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機密文件曝光 習近平領導層明確下令「迫害新疆」

拜登政府要揪高物價 追9大零售商 交供應鏈資料

芬太尼毒害青年 社媒竟成販毒新管道

芬太尼(fentanyl)是鴉片類毒品,毒性比嗎啡強100倍。原來是給手術後有劇烈疼痛的病人使用。(DEA網站)
芬太尼(fentanyl)是鴉片類毒品,毒性比嗎啡強100倍。原來是給手術後有劇烈疼痛的病人使用。(DEA網站)

執法人員警告,不只是洛杉磯縣,全美都在面臨芬太尼假藥的威脅,而且毒販現在開始利用社交平台Snapchat或TikTok販毒,因為青少年最愛,而且毒販可以匿名販售,不必冒風險當面交易。洛縣一個名門子弟就因為誤信網路傳言,購買處方藥,結果因為誤食芬太尼過量而死。 

洛杉磯縣警局(LASD)指出,芬太尼(fentanyl)是鴉片類毒品,芬太尼的毒性比嗎啡強100倍,也是海洛因的50倍,2毫克就足以致命,全美每年有10萬人死於芬太尼過量。LASD巡官辛基(Sean Hinkey)接受KTLA電視台訪問時表示,現在的毒販已經不在街頭兜售了,而是偽裝成處方藥,將毒品直接寄到買家手上。 

社交平台的用戶以年輕人居多,平台上常會出現處方藥的廣告,宣稱可以賣抗憂鬱劑Xanax、止痛藥Oxycodone或過動症的用藥Adderall,但是事實上,這些假藥的成分卻是芬太尼。不知情的人買了芬太尼,往往用藥過量導致猝死。辛基說,網路買處方藥就像把自己放在命運輪盤上,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偽裝成處方藥的毒品越來越猖獗,洛縣警局毒品證物庫房裡,滿滿是查獲的偽藥毒品,多數是芬太尼,辛基說多到抓不勝抓。電視主持人Laura Berman與先生Sam Chapman的16歲兒子,就是死於假藥。兒子Sammy今年2月從Snapchat看到藥品廣告,下訂後直接拿到偽藥,最後因為芬太尼過量而死。 

Snapchat的執行長史畢格(Evan Spiegel)雖然致電安慰,但 Sam Chapman強調,他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具體行動。他們一家人現在成為倡議者,以抗議行動要求Snapchat與其他社交平台做出改變,以實際行動遏制毒品販售。 

不過,雖然社交媒體都稱有在自律,但聯邦緝毒局(DEA)局長米爾葛(Anne Milgram)在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還是強調,Snapchat與抖音TikTok做得還不夠。 

回答KTLA提問時,Snapchat表示已經發起多項措施,以及內建宣導機制,說明芬太尼的危險,並有效地封鎖毒販帳號。臉書則說,他們本來的原則就是,平台不能賣藥,現在更與專家、警方、社團合作,對抗全美的鴉片類藥品氾濫。

社交平台成為毒品芬太尼銷售新管道。(KTLA)
社交平台成為毒品芬太尼銷售新管道。(KTLA)

毒品 Snapchat 洛縣

上一則

5年前槍殺疑犯 洛縣華警Luke Liu獲判無罪

下一則

選區重劃 草案不利華裔社區 兩黨華裔齊發聲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