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婦坐逃生道機位卻不守規定「只救自己」 與空服員大吵下場慘

藤校中國女博士生失蹤5天 屍體在河中尋獲

花2萬人民幣探險無人沙漠 新中產階級瘋「極致遊」

有業者主打隨隊配一名攝影師,為遊客拍風景大片。圖為羅布泊攝影作品。(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月月供圖)
有業者主打隨隊配一名攝影師,為遊客拍風景大片。圖為羅布泊攝影作品。(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月月供圖)

報復性旅遊潮催生了「特種兵旅遊」,如今又更上一層樓到了「極致遊」。中國年輕人在深度體驗遊上的口味愈來愈刁鑽,他們更推崇一種純粹且高級的戶外旅行方式。原本被描述為高不可攀、觸不可及的「極地」,都成了常規的旅遊景點。

向城市邊緣進發,來一次大冒險,是許多年輕上班族想逃離塵囂的憧憬。現在,只要多付出點金錢,就有專業人士幫他們解決絕大部分的風險,這種新型的「保母式探險」近來又發展出到森林、冰原、荒漠、雪山打卡的「極致遊」,不介意受點小罪,付得起動輒上萬(人民幣,下同)的團費,就能留下一生難忘的體驗,等同宣告中國新中產的旅遊已卷到了「世界邊緣」。

據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報導,「保母式探險」是一種小眾的、深度的、扎到某一個領域中的旅行團模式,有擁有專業背景的人士帶隊,團員們都被照顧得很好,唯一需要的讓度一些舒適度。

科考團帶領 遊死亡海

雲南30歲白領「椰子」就參加了這樣的7天遊程。「和國家地理科考團一起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探險。」是主辦方的推宣,具體行程是,開車沿克里雅河流域向下游行駛,探訪漢唐時期的遺跡「丹丹烏里克」(唐代軍鎮所在地象牙房)和「喀拉墩」遺址,直到河流消失的盡頭,抵達沙漠腹地最大的綠洲。這裡居住著最後的沙漠部落民族「達里雅布依」。

又是無人沙漠探險,又有國家地理科考團的背書,讓椰子毫不猶豫地報名了。團費是1萬5800元。對於新疆常規旅遊團來說這個價格不算便宜,起碼有個30%到40%的溢價。 溢價在於,一是自然考察,二是人文講解。而一路上果然都是人跡罕至,讓和椰子一樣的上班族團員直呼「貴一點怎麼了?這體驗感值得!」

她們被照顧得很好。旅行團的9輛車,1輛是後勤保障,每輛車上配置一個司機加3個遊客。說是探險,但徒步的強度並不大,最多一天徒步來回5公里,大部分時間都是一整天坐在車上穿越沙漠。旅行團準備了充足的礦泉水,速食自熱米飯等,回到營地,後勤師傅們已經紮好帳篷做好了飯,篝火也點好了。「到點就去吃飯、睡覺,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她說。

原僅收20人 90人報名

不過,既然是探險,多少得讓渡一些舒適度。很多參團人在這裡經歷了這輩子絕無僅有的初次體驗。旅途的絕大部分行程,沒有自來水、沒有電、沒有網,只有中國移動能往外打電話,聯通和電信都完全沒有信號,只有到村裡發電時才有一點。出行前,椰子帶了2個充電寶,來支撐這2天的電量需求。

在沙漠上安營紮寨。(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椰子供圖)
在沙漠上安營紮寨。(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椰子供圖)

在進入「達里雅布依」村莊後,椰子更加感受到環境的惡劣。本地村民喝的水都是鹹的,旅館的床單都泛了黃,很多人選擇自己睡在睡袋裡。這邊的衛生間也都是旱廁,在沙坑上架著兩塊破木板,往下看一眼就是水分全部蒸發的「粑粑山」,一些女生們寧可走遠點去沒人的角落解手也不想使用旱廁。「難以想像當地人天天都生活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椰子說。

這個小團原來只開放20個名額,目標受眾是那些對歷史考古有興趣的國家地理雜誌老會員。平時都處於無人問津的狀態,但2023年報名人數卻激增到90個人,領隊也震驚了。

攝影師作陪 闖無人區

報導指出,2023年隨著年輕人對旅行體驗感的需求提升,「深度遊」裡又發展出了到世界邊緣打卡的「極致遊」。 

冰火TRA,是一個專門做「極致旅行」的團隊,由月月和女友創辦,月月是一名95後平面設計專業的學生,畢業於央美,這讓他操盤的每一趟自然風景旅行都會隨隊配備一位攝影師,為遊客拍出風景大片。他們已經開發了川西橫斷山區、藏東冰川、羅布泊無人區等線路。7天的阿勒泰雪景1萬6700元/人(不含機票),有點小貴,但對神秘的無人區來說就挺正常。

