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4.4%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增本土確診132例、8死 陳時中:疫情緩坡下降

金山人語/清醒夢有多清醒?

年初的一篇「防疫居家閒話清醒夢」,介紹了清醒夢 (Lucid Dream),夢境感覺真實,不像是做夢,卻又知道現在的場景是夢境。清醒夢不同白日夢,清醒夢是睡眠狀態意識仍然清醒,白日夢是在清醒狀態的幻想。不是每人都有清醒夢的經驗,據統計有53%的人一生有一次、或幾次清醒夢的經驗,僅有23%的人每月至少有一次。清醒夢裡雖然真實清晰,醒來之後卻未必記憶詳盡,科學家為了證實清醒夢的存在,想了一個令人詫異的辦法,就是從夢外的現實進入夢內的世界。

這聽起來像是科幻小說,科學家說這有點像跟外星球上的太空人聯繫,不過這個星球是睡覺的人的腦子。在夢中的一個人正與朋友聚會,忽然聽到像電影旁白的聲音:你會說西班牙話嗎?就回應說不會。另一個在夢中感覺到斷斷續續的閃光,辨認出是摩斯碼4-0,就回應說 「4」。一個從夢中醒來的人回憶,外界用手指拍他手的時候,他正在夢境跟一群地精廝殺,而且驚異自己同時做很多工作的能力。

這是怎麼回事?夢裡的人怎麼聽到或感覺到夢外的刺激,夢裡的人又怎麼能對夢外回應?這是美國西北大學神經學家 Karen Konkoly 的實驗,他從美國、德國、法國、荷蘭找了36名實驗對象,試圖在他們夢中雙相溝通,用說話、嗶嗶聲、閃光、輕拍手背,對睡夢中的人傳遞信息,睡夢中的人身體雖然不能動,但眼睛、臉部下額肌肉仍可輕微活動,做為夢境外傳的信號。實驗分別在四國舉行,結果統一分析整理,發表在2021年2月18日的Current Biology。

實驗要在睡眠的REM (Rapid Eye Movement)、也就是快速動眼期進行,這一期間眼睛快速轉動,腦子活動清醒,呼吸與心跳加速,腦波頻率增加,清醒夢就在這個階段發生。所以實驗對象先要戴上腦波儀,讓研究人員看到進入REM,清醒夢可能發生,同時也在眼睛附近與下額放上電極,才開始與夢境雙向對話,觀看夢境的回應。那位與朋友聚會的夢中人就是用下額肌肉緊縮表示「不會」說西班牙語,那位解摩斯碼的夢中人眼睛動了四次。

實驗對象有三種組合,很少經驗過清醒夢、經常經驗清醒夢、以及一名一直與清醒夢為伍的發作性睡眠患者。不論有多少清醒夢經驗,與夢外現場溝通都沒有經驗,所以先要經過一些實習,統一溝通的信號,比如回答數目,用眼球從左往右移動的次數表示,回應是與否,以下額肌肉緊縮的不同方向代表。問清醒夢中人:8減6 是多少?夢中人的眼球從左往右移動兩次,電腦上的眼部電波也有兩次變動,重來一次,效果相同。

實驗結束後的統計,18%的溝通清晰準確,17%似乎知道被問問題,但不能準確的回應,3%給了錯的答案,另外60%則沒有反應。一些清醒夢者還會記得溝通的聲音,說聽起來像是影劇裡的旁白,不是夢境的一部份。除了驗證清醒夢,從夢者不同的腦波活動也獲知與夢的關連,同時也顯示了夢內與夢外兩個世界並不連貫,一些醒來的人記憶夢中的互動問答,與實際情況完全不同。

實驗報告結論說,清醒夢者遵照指示計算數學題目,對問題回答對與錯,區別視覺、聽覺型態、以及觸覺的刺激,並能自制的凝視方向、以及臉部不同肌肉的反應,無疑的證實了與夢互動是真實的現象。與夢境互動,製造了取得夢境即時資訊的機會,甚至改變夢的進行路徑,或可導引出一個調查睡眠的新時代,進入睡眠的神秘認知領域。

我們都會夜裡做夢,甚至白天小寐也會做夢,但醒來或模糊記憶,或完全不記得做過夢,或偶有深刻記得片段的美夢或惡夢,遺憾的是科學家至今對夢還是所知有限。清醒夢不是每個人都能經驗到,也不能藉外力可以發生,清醒夢是怎麼回事大多數人都一無所知,即使有過經驗的人恐怕也說不太明白。這次的科學實驗,從選擇對象,到流程設計,到實驗的進行,讓我們知道原來夢境內外還可以聯繫溝通。

有了這樣的成果,不難想像下一步的研究會簡化流程,讓溝通的內容更深入,同時找出讓清醒夢普及的方式,也讓夢境更真切實在,甚至可以改變夢的進行路徑。到那時候,對那些認為我們可能被電腦模擬的學者們,廣義的來說,清醒夢是不是一個小型個人化的模擬的世界?

肌肉 美國 太空

上一則

新報告:舊金山灣區恐丟美科技中心地位

下一則

桑德斯、華倫等民主黨國會議員力挺 紐森表態反擊罷免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