,更帶來台北音樂節,還有台灣人民的友誼。他感受到的是舊金山灣區音樂界和華人社區如盛夏驕陽的熱情。

台灣疫情嚴重,今年台北音樂節一度瀕臨停辦。林昭亮牽線之下,舊金山音樂學院欣然同意出借場地,讓台北音樂節移師舊金山,得以順利舉行。舊金山音樂學院雪中送炭,必成佳話。灣區華人也因此有幸再度目睹大師風采。

得知林昭亮大師要來舊金山,想起在國內時看過,大陸第一本古典音樂期刊「愛樂」雜誌曾刊過林昭亮專訪,印象很深。幸運的是二十幾年前來美國時把這本雜誌一起帶來了。更幸運的是幾經搬家後還能找得到。趕緊翻開重溫,別有感受。

「愛樂」是在1994年8月於北京對林昭亮作專訪。林昭亮談到他最初學琴的經歷。他的第一把「琴」,是父親請鄰居小朋友的爸爸用木板做的,裝了幾根線。當時才五歲的林昭亮就拿著筷子,像模像樣地玩了起來。後來父親去日本出差,給他帶回一把四分之一尺寸的琴,他才第一次有了自己真正的小提琴。

談到老師Dorothy Delay,林昭亮說她非常友善,還很關心學生成長。有時學生表現不穩定,老師會問「是不是打工太辛苦影響學琴」。學生都當她是祖母一樣。

當初看到林昭亮說自己「對帕格尼尼永遠沒有興趣」,曾經大吃一驚。他認為那類樂曲「很枯燥,沒有共鳴」,寧願演奏莫札特、貝多芬、柴科夫斯基和斯特拉文斯基。很想知道大師現在有沒有改變看法。

林昭亮對布拉姆斯情有獨鍾。記者問,如果像結婚那樣只許選一個,他會選擇哪部協奏曲?回答是「布拉姆斯,布拉姆斯」。談到當時他還沒有錄過布拉姆斯協奏曲,林昭亮說:「不急,可以等到我作老頭子時再錄」。

看到報導,曾有一次林昭亮戲稱自己是「布拉姆斯的第四代傳人」,因為Delay老師的老師是布拉姆斯最好的朋友。不知他說的這位「布拉姆斯最好的朋友」是不是指Joseph Joachim?若有機會,當向大師當面討教。

台灣 舊金山 灣區

上一則

治療第 4 期肺癌 — 延續壽命的希望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