從大二開始,月月迷上了徒步,大三他去內蒙古鄂爾多斯的庫布齊沙漠徒步露營,用三天兩夜穿越了沙漠。頭一次,他在長期生活的城市周邊見識到壁紙級別的畫面——沙漠的沙紋被日落烤得很紅,有一種魔幻迷人的美感。此後他認真研究起中國地理版圖,盤算著哪裡自己可以涉獵,興趣,就這麼著發展成了職業。

社交媒體上他上傳的視覺大片,讓他積攢起了一波穩定的客群。 他是這樣來形容自己的客戶畫像的: 旅行團報名有年齡限制18至45歲,整體客戶群在25至35歲間,無人區穿越類參團人偏大,通常在30至45歲之間。 這是一群渴望鬆弛旅行的打工人,他們可以選擇一個安靜避世的地方,忘記工作生活中的煩惱徹底躲起來。

「極致遊」專門販賣一個沒有人的世界,在像羅布泊這樣的國內四大無人區裡,方圓幾百里範圍內都不會有除旅行團之外的任何人。4天的羅布泊行程團費在9500元/人,無人區裡沒有信號,旅客們玩不了手機,徹底回歸沒有智能手機的原始時代。

來自冰火TRA的沙漠攝影作品。(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
來自冰火TRA的沙漠攝影作品。(取材自36氪旗下年輕態微信公眾號「後浪研究所」/冰火TRA供圖)

有人在團裡聊天聊脫單了,但這是少數情況,「更多情況是情侶來聊完之後分手了」,月月說。無人區路線考驗兩人的狀態,在勞累的旅途中,「它很容易把你不好的一面暴露出來。」大家無法維持精緻的妝容,也沒有體面的狀態,可能無法顧及到他人的感受,分歧也就由此而生了。

但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在一趟無人區探險中,每個人都能找回最自然的、面對面的人際交流。更重要的是,這樣的無人區探險團是沒什麼門檻的,不需要戶外經驗。保障都打點好了,月月設計探險遊的標準就是「要讓一個完全不了解戶外旅行的人,也能感受到這個荒蕪的世界。」

另一個2023年爆火的項目,是去珠穆朗瑪峰(聖母峰)蹦迪。

在珠峰蹦迪 就要開心

2023年夏天,28歲的小羊在抖音上刷到一條熱門視頻,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營廣場上放起了動感音樂,年輕人們扎堆在一起蹦迪。這讓在某二線城市的體制內員工小羊充滿了嚮往,和自己的研究生舍友一起報了名,團費是4000多元,還包含5天林芝其他地方的行程,還算划算。

登上珠峰大本營,小羊發現這裡已經被年輕人佔領了。80%的人看起來都20歲出頭,爭相在珠穆朗瑪峰測量碑打卡拍照,一點也不像人跡罕至的地方。夜晚的廣場更是人頭攢動,支起了幕布放露天電影,一個年輕男生抱著5升的氧氣瓶,揮舞著氧氣管喊「我給你們送氧氣」。直到凌晨2點也沒人想睡覺,廣場上有很多人在拍天上肉眼可見的銀河。

回憶起這趟旅行,小羊腦中閃回的片段,都「算是人生記憶的畫面」。「說的比較非主流網紅的話,我覺得那個時候的我才是真正的我,那個時候就只有我,不用去想工作、催婚、要減肥什麼的,啥都不想,就是開心。」 

不在乎價錢 只求獨特

更重要的是,大本營上的配套設施也很完備。三室一廳的帳篷標間,配備了充足的氧氣瓶,帳篷裡有電熱毯,還有固定值班的醫師護士們,交3000塊錢急救費,就能快速送你下山。「說白了,你要有錢你好像都能買到。」 小羊說。

現在這些極致之地都是戶外遊的大熱門了。就在去年10月中國國家地理發布冬日南極遊時,13萬一趟的旅程幾乎瞬間售罄,完全是供不應求。抱著刷戰績的心態,年輕人寧可多付一些錢,去那些看起來就很牛的地方,換取獨一無二的體驗感。

「 如果你一年去打卡很多個網紅城市,錢也花了時間也花了,最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到了什麼。還不如把這些錢、時間攢起來,去一個你不熟悉,但能增長你整個人生體驗的地方。舉個誇張的例子,現在有一個團能帶你去火星,它可能艱苦一點簡陋一些,但能給你帶來很多附加價值,你會不去嗎?」 月月說。

(文中受訪者為化名)

微信 火星 冰川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王毅:中歐加強合作 「新冷戰」就打不起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