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足球/梅西不參加巴黎奧運:職業生涯終點在邁阿密國際

加州星巴克不漲價 推「實惠咖啡餐」1份5元起

旅行必做體驗? 「流水線公主」 擠滿各大景區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飛天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飛天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景區吹起「公主風」,相似的扮相、動作、風格,被稱「流水線公主」。但「流水線公主」帶動景區相關經濟,甚至是有些人旅行中難得的體會。「誰不想當一回公主?」對於這個風潮,有人嘲諷,也有許多人理解。

旅遊旺季,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遊客絡繹不絕;據新黃河報導,景區內,身著西域特色服飾的女孩們無疑是一道亮麗的風景。她們從全中國各地趕來,除了觀光遊覽還有一項重要的任務,那就是畫上精緻的妝容,穿上具有當地特色的公主服飾,在景區裡拍上一組美美的「敦煌公主」照。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西域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西域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人太多了 排隊爬沙丘

7月底,肖雪在小紅書上刷到網友吐槽旅遊旺季敦煌鳴沙山的人流如螞蟻大軍,停車要排隊,買票要排隊,做什麼都要排很長時間,遊玩體驗很糟糕。這讓肖雪有點打「退堂鼓」,但看到「敦煌公主」的一系列美照,人流大軍並沒能阻擋肖雪的決心;做完旅遊攻略後,肖雪便馬不停蹄地到了敦煌。

8月初,早上六點肖雪就從臨時居住的酒店趕到景區附近的寫真店,七點半做完飛天公主的妝髮便和攝影師急匆匆地前往景區拍攝。到拍攝地點後,肖雪被嚇到了。「鳴沙山上擠滿了『敦煌公主』,周圍和我一樣拿著琵琶的就有七、八個。」不僅如此,「這個一日『敦煌公主』一點也不好當,溫度升上來以後沙子燙腳,陽光刺得眼睛睜不開,風大吹得滿嘴沙。」

和肖雪一樣震驚的還有劉雯,她是臨時找的店鋪,因為暑期遊客太多,劉雯和朋友小娜問了幾家寫真店才找到當天還有餘位的店。「我們以為到景區裡爬上沙丘就開拍了,可爬上去一點都不簡單。景區雖然提供了梯子,但人太多了,連爬沙丘的梯子都要排隊。」攝影師也因為後面還有其他顧客要拍,壓縮劉雯的拍攝時間,收到的精修照片也不是特別滿意,「我和朋友找店家理論也沒理論出啥,懶得吵了,自己修了修。」劉雯說。

「公主照」上傳社群也蔚為風潮。(取材自界面新聞)
「公主照」上傳社群也蔚為風潮。(取材自界面新聞)

★妝容動作 高度同質化

離開敦煌去到東北吉林小城延吉的民俗園或是西雙版納的星光夜市,還會見到「朝鮮公主」、「哈尼公主」。這些「公主們」雖然身分不同,但因在景點租賃相似的服裝,畫著相似的妝容,做著相似的髮型,擺著相似的動作,並進而拍出高度同質化的照片,就像標準商品一樣源源不斷出產,也被一些網友調侃為「流水線公主」。

儘管有人不解,但報導指出,就像「竹筒奶茶」和「我在XX很想你」的廣告牌一樣,越來越多的遊客把拍攝這種風格的照片當成旅行必做的項目之一,「流水線公主」之風吹遍全中國各大景區。

「流水線公主」帶來了寫真店生意,也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在敦煌,暑期旅遊旺季景區周圍各大寫真店均爆滿,一些寫真店甚至要提前一個星期預約。據報導,鳴沙山月牙泉景區附近幾家寫真店的價格,單人套餐價格主要集中在599-1299元人民幣(約82.1-178.1美元),包含妝造和拍攝,一些額外的費用收取,各家情況各有不同。

7月6日,鳴沙山月牙泉景區曾發布喜報稱,截至2023年7月6日,鳴沙山月牙泉景區接待遊客數量突破100萬,同比2019年提前18天。如果其中有四分之一的遊客會選擇約拍服務,按500元一套寫真的價位計算,敦煌的約拍產業規模也已經超過1億元。

此外,據每日人物報導,僅在延吉一地,短短幾個月內,寫真店就從20家擴張到100多家,一些寫真店開起1000平方米的超大型店面,還有些搞起全中國連鎖,在敦煌、延吉、新疆喀什、河南洛陽等有「流水線公主」的景區都設立了分店。

公主風吹到各大景點。(取材自新黃河)
公主風吹到各大景點。(取材自新黃河)

