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變種現世 盤點5大新冠高關注變異株

終結青年遊民 阿拉米達縣獲聯邦660萬撥款

屋崙志願者在給遊民搭建用於居住的微型屋。阿縣已從聯邦住房及城市發展部獲得660萬撥款,以打造結束青年遊民的社區計畫。(記者劉先進/攝影)
屋崙志願者在給遊民搭建用於居住的微型屋。阿縣已從聯邦住房及城市發展部獲得660萬撥款,以打造結束青年遊民的社區計畫。(記者劉先進/攝影)

阿拉米達縣已從聯邦住房及城市發展部(HUD)獲得660萬撥款,以打造結束青年遊民的社區計畫,重點關注18到24歲遊民的需求。這660萬撥款,將用於資助大約六個月的、由年輕人主導的規畫過程。

最近的一次數據統計顯示,阿縣2019年有753名在18到24歲的遊民。全縣有數千人沒有永久住房,有很多計畫為他們提供臨時救濟或安全的入睡場所。但在緊急庇護所、過渡性住房和救助項目中,只有少數設施和服務是專門為年輕人服務的。

聯邦政府要求,青年在制定這個青年遊民示範項目(Youth Homelessness Demonstration Program)的申請中發揮突出作用,要領導計畫的規畫過程。阿縣以前申請過一次聯邦撥款,但沒有被選中。去年,因為種種原因,聯邦撥款計畫暫停。今年的資金獎勵增加了一倍。

此次的撥款,還有一個優點。阿縣的計畫,有可能在實施兩年後、每年繼續獲得多達330萬元的聯邦資金,高達最初撥款的一半,以幫助和服務遊民。

29歲的東灣佛利蒙居民梅斯(Brandy Mays)在灣區長大,經歷過三次無家可歸。她說,無家可歸是一種創傷性的經歷。年輕遊民需要諮詢、治療,以及能夠傾聽他們的人。在很多遊民庇護所,年輕人覺得,工作人員沒有經過適當的培訓來處理這些問題。

她透過阿縣青年行動委員會,參與了制定青年遊民示範項目。在項目中,作為同行導師,幫助有過遊民經歷的年輕人。她表示,被認可和傾聽的感覺很好。「今天的年輕人感到他們的聲音沒有被聽到。人們總是說,他們太年輕了,還沒有生活經驗。」

在申請過程中和此後,青年行動委員會在圖書館和庇護所,如屋崙的聖約社(Covenant House)和阿什蘭青年中心(Ashland Youth Center),舉辦了小組和研討會。透過與遊民青年的討論中,瞭解到他們的需求。

許多人希望有專門針對青年的遊民導航中心,某個遊民進去後,可以得到一系列的服務,涵蓋住房、就業和心理健康諮詢。目前的狀況是,不少遊民不得不前往許多不同的地點,解決其所有需求,且現有的遊民資源中心是面向成年人的。

梅斯說,人們對生活教練、諮詢師和治療師有很大的需求。這些有專長的成年人,可以指導年輕人應對其獨特的挑戰方面。她回憶,曾經在兩個過渡性住房中待過,一些工作人員沒有接受過培訓,無法在青年遊民情緒崩潰或要爆發時,處理問題。你真的必須有一顆關心青少年的心,要有同情心和同理心。

阿縣遊民關懷和協調辦公室負責人阿伯特(Kerry Abbott)說,在整個系統中,參與者一直被要求提供同伴指導和支持。許多年輕人認識到,其他有過類似經歷的年輕人,往往是提供指導的最佳人選。

屋崙遊民帳篷隨處可見。(記者劉先進/攝影)
屋崙遊民帳篷隨處可見。(記者劉先進/攝影)

庇護 工作 就業

上一則

加州州長簽新法 記者採訪可免受警察干預

下一則

聯邦最高院:Google禁談薪資、工作環境 員工可提告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