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美排名第一高中改變錄取方式 亞裔新生從7成降至5成

房地產經紀被搶 晚上看房風險高

艾女士和他的房地產經紀連先生坐在車上離開位於Port Washington (華盛頓港市)的一棟兩家庭的房屋,艾女士非常高興,這是她從事房地產業12年來,第一次接受非華裔的屋主Mr. Palumbo把售屋交給她來代理。

過去12年來,她過戶了十多棟房屋。絕大部分她都是代表買主。她的作業方式是先有客人,再按客戶的要求到客戶要買房的地區尋找房源。除了當天拿到的託賣契約以及一位印尼鄰居客戶之外,所有的客戶都是中國人。波先生是她在幫客戶尋找出租房的時候認識的,艾女士帶客戶看過波先生的房屋,但是客戶不滿意,介紹租屋的生意沒做成。不過買賣不成仁義在,波先生對艾女士的老闆連先生說,艾女士的服務態度非常好。他很喜歡。他決定在賣房屋的時候,一定要找艾女士代理。

華盛頓港市不大,只有六個郵遞區號,從紐約市開車大約要45分鐘。長島鐵路支線的終點站離託賣房屋走路大約10分鐘,波先生說,以前的房客便是在曼哈頓上班的,她租住五年,每天都是乘坐長島鐵路火車上班。雖然波先生的要價120萬元不合理(經紀連先生用租金收入來算,這棟房屋的價值不超過75萬元),但是艾女士還是希望幫波先生先試賣;要是真的賣不出去,波先生或許有可能願意降價出售。不論如何,反正不忙,而且華盛頓港市離她居住的Manhasset開車只要10分鐘,帶客房看房不會花很多時間。

雖然離港口只有10分鐘的步行距離,這棟房屋卻坐落在一個山坡上。緊鄰房屋的道路很短很窄,只容一輛車通過,路面比房屋的一樓高出大約10英尺,從路面走到房屋必須經過大約15英尺長的石板下坡路。這棟房屋沒有車庫、車道或停車場,車要停在馬路旁邊和房屋平行的水泥坡地,這道水泥地大約有5英尺寛,車子都要橫著停。房屋的對面是另外一棟大約80年屋齡的兩家庭房屋。由於房屋坐落在山坡上,旁邊的樹木又多,感覺上這棟房屋與鄰居缺乏聯繫。有點孤零零的味道。

由於要價太高,艾女士在四個月內只接待過五個顧客。這五個顧客都是看完房屋之後就走了,雖然艾女士告訴他們如果嫌要價太高,他們可以還價,艾女士會把出價轉告波先生考慮;但是沒有一個顧客出過價。艾女士知道,附近還有四、五戶兩家庭房屋求售,要價都在75萬元上下。要是波先生堅持要價120萬元,她要賣掉這棟房屋的可能性很小。

接待這五位顧客,艾女士看到了一些危險信號。房屋附近的路燈相隔很遠,託賣房和對面的房屋中間又有幾棟大樹遮擋,再加上託賣房裡沒人住,到了晚上,房屋附近一片漆黑。有一次顧客要求在晚上8點看房,艾女士開車到房屋之後,必須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照著下坡路,走到門口,開鎖,再走到地下室打開電門開關之後,房子裡才有亮光。那一次她很清楚地感覺到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她打電話給她的先生,請他每隔10分鐘打一次電話,確定她安全;還好那一次什麼事都沒發生。

就算是大白天,她在展示房屋時也沒看到其他人。只有一次,對面的屋主過來和她聊天,問他這棟房屋的售價。當她告知售價,他吐吐舌頭說這簡直是天價,他認為不可能賣掉。這位屋主身材高大,講話的時候盯著艾思葛上下打量,讓艾思葛感到不舒服。

還有一位顧客沒有經紀帶領,自己預約來看房,這位客戶對艾女士的興趣比房屋大得多。他看房的時候馬馬虎虎,但是一直問艾思葛一些私人問題,還問她有沒有時間,要和她喝咖啡。他還請艾女士帶他看其他的房屋,艾女士覺得他不是真正要買房。

2021年1月底紐約市下了一場12英寸的大雪,託賣房院子裡積了雪,艾女士的先生花了兩個小時鏟雪。2月8日,艾女士接到一通電話,約她2月9日晚上8點15分看房。有了上次夜間展示房屋的恐怖經驗,艾女士便問客戶,可不可以在白天來看房;電話上客戶說他白天要上班,回家吃完飯後再趕到那棟房屋,都要8點15分了。冬天裡生意不好,她不希望失掉任何一位顧客,便答應了。

只是有了第一次夜間展示託賣房屋的經驗,她不希望夜間單獨展示這棟房,於是打電話給幾位附近的公司同事,請她們陪同展示託賣房;偏不巧她們都有事,艾女士的先生又要帶女兒去學鋼琴。艾女士只好像上次一樣,請先生每隔10分鐘給她打電話。

到了2月9日晚上,艾思葛提早到達託賣房屋,摸黑開了燈之後,便待在屋裡等候顧客。可是到了8點40分,顧客還沒到。期間她打了兩次電話給顧客,都沒有人接。8點40分艾女士打電話告訴先生,可能被顧客放鴿子,她決定要回家了,請先生在10分鐘後再給她打電話。

先生依約過了10分鐘打電話,可是響了一分鐘艾女士都沒接,她先生接著又打了兩通電話,還是沒人接。她先生急了,拉著女兒,開車衝到託賣房,發現艾女士躺在房屋前面的積雪上,頭部被重物擊打,昏迷不醒,座車門被打開,她的手提包不見了,放在車上手套箱裡幾百元現金也失蹤了。

本案啟示: 房地產業務員的工作存在著先天的職業危險,當顧客打電話要看房的時候,業務員完全不知道來看房的是什麼人。有些託賣房屋坐落偏遠,對自衛能力比較低的女性業務員都是危險。聰明的業務員應該確定自己的安全無虞,再去展示房屋。要是艾女士在確定找不到人陪同,能打電話回去取消展示房屋,這次的慘劇就不會發生。(作者為紐約執業律師)

紐約市 長島鐵路 房地產

上一則

房客違規 差點壞了過戶

下一則

歡喜租屋 竟被流浪漢霸占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