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德州將安置數千阿富汗人 某些州接納數為零

大法官湯瑪斯譴責媒體 強調最高法院公正獨立

地產迷思/財產放兒子名下 不如信託

清晨2點28分,簡先生在他28街的公寓客廳沙發上迷迷糊糊地睡著,忽然被開門進房、進入浴室盥洗的聲音吵醒,原來是他兒子半夜回家。簡先生在曼哈頓下城的餐館午夜打烊後,他和名義上的餐館老闆─他的兒子小簡─到附近一家日本餐館吃完宵夜後,回到公寓,兒子騎上摩托車便去找朋友飆車。簡先生雖然反對,但卻攔不住他。小簡半夜飆車的習慣已經好幾個月了,他有一班朋友相約半夜在街上飆車;簡先生怎麼勸,兒子都不聽。

簡先生到浴室看到兒子正在清洗身上的血跡,額頭有一道長長的傷口,還在淌血;手臂和腳有多處刮傷,衣服和褲子都破了。簡先生嚇了一跳,問兒子怎麼一回事。兒子只說出了意外,撞上路燈,還好只是輕傷。簡先生立刻把兒子載到附近醫院,處理傷口,額頭縫了12針,手腳多處擦傷,肋骨斷了一根,口說是「輕傷」,傷勢還真不輕。簡先生直到天亮才回到公寓,小簡還留在醫院裡觀察,醫生懷疑他有腦震盪。

當天下午,曼哈頓警局的兩位探員來到餐廳找小簡。因為兒子不在,簡先生出面應對。這兩位警探是來調查前一天半夜發生在下城的摩托車撞倒路人逃逸的事件。根據警方說法,半夜大約1點45分左右,有四名男子在下城橋下的馬路飆摩托車,其中的一位亞裔騎士撞到了一名中年男子後逃逸。目擊者認出其中一名白人騎士住在附近,警探找到這位白人騎士,他供出肇事的騎士就是小簡,也說了小簡是下城一家餐館的所有人。兩位警探便摸到餐館來逮人,簡先生簡直嚇呆了。

簡太太八年前因為乳癌過世,兩父子相依為命。2002年,42歲的簡先生偷渡來美,起初在餐館打工還債,2010年拿到身分,便把大陸的太太以及21歲的兒子接到紐約來。

2014,他在下城開了一家餐館,因為自己在美國報稅的收入很少,不敢掛名擁有財產,便把兒子登記為餐館所有人。2016年,他在皇后區艾姆賀斯特(Elmhurst)買了一棟一家庭的房屋,也登記在兒子名下。他以為這樣便可以避免政府查他的稅,同時把物業傳承工作也做好,一舉兩得。

2020年,60歲的簡先生感到體能智力都大大衰退,想要退休;但他對兒子很不放心。小簡在福州只讀完高中,且家裡經濟不好;到了紐約後生活富裕很多,一時無法調適。簡太太過世後,小簡常常喝得爛醉,女朋友一個一個換,且對父親的話聽而不聞。這時他又迷上騎摩托車,假日到郊外飆車場去飆車,有時候半夜也會和同伴到下城飆車。簡先生明白,他退休以後的生活不能靠兒子,必須另做準備。

小簡沒有在美國讀過書,也沒有一技之長,他只是跟著父親幹餐館;由於他是名義上的老闆,他沒有必要像員工那樣兢兢業業地工作。簡先生對兒子感到愧疚,也不嚴格督促兒子工作。餐廳裡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是簡先生打理,小簡也沒學會怎麼挑起擔子,做一個負責的兒子和餐館老闆。

簡先生問過幾位律師,要怎麼保障他的退休財源。有一位律師告訴他,最好的方法便是做信託。由小簡把艾姆賀斯特的房屋做成信託,讓簡先生作為這棟房屋的生前受益人,得以免費住在那棟房屋裡。等他往生之後,再讓小簡拿回所有權。另外,餐館的股份應該有一半挪到信託裡去,讓簡先生退休之後還有足夠的收入過好的生活。簡先生也覺得這種做法很妥當,能使他安心,便和兒子商量這件事。

小簡一開始不願意和父親談信託,可是簡先生堅持要談,小簡終於靜下來聽父親的意見,也瞭解到成立信託不會影響他的權利。幾個月後,他和父親到律師樓討論如何成立信託,他答應父親好好考慮這件事,不料卻發生飆車撞人的事。

被撞的行人是華爾街的股票經紀,每年收入超過百萬元。他被撞之後腦震盪,腿骨和脊椎斷裂,住院兩個月後,坐輪椅回家休養,根據醫生的說法,他很可能下半輩子都要在輪椅上度過。紐約市警局以故意重傷人的重罪指控小簡,傷者的律師提起民事訴訟,要求2150萬元的損害賠償。簡先生眼看兒子要坐牢、奮鬥一生的事業、積蓄都可能化為烏有,驚慌得不知道怎麼好。

本案啟示:

1. 很多人把財產轉給兒女,便以為做好財產傳承的工作了,殊不知年輕人是高風險的年齡群,尤其是成長過程不順利、或者曾經遭受重大挫折的年輕人,出事的風險更高。

小簡年輕時父親不在家。剛成年,母親便過世,父親忙於餐館,沒時間陪伴他成長,他感到人生空虛,到處尋找刺激,絕對是一位危險人物。簡先生把所有的財產放在這樣一個人的名下,實在非常不智。

2. 問題是,一般教育程度不高的父母所知道的遺產規畫,就是把財產轉移給子女;但是當子女出事的時候,自己後半生的依賴也因兒女的法律責任一起沒頂。

3. 要是簡先生一開始就把財產放進信託,不管後來小簡發生什麼事,這些財產都不受小簡法律責任的影響。

4. 狡兔三窟,聰明人絕對不會把所有的財產放在一個地方。簡先生的理財方法,完全沒有風險分散的設計,犯了理財的大忌。

5. 一般的信託裡都規定,信託裡面的財產,債權人不能求償,是最保險的資產保護的法律規畫。

6. 一旦法律責任產生之後,小簡縱使把財產放進信託,法院也會把他的信託行為判定為非法脫產行為,認定財產的轉移對債權人不生效力。看來簡先生的處境非常艱難。

7. 本案的名字、時間、地點都經過改編,以保護當事人的隱私。(作者為紐約執業律師)

紐約市 退休 美國

上一則

鳳凰衛視創始人劉長樂加州豪宅 760萬元求售

下一則

紐約市房租回溫 交易量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