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快速蔓延 南非染疫突破300萬例

對抗Omicron 美專家:疫苗打滿、口罩戴好

疫情改變生活…「舊金山是我唯一想留下的地方」

科技化和貴族化讓許多人心中的舊金山正在消失中。(Getty Images)
科技化和貴族化讓許多人心中的舊金山正在消失中。(Getty Images)

SFGATE專題記者羅勃森(Michelle Robertson)表示,有一段時間,她一直想了解,為何舊金山人對人們離開舊金山的故事如此感興趣,最明顯的答案是他們自己也想離開。不過,羅勃森認為這裡面還有更深的含意。

羅勃森指出,舊金山對「普通人」愈來愈不友好,一房公寓中位數月租高達2695元,年收入低於9萬7000元的四口之家被視為低收入戶,「普通人」在這座城市很難長期生存。

羅勃森認為,人們對離開舊金山的故事感興趣,來自於健康的「苦澀堆積」,苦於自己無法留在這裡,苦於沒有能力在這裡買房扎根,苦於他人不受慣性影響、認清事實、說走就走。然而,許多人仍然選擇留下。

由紀事報出版社(Chronicle Books)出版的「金門大橋盡頭」(The End of the Golden Gate)一書,集結了包括韓裔喜劇演員趙牡丹(Margaret Cho)、作家韓德勒(Daniel Handler)和提伊(Michelle Tea)等人的文章,有些文章十分有趣,有些賺人熱淚,有些具有煽動性,但大部分都提出了這個問題:既然我們都心知肚明,為何還要留在這裡?

羅勃森認為,喜劇演員貝爾(W. Kamau Bell)的文字點出許多舊金山人現在的心境:這座城市永遠不會再像過去一樣。天哪,你已經錯過了。我必須提醒你,它永遠不會再像我剛到這裡時那麼酷、生活成本那麼低、那麼反主流。

童年在舊金山度過的羅勃森表示,她出生在達康熱潮(Dot Com)初期,對舊金山的記憶都是美好的,例如,在舊金山購物中心購買返校服裝、在市場街上向小販買椒鹽餅(pretzel)、和最好朋友的阿姨在米慎區Muddy Waters咖啡店買咖啡喝。她認為,舊金山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獨特的珠寶盒,裡面裝著許多個人的記憶寶石,我的舊金山絕對不會是你的舊金山,這正是舊金山讓人眼花繚亂又瘋狂的地方。

然而,作家們都認同,科技、資本主義和李孟賢(Ed Lee)的稅法讓舊金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這些變化讓他們感到憂鬱,渴望回到科技化、貴族化之前的舊金山。

凱優提(Peter Coyote)說:「舊金山太貴了,富裕得太單一化。科技財富和權力已將它變成無情者聚集的地區。」

羅勃森表示,她在閱讀「金門大橋盡頭」時心中不斷在想:人們正在離開這座城市,科技正在改變它,所有的藝術家都走了,我們現在該往何處去?

前陣子剛從洛杉磯搬回舊金山的羅勃森說,舊金山起伏的地形是她最懷念的事物之一,她現在的住處位於山坡下,走出大門可以看到整座城市在夕陽中閃閃發光。她說,這裡仍有魔法。

羅勃森的結論是,如果人們想離開,就讓他們離開吧,對她而言,舊金山是她唯一想留下的地方。

舊金山 咖啡 金門大橋

上一則

治療第 4 期肺癌 — 延續壽命的希望

下一則

金山疫情回落 Mu變種傳染未見更強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