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普亭沒在開玩笑」拜登警告核武威脅恐世界末日

加州1家4口遭綁架撕票 8個月大嬰也遇害 嫌犯試圖自殺

聖荷西市驅逐遊民清理營地挨告 網友反應兩極

聖荷西市的遊民營地。(記者陳爍嘉/攝影)
聖荷西市的遊民營地。(記者陳爍嘉/攝影)

聖荷西市的遊民危機已持續多年。儘管聯邦和州政府已投入大量資金協助聖荷西市安置無家可歸的遊民,聖荷西市政府也不顧部分群眾反對,為安置遊民付出了大量關注和努力,但人們依然無法看到成效。

由於聖荷西市的遊民數量增速超過了他們被安置的速度,生活在戶外的遊民依然不見少。自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聖荷西市的遊民人口甚至增長了11%。遊民危機已成為聖荷西市最頭痛的難題。

今年7月,聯邦官員要求聖荷西市清空聖荷西國際機場附近的一片占地40畝的遊民營地。營地遊民為此發起了抗議遊行和集會,甚至將聖荷西市告上法庭。

根據多個正式或非正式統計,這片遊民營地上生活著大約200至400名遊民。但為了保住聯邦航空管理局供機場進行設施維護和改善的數千萬元撥款,聖荷西市從上個月起開始行動,對該營地進行清掃和「驅逐」,儘管市府否認這是驅逐行動。直到近日因為熱浪暫停了這個行動。

遊民營地居住者奧爾特加(Rudy Ortega)將聖荷西市告上聯邦法庭,指控聖荷西市侵犯公民權。

由於奧爾特加的拖車少了一個輪子,無法按照市府的要求按時撤離這處營地。因此他用於睡覺的拖車將被摧毀,甚至有警察在上周威脅說要將他逮捕入獄。奧爾特加沒有獲得政府或其他組織提供的住房,這次清掃行動將導致他失去一個能夠遮風擋雨的家,甚至面臨牢獄之災。

奧爾特加在訴狀上訴說自己的遭遇。(法庭材料截圖)
奧爾特加在訴狀上訴說自己的遭遇。(法庭材料截圖)

奧爾特加於6日遞交到法院的訴狀上寫道,聖荷西市和非盈利組織HomeFirst的兩名官員曾經承諾過在9月的遊民營大清掃前,幫助奧爾特加修理拖車輪子,以確保他能順利搬家,但他們都食言了。 「他們(警察)就要來逮捕我了,因為我住在一個沒有輪子的拖車裡」。

許多網友對奧爾特加的做法感到反感。一名網友Ralph指責道,「奧爾特加擅闖、亂扔垃圾和遊蕩,這是城市的錯嗎?請告訴我們他的故事。他有工作嗎?他是殘疾人嗎?是聖荷西人嗎?房車是如何非法停在公共土地上的?他不知道掃蕩是不可避免的嗎?」

也有網友指出聖荷西市清掃遊民營的做法不人道。還有網友指責矽谷高科技高薪企業拉高物價房價,導致一些低收入人群無法負擔正常的生活。還有網友呼籲選民為有新想法的議員投票,認為應該幫助遊民重新融入社會,而不是花大量資金為他們提供住房。

聖荷西聯邦法院的法官達維拉(Edward J. Davila)受理了奧爾特加的案子,將在13日為他申請的臨時限制令舉行聽證會。這個臨時限制令將要求市政府停止掃蕩他的營地,直到法官做出決定。同時,奧爾特加現在正在籌款,以修理他的拖車輪子。

在等待聽證會期間,奧爾特加說,市政府官員和警察在日前來到了他的營地,威脅並要求他再次離開。奧爾特加拒絕了這個要求,並向官員和警察展示了他聽證會的法庭材料。

目前,許多原本居住在聖荷西機場附近遊民營地的遊民為了避免被驅趕,已經搬到了Irene街和Asbury街的拐角處,或者搬到了Guadalupe河公園的棧道附近。

遊民 聖荷西 警察

上一則

金山市府員工加班費 2021-22財務年度達3.67億

下一則

疫情影響 阿拉米達縣體恤6千企業減免財產稅2.5億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