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快解封?國家衛健委:封控要快封快解、應解盡解

伊能靜再婚7年「淚掉下來就輸了」 網列3點爆婚變秦昊

染粉色頭髮 她竟被網暴70天 決心維權死磕到底

2022年5月,為了拍畢業照,鄭靈華把頭髮染成了喜歡的粉色,並將照片發上社交平台,配文「在明媚的夏日開懷大笑」。(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2022年5月,為了拍畢業照,鄭靈華把頭髮染成了喜歡的粉色,並將照片發上社交平台,配文「在明媚的夏日開懷大笑」。(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被網暴的第70天,隔著屏幕,那些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的惡意仍像潮水一樣襲來。這場「戰鬥」還在繼續,不止是她一人。如果再選一次,她依然會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和這些人死磕到底」。

★保送讀研 染髮向爺報喜

只因為想拍張特別的畢業照去染了髮,只因為想和最愛她的爺爺分享自己被保送讀研的喜悅,鄭靈華把自己一頭粉色頭髮在爺爺病榻前開心送上錄取通知書的照片發在社交平台上。沒想到第二天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照片被盜用做營銷,各平台滿是批評她髮色的惡意。鄭靈華不甘一夜之間成為「被網暴者」,儘管耗時耗心力,仍勇敢維權,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網暴受害者。

鄭靈華帶著剛到手的錄取通知書,去探望醫院裡84歲的爺爺,和爺爺分享她被保送讀研的...
鄭靈華帶著剛到手的錄取通知書,去探望醫院裡84歲的爺爺,和爺爺分享她被保送讀研的喜悅。(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那原本是鄭靈華期待已久的一天。環球人物雜誌報導,這個出生於1999年的杭州女孩,今年如願被保送至華東師範大學讀研。7月13日,她帶著剛到手的錄取通知書,去醫院探望84歲的爺爺。她連信封都沒捨得拆,只為在病床旁打開通知書,念給已經不能動彈的爺爺聽。

對鄭靈華來說,爺爺是世上最愛她的人,成為爺爺的驕傲也是她考研的動力之一。那天,她把這一幕記錄了下來,發在社交平台上,以為這只是一次普通的分享。直到第二天,她被私信「轟炸」了,才知道自己的照片被盜用,已在各個平台擴散。

各種不堪入目的評論映入眼簾,有人造謠「老少戀」,有營銷號搬了她的圖,編出「專升本」的故事,賣起了課。被攻擊最多的,是她粉紅色的頭髮。「一個研究生,把頭髮染得跟酒吧陪酒的一樣」、「你的頭髮把錄取通知書毀了」。

鄭靈華常在社交平台記錄生活碎片、旅途見聞。(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鄭靈華常在社交平台記錄生活碎片、旅途見聞。(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圖遭盜用 炒熱度掙流量

鄭靈華意識到——自己被網暴了。她決定拿起法律武器維權。

鄭靈華是音樂學院的學生,朗誦、唱歌、跳舞、主持、表演樣樣行。她曾經「20天通過高中音樂教資筆試」,也順利「保研逆襲」至心儀院校。生活裡的她和許多「95後」女孩一樣,喜歡拍照、美食、旅行。今年5月為拍畢業照,她把頭髮染成了喜歡的粉色,配文「在明媚的夏日開懷大笑」。

她說,自己在社交平台上一直是個「小透明」,直到7月14日,那天的私信突然和「瘋了」一樣。「妳的照片被盜用了!」許多好心的網友跑來提醒她。她的「粉色頭髮」頓時成了原罪,變成「肯定不是什麼正經人」的鐵證。

包括她俯身和爺爺說話、握著爺爺手的照片被造謠成「老少戀」;她「師範大學」的身分信息被攻擊成「陪酒女能當老師嗎?」一些賣課的營銷號下面,網友痛罵她利用爺爺的病掙錢。震驚、憤怒之餘,她很快冷靜下來,覺得只要趕緊舉報,局面應該可控。

但鄭靈華沒料到,這場網路世界的鬧劇愈演愈烈,很快傳到了她身邊人的屏幕裡。「有人認識咱們學院的鄭靈華學姐嗎?她的個人信息和一些相關資料似乎被無良營銷號盜走,炒熱度掙黑流量了。底下的評論更是沒眼看。」一個學弟發了條朋友圈四處找她。

「那是我最崩潰的一天。」鄭靈華說,她試過報警,警方建議她先在平台上投訴反饋。她聯繫平台客服,發了整晚的郵件,但關聯的平台、帳號太多。一個律師朋友建議她先去做公證,留存證據。但這都無法讓那些評論即刻消失。取證時,一個熱門帖子已經達到了近300萬的閱讀量和近2萬的負面評論。

更讓她恐慌的是大量的營銷號把她的照片包裝成「專升本」引流廣告,收取1680元人民幣(約236美元)的課時費,並謊稱贈送多個獎品。她被迫成了「作案」的工具,「我一開始還有點混亂,但想到這,不再猶豫。我不想放過每一個網暴的人,要讓他們受到制裁和懲罰,並向我爺爺道歉」。

