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稅季/提醒篇/稅法有修改 今年報稅要小心

珍珠奶茶登Google首頁 一日限定互動遊戲快去玩

鄱陽湖乾旱縮小8成 候鳥季「烤」驗來了

水位持續下降,鄱陽湖進賢段水域灘塗在水流分支的沖刷下,呈現「大地之樹」景觀。(新華社)
水位持續下降,鄱陽湖進賢段水域灘塗在水流分支的沖刷下,呈現「大地之樹」景觀。(新華社)

湖水乾涸、地面龜裂,沉默的「生命之樹」橫亙在鄱陽湖區,在經歷超過兩個月的乾旱後,鄱陽湖水域已縮小八成。灌溉、飲用水、農漁穫令人們發愁,江豚死亡、緊接著到來的候鳥季,昭示著江西的「烤驗」還沒完。

今年第一批越冬候鳥—九隻白琵鷺落在鄱陽湖時,江西省部分地區已經超過50天無有效降雨了。按照往年規律,10月下旬,70多萬隻候鳥將緊隨其後,陸續來到水草豐美的鄱陽湖過冬。但今年迎接牠們的將是大片難以棲息的乾裂灘塗,以及長勢過高、難以下嚥的苔草。

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李躍算了算,九隻白琵鷺所在的馬影湖是都昌縣為數不多的大面積水域,有1800畝,大約只夠一、兩萬隻鳥支撐近一個月。

一頭已經死亡的江豚躺在湖灘上,頭部附近有一攤暗紅色的液體疑似血漬,附近有多條死魚...
一頭已經死亡的江豚躺在湖灘上,頭部附近有一攤暗紅色的液體疑似血漬,附近有多條死魚。(視頻截圖)

★長江江豚 疑似擱淺死

中國青年報報導,日前,一隻長江江豚疑似因擱淺死在鄱陽湖松門山水域的灘塗上。江豚處於鄱陽湖生態系統食物鏈頂端,生活在鄱陽湖的江豚占種群總數近一半,牠的健康意味著鄱陽湖的健康。

往年的這個時候,鄱陽湖還有較大水面,江豚往往是分散分布的,但是今年9月初,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梅志剛在鄱陽湖調研時發現,水位接近枯水期極枯時期,牠們都聚在鄱陽湖北部及通江水道的開闊水域。在今年夏天的持續高溫下,這群散熱能力差的哺乳動物只能躲在有限的深水區域。

江西省上饒市餘干縣的江豚灣位於鄱陽湖東南岸,這裡以江豚多聞名。但是今年,梅志剛第一次沒有在這裡觀測到江豚。江豚跑到了附近的信江支流的瑞洪大橋。橋梁附近因為人類活動多,通常不是江豚棲息的第一選擇,「但豚隨魚遷,牠們為了一口吃的,追著魚走,今年沒得選了」。

梅志剛從2008年起在鄱陽湖觀測江豚,他解釋,如果低枯水位出現在冬季,水退得慢,魚會離開沙坑向更深處游,江豚能及時隨著魚離開。但今年水退得快,加上水溫和水位下降規律不匹配,江豚很可能被困在沙坑裡。

去年冬天飛到鄱陽湖的越冬候鳥。(新華社資料照片)
去年冬天飛到鄱陽湖的越冬候鳥。(新華社資料照片)

★魚草減少 鳥類難覓食

魚和草都是鄱陽湖水生生物生存的基石。今年枯水期提前,四面環水的濕地出露過早,濕生、旱生植物過早萌發生長,等雁類來到後,植物已經變老、變硬。

而對水生植物來說,長在湖底的沉水植被在7、8月正處於生長期。枝葉還沒長好、沒來得及通過光合作用為根部儲存養分時,就幾乎全部乾死。南昌大學教授胡振鵬指出,沉水植被能給水生動物提供食物、生活棲息和隱蔽場所,又可以增加水中的溶氧量、淨化水質。

魚和草的減少,也牽動著每年來鄱陽湖越冬的候鳥。

在水文情況較為正常的年份,鄱陽湖從9月中下旬開始退水,10月水位降至12米左右,大批候鳥來到鄱陽湖越冬。在緩慢退水的過程中,沼澤、泥灘逐漸露出,為候鳥提供源源不斷的螺蚌、魚蝦和沉水植物。

在9月21日第一批候鳥抵達時,鄱陽湖星子站的水位已經退到了7.33米。鄱陽湖枯水期提前讓候鳥的覓食行為發生改變。

江西師範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李言闊從2008年起,參與鄱陽湖的候鳥的監測工作,他發現2010年以來,候鳥向鄱陽湖周邊藕塘、農田等人工濕地的擴散趨勢愈發明顯。乾旱和洪水對於沉水植被的生長都很不利,植食性的鶴類、雁鴨類,找不到食物就會往稻田裡走。

2022年8月19日,江西九江,鄱陽湖裸露的湖底因乾旱龜裂。(取材自澎湃新聞/視...
2022年8月19日,江西九江,鄱陽湖裸露的湖底因乾旱龜裂。(取材自澎湃新聞/視覺中國圖)

★草型湖泊 可能變藻型

報導指出,鄱陽湖作為最大的通江湖泊,就像掛在長江中下游的一個葫蘆,為長江下游貢獻了近五分之一的水量,是維持著長江健康必不可少的調蓄池。長江汛期時,它把水一口氣吸進鄱陽湖裡,等到枯水期,再吐出湖裡的五河來水。

這種季節性水文變化造就了鄱陽湖的物種多樣性:當水量減少時,濕地生態系統演變為陸地生態系統;當水量增加時,又演化為濕地生態系統。鄱陽湖裡的植被也像同心圓,從外向內每層都不同。

