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時:2024大選鹿死誰手 本周定調

每日郵報:中國黑幫在美經營數千非法大麻農場

洛時精選/數位時代 加州立法推書寫體 今年元旦起所有小學須開課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 四年級的學生Mandela Jones正在練習書寫體。(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 四年級的學生Mandela Jones正在練習書寫體。(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說起書寫體(cursive,一稱書法、草寫),現在擔任小學校長的英柏(Erica Ingber)有段慘痛回憶:她四年級時在書寫體課上抱了個C-回家。但是她無意違逆加州要求重啟書寫體教學的新法,雖然數位時代似乎早已把書寫體當成過時骨董了。

求職投票 都得用到

書寫體確實回來了,因為許多人擔心鍵盤打字取代手寫,可能妨礙小孩心智發展,以及越來越多的小孩看不懂歷史文件、家族舊信,甚至是祖傳的做菜祕方。

推動Assembly Bill 446修正案的民主黨籍議員Sharon Quirk-Silva強調,學生能夠用草寫簽名確實重要,求職申請、簽發支票、填寫醫療表單、請領駕照、投票都得用到書寫體。這位由橙縣富樂頓市選出的前任教師還說,每個學生都應該學習,與體會書寫體的優點。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的校長英柏。(Chris...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的校長英柏。(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書寫體的研究一直是個爭議話題,部分專家認為幫助學習的優點明確,其他人則認為成效不彰或是根本沒差,不同意見都能找到支持他們的研究結果。但書寫體的重回舞台卻罕見地獲得加州議會與其他州議會的共同支持。修正案在加州眾議會可是以79票對0票無異議過關。

幸好,大家都能接受的共識是,打字不應該取代寫字的更進一步教學,特別是對年輕學生來說,就算印刷體足以應付生活大小事,但書寫體不該任之佚失。

回到洛杉磯縣巴沙迪那市的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四年級學生已經開始一筆一畫練習起書寫體了。

英柏正是該校的校長。她說,對某些學生來說,書寫體比印刷體更好的地方在於,提醒他們更重視正確性、寫字也更小心;但對其他人來說,書寫體只是又多了一項難題。

教師布魯克斯教學生學書寫體。(Christina House / Los Ang...
教師布魯克斯教學生學書寫體。(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整體來說,全美的小學都更傾向在學生學會印刷體後開始教打字,繼續教書寫體的學校自然越來越少。2010年改採新版教學標準「共同核心」(Common Core)後,書寫體教學更是直接進了冷宮,因為各州在課綱之外多教的空間有限,許多學校乾脆不教書寫體。

長期追蹤書寫體教學的網站My Cursive指出,2016年時,書寫體只剩12州還是必修課。在此之後,11州開始考慮恢復書寫體教學,剛剛決定重啟教學的正是加州與新罕布夏州。

不過,新法生效之前,加州原本對三、四年級的教學目標就包括教授書寫體,只是州府與學區都不強迫、也不測驗。新法元旦生效後,一至六年級的書法課都要教書寫體,也可視情況搭配斜體字教學。

新規定還是有彈性的,巴沙迪那聯合學區就是二年期才開始教書寫體,一年級先學印刷體。

英柏回想當年說,她的書寫體課帶了個C-回家,讓她媽媽大驚失色。但是她沒有因此放棄當教師,教人寫書寫體,以及當個稱職的校長。

巴沙迪那聯合學區代理學務長Helen Chan Hill表示,他們設法購入書寫體的教材,因為很多教科書已經沒有書寫體的課本了。

聽到要正式教書寫體時,學生Erion Hardy的激動反應。(Christina...
聽到要正式教書寫體時,學生Erion Hardy的激動反應。(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就算如此,英柏還是知道哪裡可以看到書寫體的未來:Room 214與四年級教師布魯克斯(Tyara Brooks),她可是從小就專研書寫體,而且一直深愛著書寫體。

不管法令怎麼變,布魯克斯一直都會教學生書寫體。上個月呢,她宣布要開始正式開課了,教室內「喔」、「啊」的聲音此起彼落。

很明顯地,沒有學生在三年級學過書寫體,雖然有些人私底下會練,而他們都很期待能學到更厲害的書法。

學生一起練習握筆法。(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學生一起練習握筆法。(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專屬簽名 獨一無二

布魯克斯告訴學生,「如果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林肯(Abraham Lincoln),還有大家都知道的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看到你們正在學書寫體,一定會超級高興」、「因為你們正要跟他們一樣學寫字,而且你們比某些大人、大學生還厲害,因為他們不會書寫體」。

九歲的Miral Shalalfeh聽完心有所感地說:「所以當我學會書寫體後,我可以教我爸、我媽,爺爺奶奶,還有所有人欸。」

布魯克斯還把給學生看名人的簽名: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迪士尼(Walt Disney)、泰勒絲(Taylor Swift)與老派演員普萊斯(Vincent Price)。

