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拜爾絲回來了 3日凌晨將出賽平衡木決賽

美確診破3500萬 占全球近18% 半個多月暴增近3倍

讀者投書╱美國學生需要的批判思維 是反思主流

美國學生生活在一個開放社會(open society)裡,但這個開放社會的視野往往被美國人的美國中心(American-centric)視角所制約。

對從事有關中國歷史和當代現實教學的華裔學者來說,在美國主流媒體不斷以負面視角報導中國的現實面前,在疫情及其應對進一步引發關於中西方治理理念及模式的爭論的語境中, 「批判思維」在美國課堂上的特定含義不是迎合早已口徑統一,了無新意的西方刻板思維,無休止地在政治敏感議題上「批判」中國,或者產生恐懼心態,因為這無異於人云亦云,在認知意義上並沒有真正去批判。

在當今美國,更有意義的批判思維,應該是美國學生對居於言論主宰地位的美國政客和媒體進行反思,並重新認識世界,認識到美國人的信息來源和視角的局限性。對主流報導和言說的「批判思維」,對長時段的中國近現代發展的更多公正陳述,對中國內部正在發生的具體變化的深入了解,在後疫情時代對中國以及其他國家和地區,如印度、新加坡、韓國、台灣應對疫情的公共衛生模式的分析,對個體與群體,自由與約束,自治與統籌,國家與社會,國家與國家的關係等多重議題在全球語境中進行理性反思,能幫助美國年輕一代去除對中國的神秘感,減少對單一新聞事件及其報導的依賴,更嚴肅地思考美國以外的其他社會的發展和進步及其治理經驗。

事實上,美國白人主宰的社會科學學術界普遍對作為少數族群的美國亞裔的處境不聞不問(研究亞裔歷史和現實處境的學者絕大多數自己是亞裔),但特別熱衷於中國國內的少數民族問題,並採取一種特別「同情」的姿態,這也是需要批判反思的。

矛盾的是,一些西方學者同時又依據「建構」理論來把一些少數民族的歷史進行虛無主義處理,例如認為壯族是人為創造(created)的,苗族是發明(invented)出來的,也引起了這些民族自己的學者的強烈反感——筆者在回國訪談過程中,就曾面對面目睹一位少數民族學者大聲怒罵美國學者的「研究」。

(待續。文稿由APAPA俄亥俄提供。作者伍國是美國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學院歷史系副教授。)

美國 中國 亞裔

上一則

看煙火、嘗美食…7月4日獨立日這樣玩

下一則

看煙火、嘗美食…7月4日獨立日這樣玩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