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冠何時消失?醫:史上只有2傳染病曾完全消失

東奧/中國隊最小選手 14歲全紅嬋10米跳台奪金

讀者來函/看中國發展 須理解特定歷史情境

筆者2019年在貴州西江苗寨考察時,發現在從事投資開發的浙江商人和本地村民之間形成了一個有趣的互動合作關係。西江一方面對持浙江省身分證的遊客實行免門票的優惠,一方面為本寨居民提供免費的穿梭電瓶車,而這種村民專用電瓶車有別於一般遊客需要購票才能坐的車,投資方和村寨同時還協商鄉村客棧的產權問題。

一方面,原本安靜的村莊因為全面旅遊開髮變得終日喧鬧,另一方面,過去外出務工的苗族同胞因為家門口的就業機會而選擇回鄉。這些發展模式以及其間的種種周旋、拓展,與博弈過程,恐怕不是一些美國人看中國時慣用的「壓迫—抗爭」的對立模式所能涵蓋的。

或許不妨借鑒一下社會學家的視角:「社會學永遠都面臨兩大主題,一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形態,二就是社會的急劇變遷,急劇衝突,甚至是意想不到的突變所帶來的政治、社會、文化、宗教,乃至人心的影響」(渠敬東),以及應該更多地「從中國內部觀察中國社會轉型」(應星)。

對堅持研究當代中國「脅迫外交」的學生,筆者曾引導他們了解中國歷史上基於儒家文化的對外關係理念,和北方遊牧政權以及東方和南方海洋國家的不同歷史關係,以及近代中國在國際關係中的脆弱和防禦性質,並提醒他們注意,很多資料本身帶有預設立場。

事實上,一些美國學者對南海問題存在誤解,籠統地談「南中國海」,而自從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開始,不論是民國政府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從來沒有說「南中國海」是中國領海,只是對相關島嶼及其附屬水域提出領土主張並成為爭議一方。這兩個概念是需要澄清的。

(待續。文稿由APAPA俄亥俄提供。作者伍國是美國阿勒格尼自由文理學院歷史系副教授。)

中國 美國 投資

上一則

舊金山商鋪竊案疫後回升 警憂暴力化

下一則

聖荷西聯合學區 停止與警局合作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