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航空公司累積哩程酬賓計畫 最好用的是這家

謀殺室友肢解屍體藏公寓冰櫃 紐約恐怖情侶被捕

充錢看網路短劇 「電子榨菜」配飯就是爽

毛珍珍(左)在其接拍的某短劇現場圖。(取材自中新周刊)
毛珍珍(左)在其接拍的某短劇現場圖。(取材自中新周刊)

前言:中國網路短劇行業飛速凶猛發展,愈來愈多人渴望快速掘金、成名,紛紛投入,卻也導致行業野蠻生長等問題。

張阿姨近期生病住院,發現照顧自己的護工閒暇之餘總是捧著手機「嘎嘎樂」(東北方言、意指非常快樂)。一問才知道,護工迷上了手機裡的一部小程式短劇,看得停不下來,為了追劇充值了100元(人民幣,下同,約14美元)。在護工的推薦下,張阿姨也充了100元,成為了短劇的消費者。

很紓壓 但超沒營養

「上頭的電子榨菜(意指對著屏幕吃飯,沒營養的下飯菜)」幾乎是所有追過短劇的手機用戶對其的形象評價。意外反轉的劇情,快速、此起彼伏的高潮,可視化的「爽文短片」讓不少手機用戶欲罷不能,拋開現實壓力沉浸其中。

人們在吃飯時會用手機觀看電視劇。(取材自澎湃新聞)
人們在吃飯時會用手機觀看電視劇。(取材自澎湃新聞)

現如今,「上頭」的不僅有手機螢幕前的觀眾,演員、導演、製片人、投資人……愈來愈多人渴望快速掘金、成名,都在奔赴浙江橫店尋找機會。以至於股市中,多個與短劇有關的概念股都迎來大漲。

最近,橫店夜間氣溫不到攝氏十度,但各大短劇劇組拍戲熱火朝天;在橫店打拚的特約演員毛珍珍稱,每天至少有上百個劇組在橫店拍短劇,從大清早拍到凌晨都很常見。

「今年上半年,短劇開始火了,很多特約演員也都開始接短劇,最近一段時間群演和特約演員都挺忙的。」毛珍珍說。

毛珍珍口中的特約演員,是指電影、影視劇中有一些台詞的「小角色」。這類特約演員,既要有演技,也要會台詞,有時候要與主演搭戲,雖然在片中戲分不見得多,卻不可或缺,地位高於最底層的「龍套」。

掘金潮 橫漂找機會

「在短劇火起來之前,我們特約演員大都不願意去接,因為普遍覺得價錢不高,劇本也不好,演了『挺掉價的』,稍微有些追求的演員,大家都會以演正劇為榮。」

近年來,橫店的劇組數量肉眼可見地變少,而希望在橫店逐夢的演員沒有減少。「狼多肉少」的競爭環境下,導致了大量特約演員和群演無戲可拍,為了持續有收入讓自己生存下去,不少人開始接拍短劇了。

「對於我們這些小演員,生存第一,沒什麼好挑的,只要價錢合適就行。」毛珍珍表示,「短劇大部分會給300元一天的片酬,甚至有的只給200元,有的中介或者中間人會找藉口說,劇組沒預算,其實我感覺是他們在中間剋扣了。我們拿片酬就是日結,這部劇即便播出後火了賺了大錢,我們也沒有分成。」

即便收入不高,毛珍珍認為,短劇的火熱還是給了「橫漂」一個鍛鍊的機會,更重要的是,有了基本的收入。

100集 1周就拍完

但在毛珍珍看來,長期演短劇對自己的演技提高,並沒有太多好處。「它品質太差,大部分短劇一周左右就拍完100集,粗製濫造、台詞尷尬、劇情離譜,沒啥價值。演員們演多了這種短劇,就形成了一種誇張離譜的表演方式,演正劇的時候就很難再調整過來,這其實對於演員以後的發展也沒啥好處,但觀眾看著爽是真的。」

來自浙江麗水的投資人、出品人江波(化名)告訴中新周刊,橫店現在的短劇劇組確實很多,其背後的投資人背景也是「大鱷和小魚,什麼人都有」。「影視業內比較有名、有實力的公司,比如華策、檸檬這些大影視公司今年都投出過一些有影響力的、成功的項目。上半年,確實也有些短劇是火出圈也掙了大錢,這都是真實發生的。」

江波稱,上半年幾個賺了錢的標竿短劇,給業界一針「興奮劑」。「例如『無雙』上線24小時充值高達5500萬元(約771萬美元),8天破億;『閃婚後,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單日充值額超2000萬(約280.5萬美元),這些爆款助推了短劇下半年的爆發。」

