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鄭祺蓉遭調查…布碌崙華社:盼查出資金流向 給社區交代

紐約市交通局 全國首建外賣郎電單車充電站

寒潮來襲 北疆牧民漫漫風雪轉場路

強降溫、大風、大雪對牲畜轉場有不利影響。(取材自微博)
強降溫、大風、大雪對牲畜轉場有不利影響。(取材自微博)

對許多新疆牧民來說,大雪從降下的那一刻開始,就預示著威脅已然來臨。不少牧民家的牲畜,在這場持續數日的風雪中「出走」,力所能及的自救與互助,也在隨時展開。

11月26日12時,新疆自治區氣象台發布自2008年以來最高等級的寒潮紅色預警信號,新疆多地氣溫陡降10℃至16℃,一夜寒冬。然而,作為重要的畜牧業基地,北疆伊犁河谷此時正迎來一年一度的冬季轉場。加之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響,相比以往,今年的轉場充滿挑戰。

★疫情吃不飽 羊群出走

雪已經下了整整一周。前一天起的風,此時正吹得緊。新京報報導,11月26日中午,在家裡的伊犁州阿勒泰地區富蘊縣庫爾特鄉牧民夏力突然聽到圍欄被衝開的聲音,他趕忙披上一件厚外套衝出家門。「出走」的羊群正扯成串地向遠處行進,可家裡的摩托車壞了,他只能綴在羊群後面,找機會把牠們趕回家。

屋外的雪已經積了近一米深,氣溫低至-7℃,夏力的手很快被凍得通紅。艱難跋涉了10多公里,觸目所及只有執著的羊群與漫天的風雪。他給姊姊打了一個電話:「我好像迷路了。」26日下午3點,留在家中的妻子馬上外出尋人,村主任帶著幾位村民也加入搜尋。

但羊群執拗地朝著一個方向行進,夏力無法原地等待救援,只能被動地跟著羊群一起走。他擔心自己會不會遇到狼、會不會再也回不去了,直到他看到一處空置的房子,那是草原上牧羊人的休憩處。夏力打開門,把羊群趕到房子裡躲避暴雪,饑餓和寒冷交替襲來。

次日凌晨3點,村民們在休憩處找到了「暈暈乎乎」的夏力。當時,阿勒泰地區氣溫已將至-30℃,夏力被凍得滿臉通紅。由於屋內空間局促,他跟羊群緊緊擠在一起,左腿被壓得失去知覺。自家的羊還是丟了幾十隻,有的則在擁擠的屋內被壓死。但「看到人的那一刻,還是特別開心。」他事後回憶道。

「羊群是因為餓了才跑出去的。」夏力的女兒布麗說。今年入冬,因當地出現疫情,夏力決定不再轉場,轉而購買乾草供自家100隻羊、10頭牛過冬。然而10月初因當地疫情防控要求,他無法出門購置。近兩個月來,山上的枯草快被啃光,夏力家的羊群逐漸消瘦,「有些生了病的羊,可能瘦了有30多斤(約15公斤)」。

新疆民警在冰河裡救助20餘隻落水羊。(取材自微博)
新疆民警在冰河裡救助20餘隻落水羊。(取材自微博)

★雪吞噬道路 鏟車救援

11月25日清晨,阿勒泰地區青河縣阿熱勒托別鎮50公里外一個春秋牧場裡,牧民們接到一通意想不到的電話。阿熱勒托別鎮黨委副書記海那爾·塔斯肯告訴他們,即刻返回村上的定居點,「如果積雪封路,就難走成了」。之後的24小時,雪片很快吞噬道路,有牧民未如期返回,陸續打電話來求救。

26日下午,海那爾裹上四層棉服,又套上幾層襪子,背上鐵鍬,找來附近村裡會開挖掘機的村民前往牧場救援。此時路面的積雪厚度已經超過了60厘米。三輛鏟車在前方緩慢開路,五輛搜救車輛緊隨其後。9級狂風夾著雪片拍擊著擋風玻璃,司機們揪緊神經,保持著安全間距。

當天深夜11點,躲在帳篷裡的被困牧民終於等來了救援。此時,積雪早已將進出牧場的路徹底封死,羊群擠成一團,無助地蜷縮在大雪中。「沒辦法走動,也沒地方吃草,繼續等下去,會有更多的羊被凍死。」不等天亮,20餘名救援人員帶著牧民、羊群再次向定居點回撤。

一路上,汽車、羊群數次陷入雪坑,人們只能徒手將羊刨出再趕路。平時往返只需2小時的路程,一行人走了近12個小時。27日凌晨5點,被困當地春秋牧場的62名牧民、1萬餘隻羊被全部轉移到定居點。

在阿勒泰地區布爾津縣,21歲的年輕牧民索洛(化名)這幾天一直在幫助鄰居尋找走失的牲畜。11月25日一早,有鄰居請他幫助尋找丟失的十幾隻羊。積雪太厚,索洛的半個身子都陷了進去。後來他們在一處水溝裡找到無法動彈的羊,「溝裡的雪有一米多深,我們是一隻隻把牠們挖出來的」。

