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前密西西比州眾議員遭槍殺 於家人半年前死亡同地

美歐團結對抗中國威脅 空巴波音補貼爭議停火5年

生命續約… 新冠肆虐一年多 多少悲傷與感動

新冠感染重症兩位幸存者林恩成(左)、Ylises Gutierreze(右)和亞凱迪亞美以美醫院感染科專家醫師江華(中)。(記者楊青/攝影)
新冠感染重症兩位幸存者林恩成(左)、Ylises Gutierreze(右)和亞凱迪亞美以美醫院感染科專家醫師江華(中)。(記者楊青/攝影)

全美人口最多的洛杉磯縣。2020年3月至2021年5月,新冠感染124萬人次,死亡超過2萬4000人。史無前例的瘟疫,肆無忌憚吞噬脆弱的生命,也考驗每位感染者的求生意志,短暫而漫長的一年,記錄許多悲傷與感人的故事。

「來美國51年,從來沒有住過醫院,但這次兩度住院,在加護病房躺了18天,從離家到返家先後一個多月,連給自己葬禮的音樂都選好了」,前核桃市長林恩成從新冠病毒中死裏逃生,無限感慨「猶如生命重新續約」。

很難想像,兩個多月前出院時,林恩成只有115磅,原來美國空軍救護隊員的體格,變成皮包骨頭。從醫院出來,就離不開拐杖,挪一步都氣喘吁吁,回到家要上二樓,就像登喜馬拉雅山一樣艱難。

「這兩個多月,我强迫自己天天鍛鍊,天天多吃」,林恩成笑言,撿回來的生命,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麽珍惜,現在已恢復到145磅,現在每天已能走六至八哩,唯一可能的後遺症是視力有些減退,但沒有頭痛,血壓血氧心跳都已正常。

朋友聚餐 想不到竟不幸中招

今年1月9日,林恩成和五個朋友吃飯,「都是好朋友,大家戴口罩」,林恩成說,當時六人在一個房間吃飯,他就已經注意到其中一友臉色不太好。朋友說有點感冒。當時正是南加州疫情最爲緊張的時候,感冒本已應亮起紅燈,但一班朋友都認識多年,也不好意思說什麽。結果第二天那位朋友就通知大家自己查出陽性,其他人一下緊張起來,一測,六人中三人陽性。

一度血氧驟降的林恩成兩天後住進了波莫納谷醫院。四天後院方通知他情況基本穩定,而且其他危重病人多,醫院床位不夠,他可以回家吸氧恢復。

沒想到回家剛剛兩天,林恩成感覺極度不舒服,朋友連夜緊急將他送到亞凱迪亞美以美醫院,一測,血氧已低至86,醫生二話不説,馬上將他送到急救室。

由於當時醫院的重症病房全滿,林恩成在急診室臨時搭起的重症區住了四天,然後轉到重症室,一待就是18天。身上插滿各種管子,身邊全是儀器,醫生和護士穿梭來回,沒幾天,他滿手都是針口留下的淤黑,為避免身體產生血塊還要注射針劑,滿肚子都是針頭。因爲病床正好靠窗口,他頻繁聽到救護車和警車的尖銳的呼嘯。

情況危急 病毒抗體血漿救命

第二次入院,林恩成進了亞凱迪亞美以美醫院,情況危急。當時也是全美疫情高峰期,聯邦疾病控制中心派人特別到美以美醫院救援,「醫護人員特別來看我,我想一定是嚴重」,他說,那五、六天是他50年來最低潮的時間,從來不用安眠藥的他,那些天只能靠安眠藥入睡。那些天,他甚至連在床上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醫生給他的很多藥物都是第一次聼說,「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只要能活下去,用什麽藥都行」。當時還在實驗性的病毒抗體血漿convalescent plasma輸入,他也毫不猶豫接受。萬幸的是,注射血漿之後,他的病情很快出現了轉機。

