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史指深入熊市 道指再跌百點

直擊格陵蘭暖化前線 冰山分秒崩解 全球迫切危機

父親離世…洛市議員梁家訓 解開華裔血統心結

年幼的梁家訓和父親梁西石。(趙榮提供)
年幼的梁家訓和父親梁西石。(趙榮提供)

正在競選洛杉磯市長的洛市華裔議員梁家訓 (Kevin de Leon,前譯德利昂),在大學時期曾對同學稱,自己「沒有父親」,但近年來卻有大轉變,對自己的一半華裔血統愈來愈大方和公開。是什麼原因促使他解開心結,產生戲劇性的轉變?

梁家訓的華裔表弟趙榮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表兄確實對自己的華裔身分和家族親情愈來愈認同,並講述了梁家過往,以及他如何從年輕時,不理解華人的「含蓄父愛」,直到父親臨走前後,才慢慢體會父親的心路歷程。

梁家訓去年對華文媒體談及自己的華裔血統,澄清自己以往不願提及華裔父親,純粹因為家庭失和,但去年父親去世,他得以重新釋放了與華裔家人以及自己的心結,並說自己現在興奮的想要多了解自己更多根源。

趙榮表示,其實自己童年11、12歲還在廣州時,母親就曾給他看過表兄的照片說,「這是舅舅的兒子,而他的媽媽是『大呂宋人』」。他解釋,「大呂宋」是老華僑對中南美洲的叫法。因此趙榮的記憶中,一直知道有這個親人,只是從未見過面。

梁家訓(左)和趙榮(右)早先在一次家庭聚會。(趙榮提供)
梁家訓(左)和趙榮(右)早先在一次家庭聚會。(趙榮提供)

趙榮指出,梁家幾代人在多個國家開枝散葉。梁家訓的父親,也就是趙榮的舅舅梁西石,生前在聖地牙哥的英端工商會還常參與社團活動,和老僑關係緊密。梁西石是瓜地馬拉華人,按照廣東人姓梁的姓氏拼法,到當地就改成西語的Leon。1970年代梁西石還曾回中國兩、三次試圖尋親,但當時因為趙榮和父母一家搬離原來的老家,未能找到。80年代更開放後,通過各種途徑兩家人才又聯繫上。

成年後的趙榮,1993年來美國時,聯繫了住在聖地牙哥的舅舅。2000年後趙榮的母親也來美居住,兩家人有了更多來往。他的母親和舅舅雖然多年未見,但因為兄妹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很好,一見面就很親切。

那時趙榮就從舅舅口中聽說,梁家訓總是在沙加緬度,工作很忙,偶爾回來,也是吃個飯、短暫停留就走了。其實2019年至2020年年初,梁西石一直想回中國老家落葉歸根,但因年紀太大不便乘坐長途飛機。直到2020年,舅舅去世前兩個月,梁家訓回家看望父親,趙榮才得以和這位表兄見面。

趙榮表示,在那段時間梁家訓每周會過去兩、三天陪伴父親。雖然梁家訓不太會中文,「但是還是做得很好」。他表示,在這兩個月中梁家訓表現出來,中國人對親情的依戀和文化。

因為梁家訓的母親,在其高中時期就和他父親分開,因此成年後他不常回去,但其實他小時候一直是在聖地牙哥長大。據趙榮回憶,梁家訓在父親葬禮上,曾講了十多分鐘他對父親的追憶。講到小時候因為爸爸開一間餐館,下課後丟下書包就要去餐館做事。童年的他曾不解,為何別的孩子可以玩,他卻要幫忙工作,還要應付難纏的客人。大概在長大後才慢慢理解這種含蓄的父愛。最後他用家鄉話說,「爸爸我好想你」。

梁家訓幾年前曾對英文媒體透露,他在大學時期曾對同學稱自己「沒有父親」,還說父親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州參議員。趙榮表示,這些「舅舅其實都知道,只是不表達」,或許老一代的人對孩子愛的表達,孩子小還感受不明白。後來父母又分開,年輕孩子不能理解很正常。

他對表兄曾經的想法也表示理解,尤其因為近兩年,梁家訓愈來愈多表現出對親情和血統發自內心的認可,或許回憶了很多家族過往,也常和家族其他成員交流,參加家庭聚會。「他很喜歡吃中國零食和中餐」,趙榮表示,也很會中式的餐桌禮儀。

梁家訓的父親梁西石(左)和趙榮(右)合影。(趙榮提供)
梁家訓的父親梁西石(左)和趙榮(右)合影。(趙榮提供)
年幼的梁家訓。(趙榮提供)
年幼的梁家訓。(趙榮提供)

華裔 聖地牙哥 華人

上一則

皮克斯新動畫電影Turning Red 華裔執導3月上映

下一則

AriZona冰茶 30年堅持只賣99分 創辦人:讓大眾安心買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