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麥加朝覲遇極端高溫 沙烏地:已有1301人死亡

台經長訪美 盼台美避免雙重課稅協定盡快通過

不應酬、不發紅包、不買年貨…青年「購商」新趨勢 極簡化過年

摩托車大軍返鄉「奇景」,曾經觸動許多人心。(中新社)
摩托車大軍返鄉「奇景」,曾經觸動許多人心。(中新社)

春運折射中國經濟發展活力,尤其今年更明顯。在中國經濟前景未明下,已經有年輕人喊出要少花錢、少交際「極簡化」過年;不過,也有一群人享受經濟崛起、交通改善,回家路更快了。

春節向來是中國傳統消費旺季,中國官方今年更是想方設法刺激春節消費,以穩住當前經濟形勢,包括商務部1月18日就啟動全中國網上年貨節,文化和旅遊部近日也啟動了2024年全國春節文化和旅遊消費月,目的無非就是鼓勵民眾多花錢。但最終成果如何恐有待檢驗,因有跡象顯示,不少中國年輕人選擇今年要「極簡化」過年。

什麼是「極簡化」過年?事實上,百度百科已有了「極簡過年」的解釋:「不把熱鬧和面子看作是過年最重要的支柱,極簡過年,正成為2024年打工人最流行的節慶方案。」

不聚餐、發紅包 決定裝窮

關於過年,過去許多打工仔就覺得,「表面上是你在過節,其實是『劫』在渡你」。從穿新衣戴新帽、年貨採買、探親訪友、聚餐出遊,再到給長輩、晚輩紅包,無一不是要花錢,過去經濟好的時候,多數人還承受得起。但歷經三年新冠疫情,加上去年景氣持續低迷,不少人都已明顯感受到阮囊羞澀。

追蹤中國城市青年故事的三聯生活實驗室近日就以「最清醒的年輕人,決定過年裝窮」為題刊文指出,權衡利弊,今年春節,極簡過年成了無數人的「精神護身符」。

一名北漂(外地到北京生活者)青年飛飛就說:「以往過年大採購,令人深陷焦慮,彷彿是在囤末日物資,一旦面臨短缺,生活就會在春節期間陷入癱瘓。」

「但是極簡過年,就能讓你從這種內耗解脫,與其把家囤成有備無患的倉庫,不如缺啥補啥,節約消費的同時,為生活騰挪出鬆弛的空間。」

拒絕囤年貨 改花錢旅遊

搜狐網上,一名剛踏入職場的小白領表示:「我覺得年貨是件非常浪費的事情。我們本來就生活在一個物質豐富的社會,家裡已經有很多東西了,再去買年貨,很多都只是擺設,不實用。我更希望將節省下來的錢用在旅行或者自我提升上,這樣才能真正過一個有意義的春節。」

另一名中國青年Karen也認為,過去總覺得一年結束了,應該趁著過年好好獎勵自己一番,像是買個包,買件「新年戰袍」之類的,但現在她覺得這樣的思維相當可怕,「不知不覺攢了小半年的積蓄都消費主義了」,因此她決定今年不再把年味寄託在物質之上了。

「極簡化」過年除了體現在少買,還體現在選便宜的買。界面新聞引述中國零售專家黃碧雲表示,相較於過去,今年大眾的消費習慣、消費場景,品牌和平台的策略,甚至一些產業的運作機制,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過年將至,年輕人在各種習俗上,追求更有性價比的平行替代方案,只為過一個更舒服、順...
過年將至,年輕人在各種習俗上,追求更有性價比的平行替代方案,只為過一個更舒服、順心的年。 (取材自三聯生活實驗室)

另一名上班族小丟則說,過去每年春節她都會美甲、美髮,讓自己過年時能看起來美美的,但今年他準備整個過年期間戴帽子就好。

她舉例,把近三年中國年貨市場綜合起來看,今年呈現品項更豐富,價格又便宜許多了的特點,最明顯的是堅果類,價格比去年普遍低了二到三成,但消費者仍對品質有所追求,「可能恰恰因為口袋摀緊了,所以花出去的每一分錢都要覺得聽得見響」。

黃碧雲直言,這一代的中國年輕人,「購商」(購物智商)都很高,除了會看成分表、找攻略,豐富的購物管道也培養出了購商高的年輕人。

不應付親戚 放過自己

不只是追求經濟上的能省就省,那些追求「極簡化」過年的年輕人,也不打算在節日期間,讓太多的人情世故消耗自己的精神和精力。三聯生活實驗室指出,在許多年輕人看來,「春節假的本質是放假,而不是應付親戚,親情內耗,極簡過年就是放過自己。」

