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今秋大學申請 僅4%校要求SAT、ACT成績

歐盟官員:習近平坦承清零引民怨 「學生充滿挫折」

全統廣場爆租約更改風暴 商家怒控房東欺騙

聖蓋博全統廣場十數戶商家租戶21日集體集會和投訴房東。(記者楊青╱攝影)
聖蓋博全統廣場十數戶商家租戶21日集體集會和投訴房東。(記者楊青╱攝影)

聖蓋博全統廣場坊間瘋傳數月的裝修改建計畫與房東和商家糾紛,21日以十數戶商家租戶的集體集會和投訴形成風暴。商家喊冤受騙,「疫情期間白白交付兩年多房租和咬牙再投資,期盼疫後重整旗鼓,卻在最後一分鐘被掃地出門」,不少商家租戶群情激憤,表示不排除對房東採取法律訴訟。

聖蓋博全統廣場計畫2023年重新裝修。(記者楊青╱攝影)
聖蓋博全統廣場計畫2023年重新裝修。(記者楊青╱攝影)

聖蓋博市議會則表示,將在11月1日舉辦公聽會,提供商家表達意見的平台,希望兩造利益得到平衡和公平。

包括全統廣場多家經營長達31年的老字號和知名商戶在内十多商家負責人和代表參加當天集會。商家代表指出,全統廣場房東有意誤導聖蓋博市議會,去年申請工程計畫案時,說只是普通外部裝修,但沒有如實告訴市府將會趕走那麼多商戶。在房東的改建工程案輕易獲得通過後,很多商家直到最近才知道,所謂的外部裝修實際上是重新開發案(redevelpment),導致大部分商家都沒有機會即時找到新地方,而租金一直支付到最後一分鐘,很不公平。

商家代表表示,現在面臨搬家的商家租戶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關門走人,放棄多年經營的生意;二是被迫接受高漲的房租,還要承受重建和裝修期間的虧本。兩種結果都將重創商家。

半島:房東片面解約未提賠償

半島負責人Ben(左一)。(記者楊青╱攝影)
半島負責人Ben(左一)。(記者楊青╱攝影)

作為全統廣場最大的商家,半島酒家負責人Ben 21日表示,半島在全統經營16年來,一直都是他和房東用電話或面對面溝通,討論租房續約事宜,去年6月,我通知了他,表示半島將要續約。「他口頭上答應了,說要送來新的約單,但到目前為止,一年多了,還沒有收到」。Ben說,今年10月6日,全統廣場換了新管理人員開會,說到這個購物中心要重新裝修,說要和他簽新租約。「問題是,他們一直沒有提及單方面中止租約對我怎麼賠償?」目前的租約本應持續到到2026年底。

Ben表示,根據商家瞭解,全統廣場房東一早就有裡外全部重新裝修的工程計畫,但對市府只説是外部裝修,有意矇騙市府和商家租戶。「一方面他們想要容易通過市府審核,另一方面他們想要商家交房租交到最後一天,在將他們趕走之前一直有收入。我們商家都感覺受欺騙,受欺負了」。

美容店:白繳房租 找新址來不及

Min在全統廣場樓上的兩家醫美店已接到正式通知,今年年底關門。

Min表示,她從2008年開始在全統廣場開店,最近直到一名被通知解約的商家因不滿賠償太少將事情曝光,才知道自己也面臨被房東趕走。

Min表示,她名下兩家店,一家今年滿約,另一家是2020年租約已滿。「滿租約的時候我要求房東續約,但他我說現在辦公室改組,暫不簽約,等改組完成,新合約出來再跟你簽」。她表示,以往一簽都是五、六年,這次以為疫情下特殊,所以一直再等。「最後得到的答覆是,2023年1月你必須要搬,如果不搬,2月房租將上漲150%」。

Min表示,她2019年花了幾萬元裝修店面,沒想到疫情來了,熬過2020、2021,到今年5、6月才開始有點生意,但沒想到等來這樣的結果。「如果早知道今天的結果,我早就另做打算,為什麽花費兩年在這裡白白交房租又沒有生意?」她質疑,房東不打算續租應該早說。商家經歷過疫情非常慘,每一家咬牙熬過來非常不易,現在剛剛看到曙光卻被趕人。她希望房東賠償這兩年耽擱造成的損失和搬家費。

冠軍店:新裝冷凍設備泡湯

31年老商家冠軍負責人Vivian。(記者楊青╱攝影)
31年老商家冠軍負責人Vivian。(記者楊青╱攝影)

Vivian說,他們從1991年開始主打滷肉和牛肉乾豬肉乾等零食,疫情開始時剛剛花費5萬元換了冷凍房,更新了冷氣,去年添置了全套食物冷凍櫃,「物業管理會說,你搬走時最好將他們鏟平」。

Vivian表示,現在每月租金超過1萬元,如果繼續留下來,房租還要漲,所以並沒有打算續約。但現在的情形是,自己將店面轉手的機會都沒有。

她表示,多年來,商家們陪伴全統廣場一路走來,正是商家們的支持讓物業活下來。今天她和她的店離開,心疼拆掉店裡幾乎是全新設備,自己帶不走,但也得不到補償,兩敗俱傷。她現在只希望自己的押金能夠全部順利拿回。

當天參加集會的商家目前面臨的問題不儘相同,但共同的抱怨是一直沒有得到房東的明確通知,對工程計畫一無所知,在交租撐過最艱苦的疫情之後,卻面臨被趕走人或接受漲租。

一家餐飲商家女老闆表示,她的租約合同2019年到期,當她詢問續約時,房東說是要改條款沒有續,就這樣一直等等等,後來變成了逐月交租。疫情期間房租有一點優惠,所以挺過來了,也希望能夠在這裡繼續經營。

可是聽說裝修期間要停業一年,而且之後房租提高20至50%。「裝修期間停業,店裡近20個員工怎麼活下去?每個員工都有幾口家人」。她說,這些年她和其他商家為聖蓋博市有很多納稅貢獻,但現在怎麼能一下子就被丟棄了呢?

她說,房東說,如果要留下繼續做,商家要自己内裝修,「恐怕幾十萬也搞不定」。她表示,2019年3月剛剛將凍櫃重新做了,防凍牆也做了,房東都沒有說什麼。如果早知道要走人就不一定裝修了,何不及早另謀出路?」

房東 疫情 聖蓋博

上一則

全統廣場糾紛 聖蓋博市議會11/1再辦公聽會協調

下一則

美國高新電動車工廠預計2025上半年投產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