第二天晚上,索洛又去幫表哥找羊。有幾隻羊由於凍傷無法行走,羊群就原地等著不肯離開,直到索洛和表哥趕來把凍傷的羊抱了起來。隔天,索洛和村民又去尋找一位走失的牧民,找到時,那位牧民和他的羊群全部被埋在雪裡,「他的手、臉全都凍僵了,沒有知覺」。

新疆突遇大寒潮,許多牛羊因防疫封控無法轉場凍死。(取材自微信)
新疆突遇大寒潮,許多牛羊因防疫封控無法轉場凍死。(取材自微信)

★寒襲冬牧場 難以抵達

事實上,早在風雪到來之前,許多牧民的轉場已遭遇意外因素的干擾。11月25日,1200多公里外的伊犁州尼勒克縣,雪勢一收,小考(化名)的父親就「偷偷地」前往30公里外的冬牧場,那裡有他買回來的20多頭牛,花了五、六萬元人民幣(約七、八千美元)。

季節轉場,是牧民一年中的大事,「不轉場的話,牲畜吃的草不好,長的肉就不好,賣不出好價錢」。今年5月,小考一家把牛趕到了夏牧場,雪山腳下植被豐富、綠草茂盛。三個月後,初雪降下,一家人準備轉場。

冬牧場距離夏牧場20公里遠,轉場通常在一、兩天內就能完成。小考的父親原本經營民宿,因生意沒有起色而做回父輩的老營生──放牧,第一次做牧民,需要先建一個給牲畜保暖用的棚圈。8月底,他買了磚石、鋼板等建材先搬去冬牧場,牛棚還沒蓋好,小考的父親為配合防控又返回了縣城。

一開始,小考的叔叔幫著照看這群牛。他是牧民大戶,有200多隻羊、10多匹馬,原本還雇了牧羊人照料,但牧羊人臨時辭職了,放心不下自家牲畜的小考叔叔悄悄前往冬牧場並住下。

彼時,尼勒克縣的最低氣溫在-3℃至-4℃左右,牲畜尚能在戶外過夜,但寒潮來襲後,氣溫陡降至零下20℃。有的棚圈已經滿負荷,每到晚上,沒有牛棚避寒的牛羊只能下到山谷,依然被凍得瑟瑟發抖。

「我爸急得晚上都睡不著覺。」小考說,那段時間,她父親一直多方聯繫,希望能前往冬牧場。11月22日,伊犁州畜牧獸醫局發布消息稱,該州各縣市以鄉鎮為單元,統一聯繫運輸車輛,定點裝載牲畜,分批次、點對點將牧民及牲畜轉至冬牧場。

但要前往冬牧場,並不像小考父親想像中那般順暢,實在難以抵達。一次,他好不容易聯絡到一輛運輸車,但對方稱15分鐘後就要發車,小考父親無法及時趕到,只能錯過。

大雪覆蓋道路,在村幹部找來鏟車開出一條路之後,牧民們才能將牛羊進行轉場。(取材自...
大雪覆蓋道路,在村幹部找來鏟車開出一條路之後,牧民們才能將牛羊進行轉場。(取材自阿勒泰零距離)

●飼草料「不用愁」 盼來年新羊羔賣個好價錢

在居住的小區裡,小考父親「偷偷」前往冬牧場的消息已經不再是祕密。11月27日,居委會的人說可以幫忙把牛運回來。但在小考看來,將牲畜運回定居點,並不能完全解決自家的問題,因為僅靠家中的飼草料,難以支撐牛羊度過漫長的冬天。

11月25日,伊犁州黨委外宣辦發布消息稱,作為新疆重要的畜牧業基地,該州各縣市提前謀畫,已完成飼草收儲1217.5萬噸、飼料收儲304萬噸,牲畜越冬「不用愁」。11月28日,阿勒泰地區融媒體中心稱當地建立了24小時應急救援機制,已轉牲畜61.45萬頭(隻),其餘24萬頭(隻)牲畜預計於12月20日前完成轉場。

同日,阿勒泰地區農業農村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阿勒泰各縣區都有飼、草料儲備庫,基本可滿足全地區牲畜越冬需求,但到春季可能有點困難,他們正在想辦法協調;而當地牧民的詳細受災情況正在調查統計中。

在青河縣阿熱勒托別鎮,雪夜奔忙後的海那爾·塔斯肯回到了家中,緩了許久,凍麻的手腳才被刺痛感喚回知覺。聽到鎮裡的道路終於完全疏通,他長舒一口氣,轉身去泡了桶方便麵。裝滿飼草料的車輛已陸續駛向牧民的家中。「希望來年3月,牧民們能順利地接上新羊羔,之後在市場上賣個好價錢。」海那爾說道。

疫情 新疆 汽車

上一則

中國首位染疫明星 「浪姐」金莎確診 工作人員證實

下一則

中國丐幫湧泰國 細節浮出水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