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偷顧客帳戶近百萬元買房開公司 銀行員工被捕

紐約華童爬無護欄屋頂嬉鬧 嚇壞路人…背後原因心酸

消費者拒接電話又投訴 中關村快遞小哥一周瘦10公斤

邰師傅一邊打電話一邊找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邰師傅一邊打電話一邊找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快遞「最後一公里」始終是「老大難」的問題,快遞新規的頒布是否把壓力全部轉嫁到快遞員身上,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體驗一日快遞工作,有「同業」吐露心聲,在中關村送快遞,雖然月入過萬,但平均一天打電話30次被拒接10次,「送一個星期至少能瘦十公斤」。

邰師傅與收貨人通話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邰師傅與收貨人通話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北京清晨6點,快遞員邰晨奇騎著快遞車帶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快遞網點分揀取貨。

「一天10多個小時,全年無休,這就是我們的生活。」邰晨奇感嘆。「送快遞本來就是個苦差事,早上分揀貨的時候站你旁邊那倆快遞員,來的時候臉都挺圓的,不到一個月臉就尖了,你跟著我送一個星期的快遞至少能瘦十公斤。」他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邰晨奇已經在中關村區域送快遞近十年了。中關村這一片,是中國電商業的起點之一,邰晨奇十年從業,幾乎也見證了電商業從小到大、從弱小走向黃金時代的歷程。

對邰師傅來說,這是一份可以養活老婆和兩個孩子的工作。他告訴記者,他們這片的快遞員月收入大概一萬元(人民幣,下同)。

早5時30分至8時,快遞員在網點分揀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早5時30分至8時,快遞員在網點分揀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送快遞,第一站是分類。

早上6時30,邰師傅帶記者來到位於海淀區五環外的一個網點。每天早上5時多,貨車抵達這裡卸貨,快遞員依各自負責配送區域,將包裹分揀裝車。

記者和快遞員們一起忙著分類。卸貨師傅將貨車中的包裹從大口袋中倒出來,站在流水線最前面的快遞員把每件標籤整理向上,後面的快遞員則根據標籤上的編號找到自己負責配送片區的包裹,用手機掃碼錄入訊息,然後裝上快遞車。

早上9時20分,開始配送第一單。(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早上9時20分,開始配送第一單。(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這樣的分類工作每天有兩次,分別是早上5時30-8時30、下午1時30-4時30,兩輛大貨車從轉運中心將對應大片區的貨送來。分行負責人向記者表示,一輛貨車裝有5000多個件,每次分類1萬多件快遞,一天2萬多個快遞需要分揀,工作量大、時間緊張。

8時30,快遞員將包裹裝車完畢,出發前往目標區域開始配送。我們的快遞車上一共有170件快遞,需要在上半天配送完。早上9點,記者和邰師傅到達第一個配送點中灣國際,這是一棟商住兩用的電梯公寓。

邰師傅先把這棟大樓的30多個快遞拿到大廳,9時20,開始配送第一單。這棟大樓的30個快遞全部派送完是9時42,平均下來,一個快遞只花了不到一分鐘。

邰師傅所配送的區域有8棟辦公大樓和一個有13棟樓的小區,還有一棟商住兩用公寓大樓,其中小區和公寓除了特殊要求外全部送貨上門,辦公室可以上門的放到前台,有些不讓送上門就打電話讓客戶下樓取。

送完了有電梯的居民樓,接下來是需要爬樓的8棟寫字樓,記者和邰師傅分工,其中一棟樓共有五個單元,記者送包裹比較輕的兩個單元,邰師傅送其他單元。當記者送完兩個單元時,邰師傅已經送完了四、五個單元。

邰師傅送快遞上門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邰師傅送快遞上門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下午兩點,終於送完了這170個快遞,記者和邰師傅在對騎士有優惠的速食檔口吃了午餐。「這比昨天快很多了,昨天一上午有300多個件,我送到兩點半才送完,又要趕回網點拿下午的貨,根本沒時間吃飯。」邰師傅往嘴裡扒拉著飯菜說。

和上午一樣,下午要把上午跑過的大樓再挨個走一遍。配送全部完成後,記者對快遞員全天的工作量做了一個簡單計算:

僅以體驗這一天為標準,記者和邰師傅一共配送385個包裹,這意味著要做385次分揀動作,再加上同時幫其他同事分揀,一天至少有500次分揀動作;然後, 「收、發、到、派、簽」五個環節都需要在手機系統錄入,這就意味著錄入資訊這個工作一天要重複1925次。

在辦公室和公寓以及有電梯的居民樓送貨,每天兩次派送,按每棟樓有5個單元、每個單元5層樓需要送貨計算,13棟樓一天需要按電梯650次,拿起快遞到對應地點送出的動作要做400-500次。

邰師傅送快遞上門。(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邰師傅送快遞上門。(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日均3萬步 扎實體力活