闖過死亡關口,林恩成從美以美醫院轉到UCLA康復中心18天,每天學坐立學學習刷牙洗澡。直到這時,康復醫院才允許家人隔著玻璃看望。又經過一個多月,林恩成終於回到自己核桃市的家。

死神擦身 讓他重新認識生命

「生命最艱難的那些天,我在病床窗口看到聖蓋博美麗的山巒,想起親人和朋友,整個生命的過程像電影一樣」,林恩成說,那時唯一想到的就是真希望自己能夠重新回到生活。他特別感謝家人和朋友給他最大的精神鼓勵,當時女兒每天給他短信鼓勵,朋友們傳來音樂和歌曲,亞凱迪亞市議員鄭博仁也諸多關心。

18歲就離家獨自奮鬥生活的兩個女兒,在父親出院之後搬回南加州陪伴一個多月,一家三代重溫天倫之樂。林恩成說,對生命的重新認識,也讓他在出院後寫信給以前的政敵,在生命面前,所有的前嫌都可以放下。

就在林恩成住院的美以美醫院,當時一起住著數百位新冠重症病患,而之前和之後,醫院在過去的一整年中,幾乎所有的新冠病房全部滿員。

西裔病友 擔心不能活著回家 

「開始大約有十天時間,我一直感覺肌肉痠痛,非常疲憊」,疫情來襲第一批中招的病患,西裔新冠生還者Ylises Gutierreze回憶,他到醫院檢查,但那時沒有足夠的測試盒;兩天後再去醫院檢查,果然陽性。在醫院經歷19天,體重掉了49磅,「那是夢魘般的日子」,Gutierreze說,他當時每天想最多的就是自己還能不能活著回家。萬幸的是,他不但活著出院,而且一年多後的今天,已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我真不知道自己怎麽被感染的」,作爲人力資源和信息資訊公司的負責人,Gutierreze說他自己是疫情發生後第一批得到培訓如何防範疫情的人員之一,但沒想到自己和辦公室的其他兩人一起感染住院。

能夠從醫院回家,這命就像是撿回來的。Gutierreze現在除了公司的事,很多時間都花在新冠抗疫上,他和其他的新冠倖存者成立了互助小組,幫助其他病患度過難關。

醫護崩潰 無奈病患悽涼離世

過去一年對於美以美醫院的華裔醫師江華來說,是他行醫生涯中最爲艱難和恐懼的一年。

「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大的疫情和災難,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江醫師說,史無前例的疫情,當時誰也不知道水有多深,脚下多麽凶險,媒體每天報告死亡和感染人數不斷上升,不僅病人和家屬害怕,連醫生也束手無策。

每天工作12至14個小時,最高峰時每天住院病人160人,重症病床全部滿額,每天至少十多名死者被擡出去,每天都要經歷病患與家人天人永隔的凄涼。每個病患走的時候都很慘,因爲家人不能進到醫院,很多病患只能通過窗戶遠遠和家人告別,有的病房連窗戶都沒有,病患就靜悄悄走了。

那時出入醫院的每個人幾乎都在崩潰的邊緣,江醫師表示,每天面對大批感染和重症病患,他們只有N95口罩和面罩,「說不怕是假的」。疫情期間,江醫師一家兩代四口同住,每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不但為自己擔心,更爲家人的安全擔心,但一回到醫院,滿腦子只有「救人」。

回首今昔 感嘆猶如黑夜白晝

「現在和去年的今天相比,就像是黑夜和白天」。這位早年畢業於上海第一醫學院(現今復旦醫學院)、並在哈佛大學完成傳染病專科培訓的醫師表示,美以美醫院所有的新冠病患目前都已安全出院,第一次清零,「謝天謝地,這一年總算過去,並希望它永遠不要再回來」。

疫情 亞凱迪亞 加州

上一則

莫羅灣&洪堡灣 加州將增2大離岸風電廠

下一則

鑽石吧華人母子命案 兇嫌長子被捕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