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京半馬奪冠者何杰遭調查 非洲選手自稱「領跑員」

阿拉伯遇75年來最大暴雨 杜拜機場飛機在積水中滑行

斯佩儀退休後成立基金會 助聖馬刁婦幼脫貧

斯佩儀希望幫助聖馬刁縣的兒童和女性擺脫貧困。(記者王子涵/攝影)
斯佩儀希望幫助聖馬刁縣的兒童和女性擺脫貧困。(記者王子涵/攝影)

曾代表聖馬刁縣的前聯邦眾議員斯佩儀(Jackie Speier)在退休僅數月後,成立基金會,立即投身到新的工作;她23日宣布,將幫助生活在聖馬刁的女性與兒童擺脫貧困。

斯佩儀在當地一家提供食物、住房支持的非營利組織撒瑪利亞之家(Samaritan House)表示,「我從事公共服務40年,參與許多競選活動,而今天的活動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

斯佩儀希望幫助聖馬刁縣的兒童和女性擺脫貧困。(記者王子涵/攝影)
斯佩儀希望幫助聖馬刁縣的兒童和女性擺脫貧困。(記者王子涵/攝影)

斯佩儀指出,聖馬刁是全美第四富有的縣,也是加州最富有的縣,這裡居住著22位億萬富翁,以及5000名平均年薪410萬元的百萬富翁,但同時聖馬刁卻又是2.7萬名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兒童的家,每五個兒童就有一個出生在貧困家庭。「聖馬刁的居民十分慷慨,但是他們的捐款90%都流向了全國甚至全世界,我們的目標是將陽光照進聖馬刁的貧困家庭中。」斯佩儀說。

撒瑪利亞之家執行長本特(Lauren Bent)表示,很願意幫助斯佩儀完成她一生中最重要的競選。撒瑪利亞之家每年向2萬5000人提供食物和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7200名兒童和1100名單親母親。疫情發生後,食物以及住房危機正愈加嚴重。「每周有1200輛車來到這裡領取食物。」本特說,「貧困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可以通過合作和公共資源得到改善。」

Kristina說,人們都認為她們失去房子是因為懶惰,這是錯誤的,她曾經是一名老...
Kristina說,人們都認為她們失去房子是因為懶惰,這是錯誤的,她曾經是一名老師,夢想再次回到學校。(記者王子涵/攝影)

三名受到撒瑪利亞之家救助的單親母親講述了自己的故事。Kristina是其中一位,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丈夫具有家暴傾向。在離開丈夫後,她不得不每天工作12個小時贍養3個孩子,目前她仍居住在庇護所中。她無法負擔聖馬刁高額的租金,而人們的偏見更讓她感到絕望。「人們都認為我們失去房子是因為懶惰,這是錯誤的,我曾經是一名老師,我的夢想是再次回到學校。」Kristina說。

斯佩儀表示,聯邦規定的個人年收入3萬元貧困線,對於一個四口之家在聖馬刁縣生活來說是無以為繼的,其數據是嚴重滯後的。

聖馬刁縣議員潘恩表示,聯邦規定一個四口之家的貧困線為年收入5.3萬元以下,而在聖...
聖馬刁縣議員潘恩表示,聯邦規定一個四口之家的貧困線為年收入5.3萬元以下,而在聖馬刁這個數字至少為10萬元。(記者王子涵/攝影)

聖馬刁縣議員潘恩(David Pine)表示,聯邦規定一個四口之家的貧困線為年收入5.3萬元以下,而在聖馬刁這個數字至少為10萬元。聖馬刁縣在疫情期間採取了多種措施應對貧困,包括提高最低工資至每小時16.5元,提供租金食物等緊急補助、通過家居鑰匙(HomeKey)計畫增加庇護所數量,減少遊民人口等。

撒瑪利亞之家每年向2萬5000人提供食物和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7200名兒童和1...
撒瑪利亞之家每年向2萬5000人提供食物和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7200名兒童和1100名單親母親。(記者王子涵/攝影)

「根據縣府與史丹福大學的合作研究顯示,住房是貧困社區最急切的需求,隨後是食品安全、培訓與就業、以及兒童教育。」潘恩說。

斯佩儀指出,每個兒童300元的疫情救濟金讓全美近一半的兒童脫離了貧困線,這便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她表示,基金會成立第一年將主要募集捐贈款,並嘗試開展試點計畫。「我不想組建一個龐大的行政機構,我將確保錢直接給到需要幫助的家庭。」

疫情 租金 庇護

上一則

東華醫院總裁張建清 入選州議會2023傑出女性

下一則

Muni案嫌犯本傑明 另涉多宗仇亞攻擊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