★良莠不一 踩雷帖頻發

在小紅書、抖音等平台搜索後發現,部分寫真店還會以店名或妝造師、攝影師個人為IP,發布優質的圖片或視頻作品吸引遊客;「一個在版納的化妝師兔子」是西扶海棠寫真館的簽約化妝師,在小紅書有28.7萬粉絲,抖音上有240多萬的粉絲,其視頻是以拍攝化妝前後對比反差效果為主。僅今年8月上旬,在抖音的直播就已超過50場,場均觀看人次破萬。

但流量也是壓力,商家的服務質量往往決定其在網路的口碑及後續經營。僅在小紅書一個平台,就有不少顧客發布踩雷帖,大部分都是抱怨商家趕工,從妝造到拍攝時間壓縮得很緊湊,精修照片要麼趕工修圖粗糙,要麼半個月都收不到。

肖雪收到敦煌寫真店發來的精修照片後,第一時間配上精美的文案發了朋友圈。「敦煌公主」寫真是肖雪為數不多的朋友圈裡,被點讚最多的一條。她上一條這麼受歡迎的朋友圈,還是大學畢業那年穿學士服的畢業照,這讓她十分開心。劉雯和朋友拿到照片後,又按照自己的審美仔細修了修,「發出去的瞬間,覺得人擠人、日曬這些辛苦都值得了。」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西域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甘肅敦煌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內,遊客身著西域服飾進行旅拍。(中新社)

●「當一回公主」 獨特體驗該被嘲諷?

公主風吹到各大景點,公主們身分不同,但拍照時的妝容、動作和地點都是像素級複製,流水線公主正成為一種旅行新潮流,有人不解,「這不就是當年故宮拍格格照的翻版嗎」;也有不少支持者前去打卡,畢竟「誰不想當一回公主呢」。

「流水線公主」在受到像肖雪、劉雯這些年輕人追捧的同時,有網友嘲笑「流水線公主」忍著風吹日曬、寫真店踩雷等風險,只為了去追求高度同質化的照片,追隨網紅潮流人云亦云。

但也有網友覺得,「流水線公主」在別人眼中可能是千篇一律的造型風格,對於拍照的人來說,卻是她們人生中一份獨特的體驗。

中山大學旅遊學院教授張朝枝表示,「人們旅遊追求氛圍感,拍照是遊客創造氛圍中美好記憶的一種本能方式。透過著裝更好地融入這種氛圍,使自己的記憶更美好,這種需求本身應該尊重。」

另一方面來說,「對很多大眾遊客而言,旅遊本身就是某種形式的社會資本,而打卡拍照是在社交媒體炫耀自己社會資本的方式之一。遊客需要一些『精修』的照片與朋友分享,這也是提高旅遊幸福感的重要途徑之一,這種需求也需要尊重。」張朝枝說。

大眾日報署名評論指出,拍攝過程的流程化,是「流水線」一詞的主要由來,不難看出這個詞並無太多褒獎的意思。「流水線」即去個性、機械的,把這樣的定語前置於「公主」一詞,也有將「公主」污名化的嫌疑。評論指出,拍特色照的遊客,可能只是抱著開啟新奇體驗的想法,被冠以「流水線公主」的名號,顯得過於苛刻。

拋開「流水線公主」的說法,這種體驗當地風情的旅行方式,可以說是遊客和景區雙贏;網上流傳的圖片中,有人在延吉穿上朝鮮族服飾化身朝鮮族公主,在西雙版納,則存在哈尼公主、人魚公主、傣族公主多種選項。穿上極具特色的民族服飾,是一種最直接觸及當地民俗文化的方式,本質上跟打卡熱門旅遊景點、吃當地特色小吃沒什麼不同,都是在旅行中的體驗。

儘管拍出來的照片相似,但每個人從中獲得的感受一定是獨一無二的;每張公主照的背後,也不全是奔赴辛苦和狼狽,也有從工作和生活暫時解放的快樂,變身為異域公主時充滿自信的美。

新黃河報導也指出,遼寧大學文學院藝術設計學專業講師傅相霖表示,「從審美角度來看,『流水線公主』很多人跟風、模仿,恰恰表明它符合當下年輕人的審美。這種美是一種共美,這種行為本身是可以理解的。」

「換個角度思考,這些所謂的流水線公主在別人眼中可能是千篇一律,但對拍照的人來說,卻是人生中獨特的體驗。『流水線』的本質是標準化、高效化,也正因為流程的標準化、高效化,帶給遊客清晰、直接、省時的體驗,在不妨礙他人的情況下,體驗一把『流水線公主』,有何不可?」傅相霖說。

小紅書 抖音 觀光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繼京杭大運河後 相隔千年、用700億再造平陸運河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