獨特的生態環境,讓鄱陽湖成為亞洲最大的越冬候鳥棲息地。對於70多萬隻南遷的越冬候鳥來說,鄱陽湖是牠們跨越數千公里後的終點站。這些旅客包括全球98%的白鶴、80%的東方白鸛和一系列珍稀鳥類。

胡振鵬認為,如果不加強保護,鄱陽湖有可能從「草型湖泊」向「藻型湖泊」轉變,即沉水植物很可能被藻類取代,一旦變成藻型湖泊,生物多樣性將大大減弱。

截至9月底,都昌縣水利局正按照「五個月不下雨」的預案進行用水分配,首次啟動了內湖水源新妙湖、大沔池,作為縣城人飲用水的備用水源,地方鄉鎮則在一個月裡挖了200多口深水井保障農村人飲用水。

人的生存基本沒有問題,鳥卻不一定。

日前,吉林向海保護區觀測到六隻抵達的白鶴,這裡是鄱陽越冬白鶴的中途停歇點。但人們不知道,大部隊什麼時候會抵達鄱陽湖,江西省將在乾旱中迎來生態大考驗。

部分水稻因為反常天氣產生蟲害。(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部分水稻因為反常天氣產生蟲害。(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3個月沒下雨 農民找水救田 

臨近鄱陽湖的江西九江市都昌縣春橋鄉,人口只有1.7萬人,耕地面積則近3萬畝。

南方都市報報導,環鄱陽湖地區是江西的糧食主產區。春橋鄉水利工程比較脆弱,以前澆地,靠的是2萬畝水田,水源主要來自山塘和小型水庫。但如今距離最近的水庫已乾,800多口山塘也乾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山塘大部分是「門口塘」,用來防火、保障村民生活用水,不能抽。

「三個月沒下雨啊,我活了56歲,就沒見過這麼大的乾旱。」春橋鄉老山村的農戶余望水說。眼下正是中稻的灌漿抽穗期,稻田能不能「喝飽」水決定著今年的水稻產量。

「今年的旱情來得早,並且時間長,正好處在晚稻吐穗期,特別是十方、堰上兩個行政村,在沒有抗旱水源的地方,晚稻基本上絕收。」春橋鄉一級主任科員石林指出,在今年的大旱面前,晚稻和棉花影響大,乾旱缺水農作物面積達到1萬786畝。

儘管抗旱機站也啟動了,但是水源基本殆盡,農業抗旱救災主要還是以流動式的小型電動泵為主。打井取水也是個辦法。

九江市農業局專家組去春橋鄉春橋平田阪調研,看到百餘畝水稻正處於用水期,而水源已經枯竭,專家組當即表示,應落實打井經費,根據需要打一至兩口抗旱機井。

老山村還沒有等來打井的消息,但余望水等不及了。眼下,他一門心思要把最後的100多畝中稻田,從蟲子的嘴裡奪回來。

余望水撕開一根發白的稻子稭稈,懸日當頭,稭稈裡的乳白色的蠕蟲扭動。二化螟,是中國國內水稻危害最大、也是最常發的害蟲之一。

七、八天前,群蟲盯上了余望水幾十畝的中稻田,因為這裡還能找到一點水。余望水找人來打藥,但地裡太乾了,打藥無法收效。藥打不死蟲子,他心裡早有底,但還是不願放棄。

報導指出,端午節後,余望水和整個都昌縣的農戶們,經歷了前所未見的乾旱。

一個月沒下雨。余望水開始緊張起地裡的稻子。他到處找水,池塘裡、水壩上,能囤水的地方都囤起來。

兩個月都沒下雨,余望水坐不住了,他請人來收割,一畝地只收了四、五百斤稻米,和去年每畝1300斤(約650公斤)的收成比,現在就是個零頭。一畝要是收不到1000斤,就是個虧。

三個月都沒下雨,是時候要做割捨了。早稻歉收,晚稻絕收,保中稻,能保多少就是多少。

近水塘的、地勢低的,應該也能保下來。他買了3個電泵、700米電線、水管,把山塘、水庫及自己存攢著的水,一點一點打到山頭的田裡去。

他覺得自己能撐到現在,好在算是還有點經驗,自家幾個池塘管得還算好。

「現在就看中稻了,一畝地能收多少斤,已經說不清了。」余望水估計今年年底至少虧15萬元人民幣(約2.1萬美元)。他現在的願望,是保稻子不死,「等蟲子吃剩下,就是我的」。

去年冬天飛到鄱陽湖的越冬候鳥。(新華社資料照片)
去年冬天飛到鄱陽湖的越冬候鳥。(新華社資料照片)
一頭已經死亡的江豚躺在湖灘上,頭部附近有一攤暗紅色的液體疑似血漬,附近有多條死魚...
一頭已經死亡的江豚躺在湖灘上,頭部附近有一攤暗紅色的液體疑似血漬,附近有多條死魚。(視頻截圖)
2022年8月19日,江西九江,鄱陽湖裸露的湖底因乾旱龜裂。(取材自澎湃新聞/視...
2022年8月19日,江西九江,鄱陽湖裸露的湖底因乾旱龜裂。(取材自澎湃新聞/視覺中國圖)
部分水稻因為反常天氣產生蟲害。(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部分水稻因為反常天氣產生蟲害。(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端午節 洪水 高溫

上一則

林毅夫「七十感言」細數當年為何「選擇中國」來生再謝親長前輩

下一則

中旅遊新型態 去冷門小城住五星酒店 青年反向旅遊正夯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