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剪捲閘門慣竊連盜8店 布碌崙商家自危

國慶小長假烤肉熱銷 當季水果便宜

新書「最孤獨的美國人」 寫出亞裔美人困境

「最孤獨的美國人」書封。(亞馬遜網站)
「最孤獨的美國人」書封。(亞馬遜網站)

紐約時報與紐約客知名作家兼記者康(Jay Caspian Kang)日前發表新書「最孤獨的美國人」(The Loneliest Americans」,書中審視了亞裔美人的歷史與現代政治身分 ,也提出一些較為激烈的言論,希望提出更多觀點,讓大眾有不同的思維角度。

他在書中寫到「困擾他們孩子身分 問題,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他們不是亞裔美國人或韓裔美國人,而是在美國的韓國人。」

洛杉磯時報專欄作家Frank Shyong日前與Jay Caspian Kang對談,談論該本新書、他的家庭和亞裔美國人的政治身分 ,以下節錄對談內容。

問:你為什麼要寫這本書?

康:我寫有關亞洲人文章十多年,我不認為所有事情都有答案,但對我來說,意味著將這些想法寫下來會有用。我想,「我如何在一個很多人善意參這樣議題上表達想法,我希望人們與我爭論,表達不同看法。」

問:你希望達到什麼目標?

康:過去幾年,我開始覺得亞裔美人身分 ,作為一個廣泛概念,是跨種族團結和政治歸屬目標的障礙。它偏愛一種我在職業生涯早期喜歡的敘事方式,像我這樣的人的敘事。還有就是移民第二代人在貧困中成長,但因父母受過教育而積極向上流動。

亞裔美人在群體中收入差距最大,有很多無證的亞裔美人。亞裔美人的政治,很大程度上未能解決此問題。我們現在有很多天花板政治,許多亞裔美人通過白人自由主義的視角來看待種族問題,但我認為這不是很有效。

上流社會的亞裔美人,正創造一種只會讓他們受益的政治身分 。反動右翼或反平權行動的亞裔,我不同意他們政治觀點,但我確實認為他們是出於對政治代表權的真正絕望。

問:在書中,包含母親翻譯的一篇博客文,你母親如何看待你的寫作?

康:我不知道,大多數時候她似乎不感興趣,但當我提出某種挑釁論點時,會激起她的興趣。她的博客有一小部分忠實讀者,但她反對吹噓她的孩子,她實際上對我們這代年輕的亞裔美人,如何在這個國家找到歸屬感很感興趣,且認為我做為作家,應該幫助人們完成這個過程。

問:書中你抨擊亞裔美人將在某個時候成為白人的看法。有很多關於紐約亞裔移民社區政治化的原始報導。你報導這些,以表明假定的白人化與移民的成功或動機幾乎沒關係,為什麼你覺得這很重要?

康:若我們要建立一個連貫的亞裔美人,我們應該考慮他們。我認為你愈關注這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就愈有道德明確性,與其他種族團結的自然途徑就會出現。這也是政治潛在驅動力,它必須是幫助需要幫助的人,而不是「為什麼我們沒有更好的工作」。

我對於東亞富有的上流社會的人創造一種有利於他們的政治感到憤怒。一些亞裔美人菁英從實際的激進政治中吸取一些東西,將其完全應用在他們自己生活中,他們享有些特權。我確實責怪他們,並認為應該改變。

「若我畢生努力的結果,讓他們生氣,那麼我同意,我認為我們都有責任成為一個階級叛徒,並做得更好。」

亞裔 紐約時報

上一則

洛市奧斯卡博物館舉辦好萊塢首位華裔女演員展覽

下一則

為畫面加情緒 華裔電影調色師孫瑜勇闖好萊塢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