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華資超市前爆搶案 2劫匪對亞裔老婦開槍

警察暴力執法致死案又一樁 時報廣場已現示威人群

舊金山日本城和平廣場翻修成本增加 州增撥600萬元

居民橋本(左起)、州預算主席丁右立、州議員楊馳馬、康樂公園委員會委員楊文姬、和平廣場委員會共同主席大崎合影。(記者王子涵/攝影)
居民橋本(左起)、州預算主席丁右立、州議員楊馳馬、康樂公園委員會委員楊文姬、和平廣場委員會共同主席大崎合影。(記者王子涵/攝影)

因受到疫情、供應鏈危機等影響,舊金山日本城和平廣場的翻修支出被迫增長。州預算委員會主席丁右立(Phil Ting)20日宣布,在原先2500萬元舊金山健康與恢復債券的投資基礎上,再提供600萬元州預算,確保工程完工。州眾議員楊馳馬(Matt Haney)、市康樂公園委員會委員楊文姬(Vanita Louie)、和平廣場委員會共同主席大崎(John Osaki)等20日在和平塔(Peace Pagoda)前共同慶祝。

舊金山日本城是目前全美僅存的三座日本城之一,同時也是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另外兩座也坐落於加州,分別是聖荷西的Nihonmachi,以及洛杉磯的Little Tokyo。近20年內,舊金山日本城沒有得到任何翻修和升級,疫情也導致商場內的很多商家歇業離開。

二戰之前,日本城曾十分繁榮,占地40個街區,大量小商業和居民居住在這裡;但因為戰爭原因,大量居民被驅離,關進集中營。日本城從最初40個街區,縮小到如今的12個街區,以及約4個街區的商業空間。

自1960年就生活在這裡的居民橋本(Rich Hashimoto)說:「當年他們只能帶著隨身物品離開,商鋪、房產全被以一美元的價格出售,試想一下,這些財產現如今的價值。被釋放後,一半居民就地在集中營附近居住,另一半返回日本城,儘管面對種族歧視與仇恨,但他們依舊堅強選擇重新生活。」

橋本補充道,日本城自那以後損失了一半的面積,但在隨後1970年代的城市重建時期(Urban Redevelopment Phase),日裔居民再次受到不公正對待,被迫離開家園。日裔社區又用了20年的時間才重建了現在的一切。

「儘管20年聽上去很長時間,但他們建造的是平均不到800呎的住房單位,遠遠不足以贍養一個家庭。」橋本說,「他們有意讓日裔社區搬走。」

丁右立稱,和平廣場是社區的標誌。它象征著社區所失去的一切,但仍在這裡生活的人們依然把這裡當做舉行政治、社區活動的空間。他说:「這裡是人們了解日裔美國人歷史,慶祝日裔文化的地方。」

楊馳馬說,和平廣場一直是舊金山日本城的文化中心,翻修工程對於日裔社區意義重大。這裡將是舊金山未來永久性且十分重要的一部分,重建過程將以社區和居民為中心。

和平廣場委員會共同主席大崎表示,在二戰和城市重建時期,日裔美國人失去的是一代人的財富,並且發生了兩次。「但鮮有盟友支持我們,為我們發聲。」大崎表示,他很感激丁右立挺身而出,爭取政府這筆撥款。

和平廣場的標誌性建築和平塔。(記者王子涵/攝影)
和平廣場的標誌性建築和平塔。(記者王子涵/攝影)

日本 日裔 舊金山

上一則

加州社區學院「讓我免費就學」計畫 鼓勵貧生入學

下一則

柏加大啟動2500萬新聞獎學金 加強地方新聞報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