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加坡準總理黃循財歷任8部會 愛搖滾彈吉他

挺巴人士 封鎖金門大橋、歐海爾機場與費城交通

洛城新語/缺警察的衝擊正加劇

華女李梅慘遭分屍案震驚洛杉磯,至今部分屍骸還沒找到,最新傳出,早在兇嫌委託工人棄屍時,工人就發現有問題並且報警,只是這個報案過程一轉再轉,從公路警隊到警局,最後竟被告知要打911,洛市警局長震怒要查,內部若有失職,絕不寬貸。

對「人民褓姆」的嘆息,華人可能更加感同身受,上月本報報導阿罕布拉華裔商家接連被偷東西,店主抱怨,警察來了是來了,只是略問了一下情況就走了,「連指紋都沒有取」。多數華人對於被搶被偷已經無奈與麻痺,警察能破案最好,沒有抓到人只能自己摸摸頭認栽。

深入探討,會發現會有此現象是結構問題,跟警察人力嚴重不足有高度關聯,據洛市(LAPD)統計,目前編制內的警員約8900多位,洛縣(LASD)則9900多人,對比兩個單位疫情前的人數,皆減少1000多人,換句話說,跟全盛時期相比,大洛杉磯員警減幅超過一成。

減少的原因有很多,首先是疫情後不少員警選擇退休,加上近幾年警察執法引發的爭議太多,有些還被牽扯到種族議題,部分警察不是搬離加州就是不如歸去辭職,形成一股風潮。再者,疫情期間因為預算問題影響招募計畫,就算有徵才,願意當警察的人愈來愈少,一增一減,形成缺口。

人力少對於警察所造成的負擔絕不能輕忽。簡單來說,民眾報案到警察抵達(Average police response times)的時間,差幾分鐘就有很大的差別,多年前有單位統計全美各城市報案的警察平均抵達時間,5~6分鐘為優異表現的水準,但疫情後相關統計幾乎找不到。這不意外,因為數字肯定不會好看。

警察內部將民眾報案歸類成不同的輕重程度,最先回應的皆為具暴力犯罪、威脅生命的緊急事件,疫情前曾有一份統計,研究2019年LAPD的97萬通報案電話類型比重,像是意圖殺人、搶劫、攻擊、強暴、動物不見、心理問題、魯莽開車等,五花八門。

警察依據輕重緩急決定派遣順序,合乎邏輯,但人少的時候會出現所謂的排擠效應,過去10個人可應付的報案,現在只有8~9個人能做,這會產生兩個問題,一是被視為情節可能不重要的案件,自然而然會被擠壓到更後面,也難怪像是一些偷東西的案子,警察關注度就會低。二是平均抵達時間會拉長,這也是很多華人每次遇到事情時都抱怨警察很久才來的原因。

目前洛市警局已經意識到嚴重性,在今年9月大動作公開招募,並祭出提高獎金和加薪計畫,希望補足戰力,當時據稱還吸引超過千人申請,是三年來最多的一次,但至今補人的情況仍無法得知,只盼這個問題能被徹底解決,否則久而久之,該現象只會變成惡性循環。

疫情 華人 洛杉磯

上一則

2022年歐洲風雲車刷新吉尼斯世界紀錄 Kia EV6首戰告捷

下一則

許氏參業春節展銷 龍年大吉送好禮 攜手日本北海道漁業聯合推廣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