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2353萬確診 全球逾200萬病亡

就職典禮讀詩傳統! 22歲非裔女詩人 她要朗誦這首詩

孫紅力案 辯方:看果不看因 對被告不公

孫紅力的辯護律師巴奈特(John Barnett)強調,檢方提出的證據都只是單一片面的,沒有結合語言環境,容易產生歧義。他不認為孫紅力應被定罪一級謀殺。(庭審截圖)
孫紅力的辯護律師巴奈特(John Barnett)強調,檢方提出的證據都只是單一片面的,沒有結合語言環境,容易產生歧義。他不認為孫紅力應被定罪一級謀殺。(庭審截圖)

爾灣工程師孫紅力情殺牙醫劉旭桉案,被告孫紅力是否被定罪為一級謀殺,將直接關乎量刑裁定。然而他到底是早有作案動機,企圖已久,符合一級謀殺?還是臨時起意導致命案,以致得以減輕刑度?負責起訴該案的檢察官伯尼(Mark Birney)和辯護律師巴奈特(John Barnett)29日在結辯時,分別做出不同的陳述,之後將由陪審團閉門研議,才能對其罪名做出決定。

巴奈特指出,孫紅力作案並非帶有企圖,有目的,即便檢方拿出孫與警方的口供,孫曾承認劉應該死。但檢方只是截取了某一段對話,而不是完整對話,如果交代完整對話,情況又不一樣。他呼籲陪審團,不要只看到「後果」,還要看看「前因」再做判斷,否則對被告來說是不公平的。

他強調,孫買刀是害怕劉的前妻威脅,雖然檢方認為,所謂劉的前妻與幫派分子交往的說法沒有證據支持。但孫和其妻陳華英早在案發之前的微信聊天紀錄,就有提到此事,陳華英害怕遭到報復。並且孫不止一次提到這個問題,他在警方口供中也提到劉的前妻與幫派分子交往。

案發前孫驅車前往劉的診所,查看妻子陳華英是否在那裡。當他看到陳華英的車子和診所門上帶有妻子筆跡的字條,他認為妻子在劉的診所,因此他曾明確告訴過警方,那個時候他在停車場裡等待妻子回來,想和她聊聊。孫當時並不知道劉是否在診所,更不確定劉是否已從中國回來。

巴奈特表示,根據警方口供,孫在來診所之前,他根本沒想過會發生這起殺人案。案發當天,孫在劉診所門外的停車場來來回回數次。汽車事故以後他才拿出刀捅向劉,而不是坐在停車場等待的20分鐘,刀就握在手中。他沒有行兇計畫,也沒有目的,可能就是看到劉和妻子一起出現,無法冷靜了。

巴奈特強調,最重要的事是綜觀全景,而不是僅僅看到一句話,或是一張照片。因為單獨看某一句證詞會產生歧義,要結合語言環境,而檢方的結案陳詞都是獨立的話語,會錯誤引導陪審團的想法。

巴奈特並說,儘管根據孫在2014年11月的聊天微信紀錄顯示,孫曾對妻子說,劉應該死。但事實上,孫對妻子說這句話的目的是帶有期許,為了讓妻子和劉不再有聯繫,而不是真的要殺劉。孫沒有任何針對劉的作案計畫,案發前更沒有做過殺人準備。孫和劉其實曾於2014年11月在停車場遇見過,如果要恐嚇威脅劉,為什麼沒有當面說?他強調,這是因為孫從來沒有要殺劉的計畫,孫對陳華英說的那些話很蠢,而且還沒有起到作用。

孫和陳華英雖然在2014年秋天離婚,但當孫被告知,陳華英癌症疾病纏身,疼痛難忍,可能要死了。孫為了讓陳有更好的治療,決定和她復婚。他的妻子回美後,他們還去旅行。種種證據顯示,孫一直想要維護家庭,只不過事與願違。

案發後孫坐在警車裡的照片被檢方說,孫臉上有笑意,絲毫沒有悔恨。巴奈特反駁,案發後孫曾表示,I am done。因為孫當時想的僅僅是案發的整個過程,他捅傷了人,坐在停車場,等待警察。孫也曾表示,他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感覺到高興。甚至一度對警察表示,案發時他腦袋一片空。

巴奈特說,在這種情況下警方也試圖詢問孫,他心中是否有過只要看到劉就要殺了他的想法,孫明確的予以否定回答。巴奈特指出,在當時那個情況下,只有警方和法官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法律的角度上意味著什麼,而孫並不清楚。如果孫一早就有殺人動機,他不會那麼明確否定警方的提問。因此殺了人,和預謀殺人,這兩種情況是不一樣的。

警察 微信 幫派

下一則

南洛杉磯爆槍擊案 兩青少年車內殞命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