在邰師傅負責配送的22棟大樓裡,有8棟是沒有電梯的,每棟樓有6個單元,就需要快遞員挨個爬樓,一天爬576層,日均走步數超過3萬步。除此之外,在記者當天的不完全紀錄中,打電話30次,被拒接10次,問「喂,您好,快遞給您放哪」20次。

快遞配送,是一份實實在在的重體力勞動。

「光早起這項就勸退了很多人,尤其是冬天,出門時又黑又冷,」邰師傅感嘆,「有個和我一起來的,後來去送外賣了,到現在送了四年。」邰師傅說。

3月1日,新修訂的《快遞市場管理辦法》(簡稱「新規」)正式施行,其中「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未經用戶同意,不得代為確認收到快件,不得擅自將快件投遞到智能快件箱、快遞服務站等快遞末端服務設施」一條引發熱議。

邰師傅一邊打電話一邊找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邰師傅一邊打電話一邊找快遞。(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3月1日新規實施後,有不少「快遞員新規實施兩天就離職」「多地快遞員離職」的消息衝上熱搜。在邰師傅看來,這些人可能不完全是因為新規而離職,送快遞本來就是個艱苦的工作,這一行流動性一直很強。

在他看來,這種不規則的生活,除了需要工作時間的「超長待機」和爬樓送貨的絕對體力,要想在規定時間內送完全天將近400個包裹,還需要快遞員對時間和路線進行「最優規劃」,這又是一項腦力活兒。

「中灣國際是個商住兩用的公寓,工作時間人少,早送晚送都可以。」「神州數碼大廈中午11點半之後就不要去送了,那個點電梯要等很久,太耽誤時間了……」在送貨過程中,邰師傅不斷地向記者傳授他長時間摸索出來的節約時間的訣竅。

雖然邰師傅一直說快遞工作沒有門檻,但是記者發現,這項看似機械重複的工作背後也暗藏玄機,新手很可能半小時還找不到準確的樓棟,面對海量的包裹也會有窒息感。

邰師傅小小的快遞車中,貨物擺放講究有序,他把相同小區和樓棟的包裹放在一起,按照先後順序擺放,這樣就不會出現漏送的情況;而先送哪棟樓,路線怎麼規劃,他心裡也都有一個最優組合排列的計畫。

早上的貨必須在下午2點回公司前送完,2點到4點,下午的貨又來了,同時要在晚上8點半之前回公司,把下午收到的包裹送回去,這樣才能趕在貨車出發前裝上車寄出。

「如果回去晚了車就走了,今天收到的貨送不出去會扣錢,關鍵是貨車如果等你,貨車去轉運中心晚了也會扣錢,一環扣一環,所以不是我們自己著急,是時間催促你必須焦慮。」邰師傅說。

虛假資料 找不到當事人

送貨途中,邰師傅的手機響起來了,對方詢問快遞為什麼好幾天了沒有送到。

「我想想……您是簽收名叫『陳大美女』的那位嗎?我昨天、前天、大前天都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你都沒有接,你也沒有寫清楚收件地址到底在哪,我就退回總部了,你聯絡寄件人吧。」邰師傅說完就掛了電話。

這是常事,邰師傅說。有些客戶要求電話聯繫,結果電話根本打不通;還有很多人保護隱私,姓名和電話都是虛擬的,也不知道上哪找人去。新規要求快遞必須送上門,而快遞員真實的工作情況下,每一單都以電話聯繫收貨人詢問送件方式,非常不現實,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接電話。

邰師傅和他的同事向記者表示,新規施行後被投訴的機率高了不少。「昨天有個投訴,因為沒有通知就送驛站了。」這位快遞員有點鬱悶,「因為那區域不讓快遞員進去,以前一直也放驛站的,我們就默認收件人也是知情和默許的,這種沒辦法,而且那個區域兩三千個包裹,真要一個一個打電話,太難了。」

不過,他也提到,最讓他害怕的還是客戶投訴。有時候包裹不是收件人本人簽收,而家人代收的,收件人找不到快遞,如果他們在平台點了「虛假收貨」,這種情況快遞員就會被狠狠地罰款,相當於白忙了半天。

下午1時20分,上午的170件貨配送完成了90%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下午1時20分,上午的170件貨配送完成了90%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經過一天體驗,記者發現,一天只打30多個電話,邰師傅的全部工作時間已經被各種環節工作全部占滿。

一直以來,快遞「最後一公里」都是「老大難」的問題,快遞新規頒布和實施的出發點必然是為了維護消費者的權益。不過快遞新規的施行,也不是把壓力全部轉嫁到快遞員身上,這個問題的合理解決更需要產業、快遞公司總部、網點以及上游電商平台的共同努力。

中關村路邊快遞車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中關村路邊快遞車 。(取材自每日經濟新聞)

電商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巴黎奧運臨近 浙江義烏訂單爆了 有客人訂300箱法國旗閃光棒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