「閃婚後,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單日充值額超2000萬。(取材自微博)
「閃婚後,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單日充值額超2000萬。(取材自微博)

可江波發現,照現在的行情,押中爆款想賺大錢不是說完全沒機會,但機率確實已經大大降低了。因為市面上有大量同質化的內容,還要付出投流買量的高額成本。

賺快錢 業界興奮劑

短劇的劇本,基本上來自於網路小說IP改編,短劇平台對各類項目評估,內部評分愈高,獲得的平台支援愈好。如果被評定為S級,就會被認為有成為爆款的潛性而被看好。

「最初短劇還不火的時候,甚至成本5萬、10萬都可以火速拍一部,在成本低的情況下去投流,沒什麼對手競爭,相對可以搶到第一波紅利。但現在,一方面很多短劇的籌拍製作也已經水漲船高,30萬目前算是基礎投資,成本高的古裝劇可能要到50-60萬,另一方面目前市面上有幾十個、上百個短劇平台,每個平台每季上線的短劇也有數十部,市場上總共有上千部短劇在競爭關注度和回款票房,然後其中能殺出重圍,短時間內分到千萬票房的可能也就是最頭部的少數幾個,非常慘烈。」江波說。

某小程式短劇平台。(取材自中新周刊)
某小程式短劇平台。(取材自中新周刊)

市場大 估逾200億元

不少機構、資本都在盤算短劇的價值,從數量來看,確實迎來快速成長黃金期。

德塔文「2023年上半年微短劇市場報告」顯示,2023年上半年,中國上新481部微短劇,超過2022年全年的454部。中國傳媒大學趙暉教授團隊統計顯示,2022年愛奇藝、優酷、騰訊、芒果TV、B站五大視頻平台全年首播重點微短劇數量276部,而2023年前7個月,上述五大影音平台首播重點微短劇數量就已達到297部,發展勢頭迅猛。

有媒體通報,目前中國國內全平台的付費短劇每日儲值消費約6000萬元(約842.7萬美元)左右,遇到十一長假,高峰甚至超過1億元。還有機構預測,2023年整個短劇市場規模可能會超過200億元(約28億美元),相當於2022年國內電影票房的66%。業內人士甚至笑言,「電影工業幾十年的產業鏈培養,短劇2年就已經達成。」

某短劇導演在豎屏前為演員講戲圖。(取材自中新周刊)
某短劇導演在豎屏前為演員講戲圖。(取材自中新周刊)

如此「野蠻生長」,必然伴隨著諸多「亂象」,題材低俗化、內容同質化引發了監管部門的強烈關注。

11月15日,中國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刊文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將持續完善常態化管理機制,從七個方面加大網路微短劇的管理力度、細化管理措施。

治亂象 7箭齊發射

據表述,一是加快制定「網絡微短劇創作生產與內容審核細則」;二是研究推動網絡微短劇App和「小程序」納入日常機構管理;三是建立小程序「黑名單」機制、網路微短劇推流統計機制;四是委託中國網絡視聽協會開展網絡微短劇日常監看工作;五是推動行業自律,互相監督,全行業共同抵制違規網絡微短劇;六是再次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專案整治工作,圍繞著網路微短劇的導向、片名、內容、美學、人員、宣傳、播出等方面,加大違規網路微短劇處置和曝光力度,進一步優化演算法推薦,完善廣告推流審核機制,取得立竿見影成效;七是加強創作規劃引導,持續打造精品力作。

江波預測,未來產業應該還是會有一些不差錢的資本和平台繼續投入,投入到位確實也能做出些精品,但不少中小投資人考慮投資回報率的問題,或許會撤出這個賽道,「也算是一種洗牌」。

當下,橫店的各大短劇劇組,依然加班加點產出短劇,期待著自己成為那個「爆款」,只要付費回款持續高於投流成本,這門生意也多少還是會有人持續做下去,博一把。

同時,不少短劇從業人員開始準備做出海短劇生意。江波說:「畢竟一個用戶如果想看劇情、特效,那還不如去看正規電視劇、串流媒體。短劇本質上就不是靠特效、表演取勝,它本質上就是個情緒宣洩的入口。最近媒體都報導了,國外也有個短劇App,還是中國的一家企業孵化的。把語言和演員換成外國的,照樣有人看,只要是人,都很難拒絕爽文,這就是人性。」

人們在吃飯時會用手機觀看電視劇。(取材自極目新聞)
人們在吃飯時會用手機觀看電視劇。(取材自極目新聞)

橫店劇組正在拍攝。(取材自東陽新聞網)
橫店劇組正在拍攝。(取材自東陽新聞網)

投資 App 預算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比外長:不支持台獨 王毅:中國是和平安全紀錄最好大國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