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加州確診逾129萬 全美最嚴重

CDC估3個月添18萬人病故 「全民戴口罩才有救」

金山人語/竹內結子與戀戀凡花

自竹內結子27日自殺,日本媒體至今沒有找到自殺原因,唯一可能的原因是產後憂鬱,但她死前不久才接受過訪問,一切正常,自殺突然而來,令娛樂記者抓狂。 

竹內結子2010年的電影「戀戀凡花」(Flowers,又譯「花戀物語」),在戲裡,她演一名無法從傷痛和陰影走出來的人。她為什麼自殺?如果真是自殺,一定與內心的傷痛和陰影有關,情況正與她所演的情節相似。 

「戀戀凡花」十年前公映時,十分轟動,因為電影由當紅六大女星主演,她們是蒼井優、竹內結子、田中內麗、仲間由紀惠、鈴木京香和廣末涼子。 

先是蒼井優,1936時,她被父親安排與素未謀面的男子結婚;她受過新式教育,思想進步,因此抗拒安排婚姻。結婚當天,她不顧一切跑出家門;但她心情平復後,還是接受命運安排,回家繼續未完成的婚禮。 

蒼井優有三個女兒,她讓她們各自選擇人生之路。大女是竹內結子,她選擇了與相愛的年輕大學教授結婚,但大學教授不擅於應付日常生活,竟在蜜月度假中發生意外,被汽車撞死。二女田中內麗選擇做事業女性,那時已是1960年代,日本社會剛開放,職場女性受盡男性的歧視。三女仲間由紀惠選擇了家庭,她懷第二胎時,冒生命危險將女兒生下來。 

仲間由紀惠又生了鈴木京香和廣末涼子,鈴木京香到東京做鋼琴家,卻限於才華,無法突破;她又被男人拋棄,卻懷了孕。這時已是2009年,21世紀的日本女性無疑已可獨立,但是卻要面對更艱難的新社會現實。 

編導利用廣末涼子的一段,描寫一種關於日本女性的神話:她們可以心無旁鶩地專注眼前事情。鈴木京香和廣末涼子重逢,晚上同處一屋,事業失敗加上懷孕的鈴木京香,睡在榻榻木上輾轉反側,廣末涼子卻內心祥和,將洗好的衣服逐一摺好放好,又拿出白天購物的一疊收據,逐條逐字地記在帳簿裡。 

由1936到2009,日本女性的變化其實不大;如果拿其他國家的女性運動與日本相比,更可發現日本女性的選擇其實很有限。2013年臉書的二當家桑德柏格寫書,呼籲女性衝破企業天花板;2018年,28歲的歐凱秀在紐約市打敗了連任20年的保守派國會議員。 

今年7月,歐凱秀在國會出莊的梯級上,被一名保守派男議員罵作「該死的婊子」;她沒有退縮,還在國會發言,直指這是國會一直存在的不尊重女性文化。從歐凱秀看日本,日本的女性運動就算再一個世紀,也可能擺脫不了男性社會的陰影。

日本 歐凱秀 電影

上一則

民進黨慶 莊瑞雄線上聊「天然獨青年」

下一則

煙霧恐再籠罩灣區 「愛惜空氣日」警報延至10月2日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