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洛城新語/諾獎證明 加州模式更勝德州?

加州與德州模式,誰更適合發展經濟,長久以來一直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然而隨著202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出爐,加州模式更好,似乎占了上風。「自然實驗」中有關「最低工資、移民對本地勞工影響」的結論,已是對共和黨堅持多年「保守」理念的巨大衝擊;更別提獲獎教授卡德,對關切低收入、弱勢群體,始終予以認可的態度。

如果經濟學有左派(政府干預)與右派(自由市場)之分,那麼對最低工資的態度,應該算是左派與右派的分水嶺之一。民主黨往往通過政府干預,提高最低工資;而共和黨通常相信「看不見的手」,依靠供需進行工資調節。例如總統拜登,今年2月曾提出調漲最低時薪至15元,遭遇共和黨的一致反對。而民主黨主政的藍州,往往有較高的最低工資;共和黨掌權的紅州,則相反。

教授卡德使用「自然實驗」的方法,將新澤西州視為實驗組,再以緊鄰新州的賓州東部數家餐廳為對照組。發現雖然新澤西州的最低工資上漲近20%,但僱傭數量的增幅,與對照組基本一致。說明調漲最低時薪,不會影響就業。

其實卡德這篇發表於1993年的研究,還有一項重點,在許多媒體的報導中被忽略。即最低工資的提高,對商品價格的影響也很小。新澤西州隨著最低工資上升,快餐價格的上漲速度,雖然比對照組快;但相比20%的工資調漲,價格增幅差異只有3.2%。說明最低工資的上升,沒有讓通貨膨脹顯著增加,影響勞工生活質量。

對企業來說,當整體工資提高時,低工資勞動力的流動率會下降,他們的勞動效率會升高。例如企業為了維持低成本,拚命壓榨員工,結果離職率很高。頻繁的流動,會讓員工生產經驗得不到增長,企業產出停滯,利潤降低,只好進一步壓榨員工,於是陷入囚徒困境,處於惡性循環。而最低工資增加,會幫助企業跳出囚徒困境,社會總效用上升。

民主黨、共和黨,對待移民的態度,也是截然不同。為了保護本土勞工市場,前共和黨籍總統川普高喊「讓美國再偉大」口號,下令停止為外籍勞工發放H1B工作簽證。殊不知,他對外來勞工不友好的態度,實際上也對本土勞工造成傷害。卡德教授用馬列爾難民事件,研究古巴移民對佛州勞動力市場影響;再次用「自然實驗」的方法,證明移民其實可以提高本土勞工的收入,且當地低教育程度居民的就業,也未受到負面影響。

翻看卡德教授的研究,其對於低收入、弱勢群體的態度,基本與民主黨一致。與他合作進行研究的克魯格教授,曾是民主黨籍前總統柯林頓政府的勞工部首席經濟學家,也曾在民主黨籍前總統歐巴馬政府財政部任職。他們的論點,在2021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主流學界認可;也象徵著高居「左派」大旗的加州模式,似乎更勝「右派」象徵的德州。

勞工部 民主黨 共和黨

上一則

大家來寫書/99歲林惠郁寫書 總結人生平凡與不凡歲月

下一則

大家來寫書/江平浪漫詩意 濃縮人生悲歡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