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桌球女單中國「內戰」 陳夢奪金 孫穎莎摘銀

苗族姑娘李蘇妮為美國守住女子體操全能金牌

Google托兒所員工 要求提供交通補貼

Google兒童托育中心。(取自Google街景)
Google兒童托育中心。(取自Google街景)

Google總裁日昨宣布將要求員工從目前遠距離的工作狀態改為恢復到Google園區工作。於此同時,在灣區四家Google托育中心的幼兒工作者也將開始恢復上班,承擔起照顧Google其他員工子女的工作。

這四家Google托育中心工作人員和字母工人工會(Alphabet Workers Union)7日一起向Google呼籲,要求Alphabet在常規的Google班車恢復之前,為托育中心的幼兒教育工作者提供每月1500元交通補貼。

這四家托育中心共有148名全職員工,也是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全職員工。聲明表示,他們承擔著照顧與關心其他Alphabet員工的孩子的責任,屬於其他Google以及Alphabet員工工作時必不可少的支持工人。在疫情期間,這些員工通過Google Meeting與兒童們會面,幫助兒童閱讀書籍同時開展相關活動。「這與全國其他教師在過去一年的經歷並無不同。」

員工表示,他們在近日被告知要從10日開始回到托育中心進行上班。然而,此時Google提供的班車運輸系統仍然沒有開通使用。許多其他Google以及Alphabet的員工仍然可以選擇居家上班。員工指出,Alphabet拒絕提供交通補助。

截至發稿,Alphabet沒有對於此事進行回應。

從2017年就開始在Google從事教育工作的貝德斯(Denise Belardes)表示,交通是工作的基本條件,而不是公司的施捨或福利。在Google從事教育工作者的托育中心的教師,是Google進行運轉的關鍵,是支持其他Google員工進行工作,同時幫助其子女成長的必要人員。「我們不是每年賺幾十萬元的人,同時我們也不能其他Google員工一樣選擇在家工作。我們需要這筆津貼。」

早教界工作經歷超過16年,同時加入Google托育中心兩年半的福恩特(Katrina de la Fuente)表示,早教工作者的貢獻常常被忽視。「即使是在Google也不被重視」,Google要求他們在過去的一年中持續承擔教育孩子的責任,卻把他們的貢獻當作理所當然。「我們只是要那基本的保護。」

由於灣區高企的住房與居住成本,許多Google托育中心的工作人員每天必須花費好幾個小時通勤。

此前Google就一直投資於新建全新辦公室,包括在聖荷西市中心進行相關的商業開發等。據Google托育中心工作人員透露,他們的平均時薪僅為20元。

字母工人工會主席庫爾(Parul Koul)表示,並非所有的字母員工都是高薪的軟件工程師,享有完善的福利。他強調Alphabet必須承認與善待托育中心員工的努力與工作。「至少要為他們的上班通勤提供幫助。」

Google 教育 字母

上一則

特斯拉佛利蒙廠空汙 罰75萬

下一則

世華婦女會、庫比蒂諾台中友誼城市協會 拜訪世報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