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道指收復逾千跌點 漲99點 那指弭平4.9%跌幅 漲86點

8500美軍預備進駐東歐 防止俄羅斯侵略烏克蘭

庫比蒂諾爭議聲中關校 餘波盪漾

孩子們高舉著「拯救Meyerholz」、「停止關閉我的學校」的自製標語加入到遊行的隊伍中來。(記者王子涵/攝影)
孩子們高舉著「拯救Meyerholz」、「停止關閉我的學校」的自製標語加入到遊行的隊伍中來。(記者王子涵/攝影)

近年來,灣區學生流失已成為阻礙公立學校持續發展的絆腳石。南灣聖他克拉拉縣32個學區中的30個,都正經歷著這樣的困難,即便是擁有著頂級教育資源的庫比蒂諾聯合學區,也被迫做出艱難的改革。根據統計,學區在近6年內失去了將近5000名學生,並預計在未來8年內繼續流失3000名學生,合計相當於減少了近10所學校的學生數量。但正如其他所有改革一樣,庫市學區改革如一石投水,激起層層波浪。

三所小學 將永久關閉

迫於入學率連年走低以及資金短缺等壓力,庫比蒂諾學區委員會於9月24日提出2022-2023學期支出縮減計畫,其中包括永久性關閉Meyerholz小學、Regnart小學和Muir小學。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當地華人社區的強烈抗議。在最後投票之前的三周時間內,學生與家長在學區委員會辦公室、市議會大廳等地組織了多場抗議活動。

抗議中,孩子們高舉著「拯救Meyerholz」、「停止關閉我的學校」的自製標語加入到遊行的隊伍中來。五年級的扎卡里(Zachary)是Meyerholz小學的一名學生,他在演講中提到,學校對於他就如同第二個家一樣。「聽到我的學校將被關閉,我十分傷心。我的同學、老師和家長每天都在努力讓Meyerholz成為社區中最好的學校,我們甚至得到了藍帶獎(Blue Ribbon)。」大批家長對於學區委員會的決定也十分失望。「學區不好好教孩子,卻在這裡關學校,這太令人吃驚了。」

庫比蒂諾學區總監史黛西姚(Stacy Yao)與部分學區委員會成員也曾出現在抗議活動中,傾聽家長們的訴求。

10月14日晚,約有超過100名學生家長聚集在柯林斯(Collins)學習中心門前,試圖挽救這三所學校的命運。庫比蒂諾聯合學區委員會的五名教育委員經過了長達數小時的討論和商議,會議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凌晨。

最終,2022-2023學期支出縮減計畫以3:2的投票結果被通過。這意味著,學區內的Meyerholz、Regnart、Muir三所小學在陪伴學生最後一個學期後,將被永久性關閉。其中規模最大的Meyerholz小學擁有771名學生,約81%是亞裔學生,少數族裔學生占比為94%。學生中不少是來自於低收入或是單親家庭。這些學生將按照學生和家長的意願分流至學區內的其他學校。

關校計畫投票當晚,約有100多名家長參加抗議活動。(記者王子涵/攝影)
關校計畫投票當晚,約有100多名家長參加抗議活動。(記者王子涵/攝影)

贊成反對差1票 爭議大

據知情家長介紹,提交到學區委員會的提案一般會得到全部五名學委的一致支持,而此次投票結果僅差一票,從側面也說明了關校是一件很有爭議性的提案。

當地居民傑夫表示,學區委員會關閉學校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腳。關於資金短缺問題,傑夫與其他社區居民仔細算了筆賬,庫比蒂諾學區至少有3500萬元的資金儲備,另加上額外的1400萬新冠疫情期間的教育撥款,這足以保證學校正常運營。

華人學委劉錦宗也表示,每年的州政府給學區的教育撥款是6月底出爐的,年增長率基本保持在3%-4%左右。但2020年的教育撥款,因為疫情以及經濟大環境不景氣等因素,受到影響,也導致第二年(2021年)的增長預期被調低至0%,這才導致了去年第一次關校的風波。然而,2021年的預算實際上比往年都要高,盈餘也比往年要多。而如今進入疫情新常態,州政府將有新一輪的教育資助,經費不是問題,劉錦宗說:「我們實際是在盈利的狀態下的。」

然而另一名學委梁沈詩薇(Sylvia Leong)有著不一樣的看法。她在此次關校投票中投下的贊成票。

梁沈詩薇表示,庫比蒂諾學區是獲得州教育撥款最少的學區之一,「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大家都覺得這裡是一個十分富裕的社區,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她表示,根據州政府撥款規定,每一名學生得到的基礎教育補助是相同的,而低收入、寄養(Foster Student)、無家可歸、英語補習者這四類學生會得到州政府額外的補助。相較其他學區,庫比蒂諾學區這四類學生十分少,這也是導致教育資金不足的原因之一。

另外,有限的教育撥款還要被投入到提高教師工資的方面。梁沈詩薇表示,自2018年起,庫比蒂諾學區的教師工資就沒有提高,而她們在疫情期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梁沈詩薇直面回應了抗議家長對於疫情特殊撥款的質疑。「當我們使用這些額外的撥款時,我們有很多的限制。」梁沈詩薇說,「疫情特殊撥款只可以投入到如支持學生遠程教育、個人防護裝備、夏季學校之類的一次性項目補助中,而不可使用在持續進行的項目中,如支持學校運營。」

生活成本高 流失難免

學區委員會決定關校的另一大原因,是學區入學率常年保持下降趨勢。根據梁沈詩薇的介紹,由於庫比蒂諾地區高房價、高生活成本的特點,導致新的家庭很難搬到當地社區生活,學生流失也就無法避免。她表示,被關閉的三所小學中,幼兒園教室平均僅有一間至一間半。Meyerholz小學更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生源,將一年級和二年級合併授課。

