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務院記者會開完「防疫沒調整」 有記者只寫了一行字

伊能靜再婚7年「淚掉下來就輸了」 網列3點爆婚變秦昊

自費集中隔離 中國多地割韭菜?

圖為雲南某社區隔離在外的住戶進入小區準備回家。(中新社)
圖為雲南某社區隔離在外的住戶進入小區準備回家。(中新社)

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全球新冠疫情「有前提的結束」近在眼前。這意味著防控措施將進入後疫情時代。但在中國,「全域靜態管理」、「全員核酸檢測」仍頻頻出現,甚至還得掏錢送自己進集中隔離點。防疫,在全球看見了隧道的曙光,中國民眾卻仍看不到盡頭。

近日,重慶市長壽區、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先後要求對因新冠病毒疫情集中隔離場所人員實行收費管理,拒不支付者將依法追責,引起網民熱議。有人認為「使用者付費」有助控制疫情;有網民則痛批被政府割韭菜。據了解,兩地收費並非個例。有網民哀號稱,每人每天收費100元(人民幣,下同,約14美元),「我一天還掙不到100元」,陷入恐慌。

每天100元 民喊吃不消

重慶長壽區發出「關於長壽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集中隔離場所實行收費管理的通告」時間是2022年9月21日,通告稱,鑑於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嚴峻複雜,經長壽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研究,決定即日起對在長壽區集中隔離醫學觀察的人員在隔離期間收取一定的食宿費用。

在收費標準方面,晏家二期公租房隔離點為300元/人/天(含餐費60元/人/天);隔離酒店房費按徵用酒店協議的客房價格進行收取,餐費按60元/人/天收取。費用於解除隔離時進行統一結算。拒不支付者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9月22日晚,雲南鎮雄縣委宣傳部和鎮雄縣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也發布消息稱,從2022年9月21日零時起,鎮雄決定對所有新入住集中隔離場所人員收費。陽光留觀點等為每人每天100元,斯威特賓館等城區每人每天150元;其餘每人每天不超過150元。拒不配合者交由公安部門追究法律責任。

對於通告的官方說法,海報新聞報導,鎮雄縣疾控中心表示「收費是鎮雄縣政府、縣疫情防控指揮部的決定」。鎮雄縣疫情防控指揮部卻稱,當地集中隔離場所之前有過收費的文件,但現在不收費。

醫師、學生 列減免對象

9月23日,重慶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工作人員回應稱,收費情況屬實。通告中也對醫師、學生等設置了「費用減免對象」。

兩份通告隨即登上微博熱搜,網民紛紛留言吐苦水:「每人每天100元,我一天還掙不到100元」,「有多少人一天賺300?」,「我暑假辛苦送外賣,一天工作15個小時,就差中暑了,才掙280」,「你說不定還沒病,沒病卻要花那麼多錢」,「這是把集中隔離當是門生意在做?」。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上述兩份通告一出台就引發了吐槽。大量網民在官方發布的跟帖中稱,持續的管控已經導致百業凋敝,民生艱難。而現在還被迫出門的人,一般都是有家裡有急事,或迫不得已才出行,這些人多數面臨巨大經濟壓力。網民又認為,相關做法還使官員們將強制隔離變成割韭菜的工具,滋生腐敗。

某隔離點工作人員正在巡視走道。(取材自觀察者網)
某隔離點工作人員正在巡視走道。(取材自觀察者網)

9月23日, 搜索鎮雄相關官方微信公眾號,已未看到通告消息,海報新聞報導,該通知疑似已被刪除。

而更讓網民們「細思極恐」的是,有多地網民反映,當地也存在和兩地相同,集中隔離場所收費的情況。

收費政策 胡錫進也批

「成都這裡一天478,還告訴說是最便宜的。」「收費根本不是個例,昭通市水富市對四川進去的,一律7天集中隔離並收費,據說200元左右一天。」雲南昭通水富市委員會宣傳部微信公眾號9月8日晚發布的消息也稱,即日起對集中隔離人員的餐費據實結算,住宿費用由隔離酒店按標準收取。

