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網悼念江澤民:中國「黑白網路世界」卻引發民怨?

華郵:新舊冷戰有關鍵差異 拜登應付中國犯一大錯

聖他克拉拉縣今年已有167遊民死亡

一名遊民在烈日下繁忙的十字路口中舉牌求助。(記者陳爍嘉/攝影)
一名遊民在烈日下繁忙的十字路口中舉牌求助。(記者陳爍嘉/攝影)

根據聖他克拉拉縣政府數據,截至23日,今年聖縣已有167名無家可歸者死亡,大約有 60 名無家可歸者死亡與毒品有關。約73%的死亡遊民在生前生活在聖荷西,9月已有14人死於聖荷西街頭。在9月5日9日的熱浪高溫期間,聖縣每天都至少有一名無家可歸者死亡。

根據縣府提供的數據,在新冠疫情期間,聖他克拉拉的無家可歸人口增長了3%,截至今年2月共有1萬28人,無家可歸者的死亡人數顯著增加。

根據該縣2017年進行的一項研究,2011年至2016年間,聖縣的無家可歸者死亡人數增加了164%,從50人增加到132人。

自那以後,這個數字每年都在持續增長,2019年聖縣有172名遊民死亡,2019年有227名遊民死亡。 2020年該縣遊民的死亡人數達到了過去十年中的最高值,有多達250名無家可歸者死亡。

組織遊民死難者年度紀念活動的社運人士卡特萊特(Shaunn Cartwright)指出,這是一場雪崩。聖縣的無家可歸者死亡人數可能會在今年再創歷史新高。

針對遊民服務的非盈利組織「矽谷Agape」倡導者蘭頓(Todd Langton)批評,縣府缺乏規畫、缺乏關懷和缺乏關注。

參與領導解決聖縣心理健康和藥物濫用危機努力的聖縣議員艾倫伯格(Susan Ellenberg)表示,沒有死亡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必須更加努力、更聰明、更快地讓人們接受治療並獲得穩定的住房,才能結束人們在街頭死亡的情況」。

縣議員李洲曉(Otto Lee)也在推動更多的心理健康和藥物使用服務。他指出,聖縣需要採取更多措施來防止這些死亡。他與艾倫伯格要求縣府立即對一些有助於應對危機的延遲項目採取行動。

李洲曉表示,這些死亡中有許多是可以避免的。「我們正在取得進展,但速度還不夠快」。

聖荷西市長候選人查維茲(Cindy Chavez)關注因芬太尼過量而死亡的人數。她要求市縣繼續擴大排毒床的應用,以阻止進一步的不必要死亡。

聖荷西市長候選人馬漢(Matt Mahan)強調了遊民安置屋建造的緊要性。他表示:「我們目前的無家可歸政,實際上是對許多無家可歸居民的死刑判決。我們需要確保加州的每個市縣都盡其所能地幫助這些遊民,讓聖荷西市不會在這場人道主義危機中負擔過重」。

儘管縣市重視遊民危機,投入了大量的金錢和精力去安置遊民,為他們提供食物,避暑中心等援助,但依然沒能阻止遊民死亡人數的持續上升。事實上,新落難的聖縣遊民增速,比政府安置遊民的速度要快。

即使政府不斷提出解決遊民危機的新舉措,為部分遊民提供臨時避難所、永久住所以及心理健康和藥物使用服務等方面的援助,但是遊民危機依然未被解決。遊民們的生命之火依然在風雨中搖曳,令人絕望。

遊民 聖荷西 心理健康

上一則

1周9人遭槍殺 屋崙警長:嚴打槍枝暴力犯罪

下一則

華人Uber司機被槍殺 屋崙華促會募11.6萬轉交家屬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