而最為極致的「極簡化」過年是什麼模樣?今年中國官方規定的春節連假是從大年初一(2月10日)才開始,至2月17日結束,共計8天。三聯生活實驗室引述一名得奮戰到除夕傍晚6點的朋友說法,她其實是刻意申請加班的,為的就是為了能直接錯過年夜飯,過個簡化版的年。

飛飛就計算,以前春節時,得提前一個月安排年夜飯,隨便一桌就要人民幣一兩千元,甚至四五元。算上車馬費、招待親友,能趕上自己兩個月的生活費。因此今年他同樣打算以放假晚為藉口,躲掉除夕夜,到時再透過視訊連線,線上發紅包,以確保金額在人民幣200元以內(微信紅包限額)。

變散兵 春節返鄉摩托大軍消失了

春運龐大客流總是吸引人關注,但曾經春運間的返鄉風景「摩托大軍」消失了。十幾年前,浩浩蕩蕩的「摩托大軍」從珠三角地區出發,沿著國道向廣西、貴州、雲南、四川等地騎行返鄉,是春運中的獨特場景。如今,隨著更多人選擇乘坐高鐵回家,「摩托大軍」已從大規模到三五成群,再到如今單兵作戰,某些服務點只剩兩、三輛。

新華每日電訊報導,春節前,在廣東肇慶市321國道旁的一個春運服務點,騎摩托車返鄉過年的黃賢棣停下來休息。這個服務點有兩個籃球場大,前些年,每到春運這個時間,這裡熱鬧得像集市,摩托車不斷湧入,而如今只有兩三輛。

黃賢棣說,他騎摩托車返鄉已有13年,眼看著這個隊伍的規模越來越小,到現在只剩下極少的人還在沿用這種返鄉方式。

圖為2016年春節前,廣西梧州市藤縣路段的「摩托大軍」;如今因高鐵與公路建設,這...
圖為2016年春節前,廣西梧州市藤縣路段的「摩托大軍」;如今因高鐵與公路建設,這幅景象已消失。(新華社)

2013年高峰 超110萬輛

「摩托大軍」中絕大部分是像黃賢棣這樣的農民工。珠三角地區經濟發達,工廠林立,每年春運,「摩托大軍」就會開啟往返務工地和家鄉之間的大規模遷徙。據廣東省交通運輸部門統計,2013年春運期間,「摩托大軍」數量達到峰值約110萬輛次,此後逐年下降。近幾年來,交通部門已不將此群體作為春運返鄉的重點監測對象。

黃賢棣在廣東中山市一家燈具廠務工,珠三角地區的工廠在春節前開始陸續放假。他問老鄉是否一起結伴回廣西桂平市老家,卻沒有組團成功。「有的坐高鐵回去了,有的自己開車回去了。」黃賢棣說,最近幾年,他已經習慣了自己「孤軍」返鄉。

肇慶市高要區公安局交警梁文志表示,「摩托大軍」人多的時候,春運服務點提供免費粥水、薑茶和摩托車維修等服務,如今騎摩托車返鄉的人寥寥無幾,服務的重點已轉移到高速公路服務區。「很多打工者這些年都買了小汽車,自駕返鄉,春節前高速公路出廣東省方向的車流量明顯增加。」梁文志說。

高鐵直通 成返鄉首選  

報導指出,群眾收入增加和農村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是很多人從「兩輪返鄉」到「四輪返鄉」的主要原因。特別是近幾年,農村地區告別了曾經的泥濘土路,還通上了進村的班車,返鄉農民工不再為「最後一公里」發愁。交通運輸部去年公布數據顯示,十八大以來累計組織新改建農村公路253萬公里,解決1040個鄉鎮、10.5萬個建制村通硬化路難題。

2014年貴廣、南廣高鐵開通,川渝黔桂等主要勞務輸出地區與珠三角地區實現高鐵直通,高鐵成為不少在外務工人員返鄉的首選。這也是「摩托大軍」從2013年達到峰值後開始銳減的主要原因。

「春運火車票比以前也好買了,我的老鄉從幾年前就不再騎摩托車回家了。」黃賢棣拿出手機,售票軟件12306上顯示,從他務工地廣東中山到老家廣西桂平,乘坐動車只需要3個小時。而騎摩托車,大約要9個小時。

社會進步體現在春運上,是讓更多人在返鄉方式上有了更多選擇。黃賢棣還在堅持騎摩托返鄉,但原因已經完全不同。「以前是沒錢,現在是喜歡騎行的感覺。」黃賢棣說,現在條件好了,他不僅在老家買了小汽車,而且所騎的摩托車也價值2萬多元人民幣。

今年春節,中國有一批年輕人卻刻意選擇加班,以便躲過年夜飯。 (中新社)
今年春節,中國有一批年輕人卻刻意選擇加班,以便躲過年夜飯。 (中新社)

微信 百度 疫情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菲船員又遭中海警水砲擊傷 菲證實補給船遭強攻 人員受傷船隻毀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