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首金/中國楊倩是清華學霸 比賽前還做了美甲

染疫增23% 內華達州遭白宮列新冠高風險區

洛城新語/對外強硬並不等於愛國

中共百年黨慶,習近平強硬喊話,明顯衝著美國而來。中國對美態度不變,並不代表拜登治下,會延續川普時期的針尖對麥芒。國家外交為利益服務,強硬未必愛國,妥協也不是賣國。若拜登以大局出發,以「鴿派」示中,民意不應過度解讀;反之若領導人被民意裹挾,則有可能誤國。

「中國人民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誰妄圖這麼做,必將在14億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前碰得頭破血流」,習近平強硬喊話,等同為接下來的「戰狼」外交定調。

全球經濟一體化日益成熟的今天,考慮到美國部分製造業仍依賴中國,例如疫情伊始出現的口罩荒,加上美企仍覬覦中國巨大市場,此時與中國持續對抗,可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川普時期強硬對華政策,雖然也從美國利益出發,但未免有些操之過急,且太過理想主義。

因為川普挑起的「美中對抗」民意,拜登對華外交,目前只能處於「蕭規曹隨」階段。不過與川普時期大打貿易戰,動不動制裁中方企業、高官相比;拜登政策要緩和許多。不僅在國會講話強調「與中國競爭,但不尋求衝突」;金融時報日前也報導,拜登政府將啟動下一階段對中政策,需求與中國官員舉行高層會晤,有「鷹派」轉「鴿派」跡象。

拜登和緩對中態度,很可能引起右派人士不滿;不過對外強硬,從來不等於愛國;拜登就算「妥協」,民眾也不應過度解讀。畢竟歷史上,領導人被「愛國情緒」裹脅,昏招迭出之事,時有發生。

中國北宋時期聯金滅遼,就是被「對外強硬就是愛國」思想裹挾,導致的錯誤抉擇。皇帝宋徽宗與太監童貫鼠目寸光,一心想恢復祖宗榮光,收復燕雲十六州。選擇與金國聯合,攻打「澶淵之盟」以前,一直攻打、欺負宋朝的遼國。彼時宋朝朝野上下群情激憤,認為對遼國強硬才是愛國,雖也有鍾世衡等有識之士極力勸阻,但宋徽宗早已被民意挾持。最終雖然遼國被滅,北宋收復失地;但金國後來掉頭南下,攻滅北宋,宋徽宗也被虜往北方。

一戰前的德國,靠著「鐵血宰相」俾斯麥與英國妥協,承諾不經營殖民地與海軍,換來30年和平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工業強國。後來德國威廉二世皇帝繼位,一改俾斯麥的韜光養晦,對外採取強硬政策,與俄、英、法鬧僵,在歐陸四面楚歌。在此情況下,從領導層到國民,仍認為需要向全球展示德意志的強大。結果德國戰敗,德意志帝國土崩瓦解,威廉二世流亡海外,德國人民受到協約國的無情剝削與壓迫。

國家的態度與外交,只為利益服務。無論是強硬還是妥協,沒有愛國與否的分別;倘若說強硬一定是愛國,妥協就是賣國;那麼外交將沒有迴旋餘地,很可能誤國。這個道理不僅適用於美國,同樣適用於中國。

中國 拜登 美國

上一則

南加大校長官邸要賣2450萬 估將創聖瑪利諾市新高

下一則

陳肇新博士談 如何獲得醫學院錄取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