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調:生活開銷變重 民主黨流失搖擺州亞裔支持者

路透:德桑提斯是國會暴亂聽證會最大贏家

紐森要求醫療院所、保險公司控制健保成本 否則罰巨款

加州州長紐森提案組建「健保可負擔性辦公室」控制健保成本。(美聯社)
加州州長紐森提案組建「健保可負擔性辦公室」控制健保成本。(美聯社)

因為對支付龐大的健保費用深感挫折,加州兩個勞工團體對美國最大的醫療體系之一沙特(Sutter Health)提出告訴,一個團體獲得了5億元和解金,另一個團體則敗訴。這兩起訴訟都花了近十年時間才獲得解決,凸顯了病人及其雇主在試圖控制不斷增加的健保成本時,經常面臨的困難。

現在,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不願再繼續依賴市場或法院來控制健保成本,轉而要求加州醫院、診所和保險公司必須將成本控制在一定程度之下,否則,將被處以巨額罰金。

這是加州「健保可負擔性辦公室」計畫(Office of Health Care Affordability,以下簡稱健保辦公室)的工作目標,也是紐森2864億元預算案的一部分。

談到健保費用,病人與其雇主並沒有談判的權力,病人通常要等到接受完手術或治療後,才會知道收費金額。一波又一波的醫院併購也削弱了市場競爭力,讓醫療服務供應者更容易提高費率。

這對消費者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根據非牟利加州健保基金會(California Health Care Foundation)的一項分析,從2002年到2017年,透過雇主獲得醫療保險的人每月醫療費用增加了249%,是一般通貨膨脹率的六倍多。

紐森在初次競選加州州長時提出成立「單一付款者健保系統」(single-payer health care system),但他在第一個任期內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在計畫組建健保辦公室。由於單一付款者健保系統最大的問題在於資金,紐森認為,在要求納稅人提供資金之前,健保辦公室可以是控制健保成本的一個方法。

加州衛生與福利廳廳長加利(Mark Ghaly)說:「這項計畫提升了我所謂『單一付款者原則』(single-payer principle)的重要性,它可以控制成本,並提高消費者所獲得的訊息的透明度。」

成立健保辦公室十分棘手,因為它必須收集來自整個加州醫療行業的大量數據,但有些數據並未對外公開。州長和立法委員將任命八位專家組成委員會,為加州各地設定健保成本標準。

加州醫院協會(California Hospital Association)擔心健保辦公室無法分辨「好支出」(例如精神健康醫療)和「壞支出」(例如重複的醫療紀錄或過於複雜的文書工作)。加州醫院協會還指出,加州45%的醫院已經處於虧損狀態,另外15%的醫院勉強做到收支平衡。

加州醫院協會發言人艾默森謝伊(Jan Emerson-Shea)表示,在嘗試透過簡單的限制支出創造可負擔性時,必須十分謹慎。但她認為,這項作法對實際解決健保費用問題並沒有幫助。

加州醫院協會會長威爾斯(Robert E. Wailes)表示,目前健保費用實在太高,的確需要解決可負擔性的問題,但他擔心,這項提案可能會導致更多醫療服務提供者合併,無形中繼續提高收費。他認為,健保辦公室要針對的對象,應該是那些顯著造成成本增加的實體。

這項提案離成為法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立法單位、消費者維權者和醫療健保說客都還在就辦公室的工作方式進行談判。

健保 加州 保費

上一則

治療第 4 期肺癌 — 延續壽命的希望

下一則

愈老愈明智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