「當你們學會書寫體,簽名就會是你獨一無二的標記。你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不過還是要遵守一定原則,」布魯克斯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看過校長簽名,大概兩秒鐘吧,因為她非常瞭解書法喔」。

布魯克斯正在說明書寫體的筆順。(Christina House / Los An...
布魯克斯正在說明書寫體的筆順。(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草寫憲法 也看得懂

布魯克斯還讓學生看了草寫的美國憲法初版。

她說,能夠看懂歷史文書原件是學書寫體的好處之一,也能看懂手寫的節日賀卡,還有祖父母的信,而且書寫體寫字不傷手腕,還能寫得更快。

舉例來說,印刷體一律由上往下寫,但書寫體是由下往上。

布魯克斯接著說明了書寫體小寫的畫圈法,從L開始,一路到T、I、E,凸顯書寫體與印刷體的不同,還點出關鍵,「如果你們不小心的話,草寫的e可是會被當成i喔」。英文俗諺中的「一絲不苟」,正是「Never forget dotting the i's and crossing the t's.」

學生聽完後已經開始試著連筆寫幾個簡單的字。很快地,這些四年級生就開始念起口訣,「Slant up, stay on the line, come down, pull away.」(挑筆、直上、直下、收筆)

十歲的Genesis Aguilar說:「我已經知道怎麼用草字寫i了喔,因為我的名字有兩個i,而且我喜歡寫我的名字,我還要練習其他寫法。」

布魯克斯說:「我一直想用書寫體,因為用印刷體寫太多字,手腕會不舒服,但用書寫體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不必太用力。」

支持書寫體的人說,年長的學生用草寫記筆記比打字更有學習效果,因為手寫需要理解力與融會貫通。不過,他們也承認,鍵盤打字更適合逐字記錄。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的教師布魯克斯。(Chr...
Longfellow Elementary School的教師布魯克斯。(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教育單位挺 建立真正手寫能力

洛杉磯縣教育局在立法時提出的意見書說明,「多數有閱讀困難的學生,通常也難以手寫與理解字構」、「因此,閱讀與書寫同時進行,建立真正的手寫能力,才是年輕學子更上層樓的關鍵」。

新法規定,書寫體的教學應該是加州的統一原則,每個學生都有受教的權利。

部分支持者還主張,誦讀困難(dyslexic)的學生能從學習書寫體的過程收穫更多。

不過,洛縣教育局的主張並未特別強調印刷體與書寫體的差別,只是強調過早、過多的偏向學習打字,不如練習手寫。「手寫的機制可以啟動腦部的特別活動,正如閱讀一樣」、「聽進去然後理解,與一個字母產生連結並以手寫具象化,可以產生動作記憶,強化對筆順與字構的認知」。

教育局接著說明,手寫也能強化閱讀能力,透過視線追蹤、從左到右的閱讀法,以及大小寫的變化與標點符號,拼字與語彙獲得改善。

研究結果支持這個說法,但書寫體與印刷體的差異並不明顯。

教師布魯克斯正在教書寫體的握筆法。(Christina House / Los ...
教師布魯克斯正在教書寫體的握筆法。(Christina House / Los Angeles Times)

推動書寫體 扯上左右路線爭議

先前的立法分析報告指出,「最晚自1922年起,北美的小學生就是先學印刷體,然後三年級上下才開始學書寫體」、「但是,各地的實際做法不同,也會隨時代而出現變化,某些地方只教書寫體,某些則同時或先後教印刷體與書寫體,有些則完全不教書寫體,其他的則將決定權交給個別教師」。

南加大羅西爾教育學院(Rossier School of Education)的助教授Morgan Polikoff說明書寫體的政治糾葛,「最早主張恢復書寫體的是右派」,主要是反對歐巴馬總統推動的共同核心教學標準,再加上書寫體既是傳統,又能幫助理解歷史文件。

Morgan Polikoff接著說道,「至於左派,支持書寫體的出發點反倒是創意與藝術,以及對失讀症的可能幫助」。不論出發點為何,「反正每個人都有喜歡書寫體的理由啦」,雖然他算不上書寫體反對派,但他也認為,在現下的政治氣氛下,教不教書寫體其實不是太大問題。

「如果太過注意書寫體保不保留,那麼大家可能反倒忽略了常態性缺席人數已經倍增,學習成果已經跌落谷底,更何況還有其他教育危機,與校園內的文化戰,」他說,「書寫體只是大家都願意同意的問題之一」。

(洛杉磯時報原文詳見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4-01-08/topsy-curvy-cursive-writing-returns-to-the-list-of-priorities-in-california-schools

學生Matthew Aguilar跟著老師布魯克斯學習書寫體的握筆法。(Chri...
學生Matthew Aguilar跟著老師布魯克斯學習書寫體的握筆法。(Christina House/Los Angeles Times)

加州 書法 教育局

上一則

保護兒童 抖音博主智擒歹徒

下一則

去年詐騙逾百億 假冒最多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