7月24日的照片裡,鄭靈華的粉頭髮突然變成了黑色。(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7月24日的照片裡,鄭靈華的粉頭髮突然變成了黑色。(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狂被騷擾 開始整夜失眠

從這天起,鄭靈華展開維權,「我一直是個忍耐的人,但是這次不行,我只希望他們向我爺爺道歉」。

為了做公證,鄭靈華幾乎掏光了存下的錢,花費4000元,將15張微博截屏照片、165張百家號截屏照片及1份抖音視頻光盤送去取證。正為律師費發愁時,杭州當地媒體給她介紹了一位願意無償幫助的律師,越來越多網友開始力挺她,幫她舉報侵權者。

維權路上,她不再是一個人。但同時,鄭靈華也被診斷出了重度抑鬱症。

「雖然有很多支持我的人,但我眼睛裡容不得一點沙子。」維權也意味著必須一次次直面那些讓她恐懼的評論。「被網友、朋友告知時要看一遍,蒐集證據時要看一遍。做公證、在律師處做筆錄時,也都必須把每條言論看一遍」。

她開始整夜失眠,白天在雅思課上走神。她不理解,為什麼有的人可以堅持從每天早上9點一直騷擾她到凌晨1點,被禁言了就申請小號再繼續。「他們辱罵我的人格,搜索我的聯繫方式、家庭住址,電話短信騷擾,還威脅要找學校乃至家人等。他們好像不需要做別的事,除了網暴我」。

她忍不住去每條惡評下辯論:「我是當事人鄭靈華,請你直接與我對話」。只是,鮮有「施暴者」感到愧疚。

7月24日的照片裡,鄭靈華的粉色頭髮突然變成了黑色。那天的日記裡,要強的她這麼寫著:「染黑了頭髮就能為人師表了嗎?」、「我真的就糟糕透了,為什麼總被這些不乾淨的東西糾纏。很想問一句,『蕩婦羞辱』和『造謠他人』真的會很開心嗎?」

鄭靈華朗誦、唱歌、跳舞、主持、表演樣樣行,舞台上的她自信耀眼。(取材自環球人物雜...
鄭靈華朗誦、唱歌、跳舞、主持、表演樣樣行,舞台上的她自信耀眼。(取材自環球人物雜誌)

●「說我吃人血饅頭 讓他們給爺爺道歉」

報導指出,鄭靈華在六個月大時沒了母親,是爺爺把她帶大。小時候,爺爺抱著她去了杭州大大小小的景點。長大後,每天送她上學、接她放學。「他是我在家裡唯一的傾訴對象,完全替代了母親這個角色」。去年11月,爺爺因腦梗、心梗和腸癌住院,對她宛如青天霹靂。

鄭靈華常夢見爺爺,要見一次面很困難,她只能用視頻代替。她想多給爺爺分享些好消息,讓他心情好一些。那份通知書是她最期待的驚喜,拍照、錄視頻完全是出於想紀念。「在所有的惡評裡,我最討厭的就是說我吃爺爺『人血饅頭』的。他們不知道爺爺對我的意義,我特別想讓他們給爺爺道歉」。

在她的堅持發聲下,一個糾纏多日、名為「杭州土匪」的用戶最先向她公開道歉,承認自己對粉色頭髮有偏見。讓她震驚的是,她一直以為網暴者大概都是法律意識淡薄的人,而據「杭州土匪」自述,他不僅是個刑法學專業的畢業生,還有一個90多歲的爺爺。

另一個顛覆她認知的女孩,曾為了「黑」她不停地發帖辱罵。「我以為是生活不如意的人才會有那麼大的惡意。後來知道,她條件很好,準備出國留學。她說罵我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心情不好」。有人因為害怕被起訴,主動前來道歉:「實屬被一些言論帶昏頭腦,抱歉」。

鄭靈華說:「無論任何原因,都成為不了對別人網暴的理由,對此我很後悔和痛心。」

這場「戰鬥」還在繼續,她多了一些「夥伴」。她常常會收到其他「被網暴者」的私信,他們也莫名其妙地被盜用圖片,或因為某些謠言被網暴,不知道怎麼辦,就來諮詢她。遇到網暴到底應該怎樣做,她不覺得有最好的答案。但如果再選一次,她依然會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和這些人死磕到底」。

最近,鄭靈華開學了,以研究生的身分進入了新階段。但網暴這一頁還沒翻篇,她社交平台上的置頂內容依然是「律師函」。目前,法庭已將她的案子立案,預計10月開庭。此前曾接受心理治療的她,覺得狀態好些了。為了盡快回到正常的軌道上,她試著繼續記錄和分享生活,像原來一樣。

等風波平息,鄭靈華說,她想寫一本書,記錄下這場特殊的經歷。但她最希望的,是不再有像她一樣的網暴受害者。

失眠 美食 抖音

上一則

菲律賓打擊境外博弈 將驅逐4萬名中國人

下一則

中國一特大城市放寬條件 租房也可全家落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