而大部分家長對這一理由並不買單。他們認為學生流失是全美公立學校都在面臨的困境,並不是庫比蒂諾獨有的。學區委員會應該想辦法吸引更多的孩子報名,而不是簡單地關閉學校。

華人學委劉錦宗則用數據說話。他在加州教育局的網站上找出了庫比蒂諾聯合學區進40年(1981年-至今)的入學率數據,花費了數十個小時的個人時間製作圖表,分析學生人數和學校數量與時間的關係。「我們現在的入學人數差不多在14000人,如果疫情沒發生,大約是在15500人。歷史上,當我們有24所學校時,學生人數差不多是15000到16000人。疫情初期很多人都搬離了這裡,而隨著疫苗的普及和感染率的下降,現在矽谷科技公司的趨勢是呼籲大家回來。」因此他認為,即便是關校也應該只關閉一所小學,而不是同時關閉三所學校。

「投出反對票並不是因為我的華人身分,如果換做其他的情況,我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劉錦宗表示,「我的邏輯都是看數據的,這是我做判斷的方式。」

但是,梁沈詩薇表示:「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沒有人想要關閉學校。Meyerholz小學是我的母校,我的孩子也是Meyerholz的學生,關校是我們最後的迫不得已的選擇。」

孩子們高舉著「拯救Meyerholz」、「停止關閉我的學校」的自製標語加入到遊行...
孩子們高舉著「拯救Meyerholz」、「停止關閉我的學校」的自製標語加入到遊行的隊伍中來。(記者王子涵/攝影)

沉浸式教學 意外保留

在此次關校風波中,沉浸式語言項目(CLIP)作為庫市學區四大選修項目(Alternative Program)之一,卻被意外地保留了下來,並將會在新學期搬至原Muir小學單獨成校。這讓部分Meyerholz小學的學生家長無法接受。

CLIP項目在2004年加入Meyerholz小學,該項目30%為華語授課,70%為英文授課。庫比蒂諾副市長、前學區委員趙良方表示,CLIP項目對華語文化的發揚與繼承有好處,但CLIP項目畢竟是選修項目,若想要華人學生融入美國主流社會,社區學校是最主要的方式,「但現在的選擇是本末倒置。」趙良方說。

根據劉錦宗介紹,CLIP項目曾在今年5月進行家長調查,詢問家長是否希望Clip項目擁有自己的專用學校。調查結果顯示,41%的家長有強烈意願,30%的家長反對,另有29%的家長保持中立。劉錦宗表示,在這個情況下,學區應該開展自己的民意調查,收集數據來幫助判斷。可是直到投票前,沒有任何可用的數據支持在關校同時還繼續發展CLIP項目的決定。

劉錦宗補充道,學區現有的4個非傳统項目有三個集中在東南區域。如果CLIP項目單獨成校,應該分流至學區的其他區域,而不是繼續擁擠在東南區域。「如果現在有調查表明一半的家長支持,我的想法就完全不一樣了。然而現在完全沒有調查,學區也沒有。」

劉錦宗強調,如果CLIP項目對我們的孩子有好處,學區也應向家長去解釋,而不是簡單地做決定。

梁沈詩薇說:「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沒有人想要關閉學校。Meyerholz小學是...
梁沈詩薇說:「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選擇,沒有人想要關閉學校。Meyerholz小學是我的母校,我的孩子也是Meyerholz的學生,關校是我們最後的選擇。」(記者王子涵/攝影)

家長提議 發起罷免教委

儘管最終的結果並不是家長們所期望的,不過關校計畫中仍有很多細節沒有確定,這都是華人家長們應該努力發聲去爭取的。

例如,學生的交通安全成為家長們所擔心的問題。 原Meyerholz小學的學生在新學期為了抵達城市另一側的新學校,將不得不穿越交通繁忙的Bollinger路。

此外,被迫轉學的學生也面對著身體和情感上的雙重衝擊,尤其是在疫情大流行期間,這股壓力可能會對學生的課業以及心智成長造成影響。

梁沈詩薇表示,學區委員會將確保下學期的轉校工作盡量平穩。「學生和家長可以根據自己的偏好,選擇學校。我們會盡量確保學生只是換了間教室上課,而熟悉的老師和同學還在身邊。」

梁沈詩薇說:「作為家長,我都希望孩子可以得到最好的教育。但是作為學區委員,我並沒有任何奢望只考慮我自己的孩子,我需要對學區內14000名學生負責。我想要他們得到最好的教育。」

華裔學委劉錦宗表示,「投出反對票並不是因為我的華人身份,如果換做其他的情況,我也...
華裔學委劉錦宗表示,「投出反對票並不是因為我的華人身份,如果換做其他的情況,我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臉書截圖)

關校事件仍在發酵,部分家長提議效仿舊金山選民發起的教委罷免投票,罷免學區委員會。此議是否會落實,關校風波的確喚起人們的參與意識。家長伊娃胡(Eva Hu)表示,以前自己和很多華人一樣,不會主動發聲表達訴求,然而沉默的代價就是孩子就讀的學校被關閉。「很多家長都是在投票結果出來後,才意識到孩子的小學真的要關閉了,才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伊娃胡說。

不過,梁沈詩薇和劉錦宗都表示,十分理解家長焦急的心情,無論是反對還是支持,無論是家長還學委,「最終,我們都是為了孩子的教育。」

五年級扎卡里說,學校就如同他的第二個家一樣。(記者王子涵/攝影)
五年級扎卡里說,學校就如同他的第二個家一樣。(記者王子涵/攝影)

學區 教育局 疫情

上一則

矽谷台美科技團隊研發核融合技術 開創新局

下一則

防疫一起來…加州蒙特瑞水族館 海獺打疫苗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