有網民質疑收費政策不合法。德國之聲報導,中國將新冠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並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該法第41條寫明「在隔離期間,實施隔離措施的人民政府應當對被隔離人員提供生活保障」。

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也對此發文稱,自費集中隔離肯定不應推廣,這項規定「於法於理都講不通」。

胡錫進表示,民眾總體上對防疫給予了最大配合,此時讓一些並不情願進入集中隔離的人自行支付食宿費用,顯然不利防控的平穩推進。

疫下靜態管理 地方財政捉襟見肘

重慶、雲南鎮雄近日先後公告實施「自費集中隔離」措施引發民怨,民眾對官方究竟為何要收費也議論紛紛。外媒引述重慶市一名官員表示,一方面是政府財政沒錢了;另一方面想以此降低清零的壓力。有媒體稱,長期在防疫上的消耗,已經讓中國地方財政捉襟見肘,中國正為疫情下區域靜態管理付出巨大代價。

強制收費 阻人員流動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引述重慶市一位要求匿名的、分管市場的處級官員表示,以前收費隔離,主要是針對海外歸來的人,而現在各地明裡暗裡地紛紛強推收費隔離,一方面是經濟確實已難以為繼;另一方面,想以此嚇阻人員流動,以降低清零的壓力,因為他們擔心一旦出現大規模的感染,當地的主要官員可能會出事。

某集中隔離點外有大白戒護。(取材自微博)
某集中隔離點外有大白戒護。(取材自微博)

該官員指出,這種嚴厲的管控確實減少了人員流動,但對經濟造成的傷害,則越來越嚴重。她以自己的轄區為例,這個位於重慶市核心商業區的地區,僅今年上半年,就出現了嚴重的破產和跑路潮。各行各業都跑路,比疫情前增加了三、四倍。而直接回饋到體制內的衝擊,就是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人都大幅度降薪。

這名官員表示,自己單位中的很多年輕人和低級別的人,處境都已經很困難。而大多數底層的務工者的處境更是難以為繼。「這個體制內的工資都在降,我現在是處級,工資還沒怎麼降。我們那些正科級、副科級呀,他們降得很厲害,降幅達到三分之二」。

該官員還同時指出,他們作為第一線的管理者,了解實際情況,但他們的建議基本無法被聽取,連相互之間談論這個也會被警告。她認為,重慶市的高層也了解情況,但他們不敢得罪上面的人,所以整個體制內,上上下下都是揣著明白裝胡塗。

重慶市政府和市防疫指揮部尚未回應以上說法。

新加坡聯合早報刊出分析指出,這場隔離收費風波顯示,長期在防疫上的消耗,已經讓中國地方財政捉襟見肘。自國務院5月要求省會和千萬級人口大城市建立步行15分鐘核酸「採樣圈」以來,中國實行常態檢測已經四個月。國家醫保局要求,常態化核酸檢測費用由各地政府承擔,均由地方財政部門提供資金支持。

政府行為 不應民埋單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除長沙、廈門、合肥、西安、石家莊、海口、銀川、呼和浩特之外,中國重點城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普遍減少。財政收入保持正增長的城市今年上半年基本上未暴發大規模疫情,顯示疫情下區域靜態管理的巨大代價。

與此同時,地方政府不僅需支付龐大抗疫開銷,還得應對房地產市場低迷下賣地收入大幅下跌,以及數兆(萬億)的稅收減免。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日前接受環球時報旗下生命時報採訪時表示,小縣城財政確實比較困難,防疫負擔較大,但強制集中隔離屬於「政府行為」,不應讓群眾埋單。如果政府無力負擔隔離費用,未來是否可以提高防疫精準性,避免擴大強制集中隔離範圍,給防疫「減負」。各地方在推出一項防疫政策時應以科學、審慎為原則,切忌「拍腦袋」。

網上曬出的集中隔離點供應的隔離餐。(取材自微博)
網上曬出的集中隔離點供應的隔離餐。(取材自微博)

疫情 防疫 檢測

上一則

天津爆疫情已波及14區 北京緊張

下一則

昆明傳播鏈不明 逾七萬人賦黃碼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