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封面故事/騙子隔空施法?老公深信不疑、旁人攔不住

中共20大2296名代表選出 原籍台灣的盧麗安當選

拆除又重建…曹雪芹故居 北京展風華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正門,紀念館恢復了三進院格局,設置五間展廳和一間活動空間。(取材自中新周刊)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正門,紀念館恢復了三進院格局,設置五間展廳和一間活動空間。(取材自中新周刊)

曹雪芹的北京故居「死而復生」,40年間得而復失,拆除又重建。現在這處移址復建的紀念館,與曹雪芹有怎樣的關係?他真的在此寫出「紅樓夢」嗎?

84歲的文史工作者張書才站在烈日下,見證眼前這個嶄新的四合院落成儀式,隨著牌匾上的紅布被揭開,「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幾個大字正式亮相,這天是2022年7月29日。40年前,他第一次發現了這個地方,曹雪芹唯一有證可考的舊居就此浮出水面。

2022年9月,曹雪芹舊居「蒜市口十七間半」信息最早發現者張書才。(取材自中新周...
2022年9月,曹雪芹舊居「蒜市口十七間半」信息最早發現者張書才。(取材自中新周刊)

復建之路 走了22年

中新周刊及北京日報綜合報導,張書才當年找到的曹氏舊居,離這個新院子其實還有100米遠,位於現在崇文門外大街和廣渠門內大街的十字路口上。20多年前,為了修建兩廣路,在有關部門承諾復建舊居的前提下,舊居的院子被拆了;沒人想得到,後來,復建之路卻跌跌撞撞走了22年。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位於東城區崇文門外大街磁器口東北角,為原廣渠門內大街207號院。這裡交通便利,毗鄰二環崇外商圈,將成為中外紅學愛好者、市民和遊客感受中國傳統文化、體驗文物消費新場景的好去處。

與曹雪芹後世的巨大名聲相比,有關他的文獻記載和遺存都少得不成比例。崇文門外這處唯一有文獻可考的曹氏故居,因而被格外看重,但圍繞舊居的確切地址,爭議至今沒有停息。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落成那天,張書才在新院子裡走了走,感覺比他當年探訪的那座民宅要小些。院子按照清朝格局恢復成三進院,布局成五間展廳和一間活動空間,

目前,館內常設「曹雪芹故居陳列」,基本展陳集中在二進院,突出「曹雪芹與北京」主題,以曹雪芹在十七間半、在北京東城的生活經歷為主,展示「歸籍京師」、「尋夢蒜市口」、「紅樓一夢」三個篇章。

走進曹雪芹故居紀念館,三進院落古色古香,海棠綠意盎然,青磚、灰瓦、窗櫺、磚雕…,處處透著古韻。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內展出的「曹氏的四時食單」。(取材自中新周刊)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內展出的「曹氏的四時食單」。(取材自中新周刊)

1728年 首次入住

雍正六年(西元1728年)夏天,少年曹雪芹跟著奶奶從江寧(今南京)回到北京。他們沿大運河而上,在通縣的張家灣碼頭下船;從此,他告別了錦衣玉食的紈絝歲月,這是曹雪芹第一次來到北京。

曹家在張家灣原本還有一些當鋪、田產、染坊等資產,不過此時已經都被罰沒,一家老小無處容身。江寧織造隋赫德可憐曹家「孀婦無力,不能度日」,向雍正帝奏明後,從罰沒的財產中,將崇文門外蒜市口十七間半院子還給了他們,附帶家僕三對。

住在蒜市口十七間半期間,曹雪芹開始在京內謀職,他與姑姑家也就是平郡王府(今北京市第二實驗小學內)走動頻繁,當時曹雪芹表兄平郡王福彭正深受恩寵。紅學家胡文彬曾提出,平郡王府的家史和福彭的事蹟,作為素材融進了「紅樓夢」之中,故事裡風度翩翩的少年北靜王,就有福彭的影子。

後來,曹雪芹移居西山荒僻的黃葉村,某年除夕,他在臘月寒冬過世,不到50歲,籍籍無名。他在京內的舊居到底在何處?很多年間無人知曉,也無人關心。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展廳內,復原了曹雪芹生活時期蒜市口一帶的景觀。(取材自中新周刊)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展廳內,復原了曹雪芹生活時期蒜市口一帶的景觀。(取材自中新周刊)

1982年,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保存的清代內務府檔案中,研究員張書才發現了一件雍正七年(1729年)的「刑部移會」,其中載明:江寧織造隋赫德曾將抄沒曹家的「京城崇文門外蒜市口地方房十七間半、家僕三對,給予曹寅之妻孀婦度命」。檔案中所說的「十七間半」房,即為現廣渠門內大街207號或鄰近的兩個院落。蒜市口,就是現在崇文門外的磁器口。1991年,這一研究成果逐步得到紅學界及社會各界的一致認可。

1999年 拆於城建

1999年修建兩廣大街,207號院位於規畫紅線內,只好拆除遺址,道路建設與文物保護有了矛盾。2000年,在充分徵求專家學者意見的前提下,經上級部門批覆,東城區著手研究曹雪芹故居的復建問題,2004年項目正式名稱為「曹雪芹故居紀念館」,落位崇外大街磁器口十字路口東北角。

2000年至今的22年復建過程中,東城區文物部門一直秉承嚴謹、科學、扎實的態度,使文物建築保留其寶貴的歷史價值。曹雪芹故居院落占地790平方米,三進房屋,建築面積約440平方米。復建的「十七間半」是根據拆除時留下的照片,並參考同時期文獻照片及紅學專家建議,按清末時的形制進行復建,房頂依舊採木結構框架,從工藝和原材料都使用清末形制,建設過程中盡量使用當時拆除的老物件。其間,從2007年開始,現任北京市政協常委、社法委副主任宋慰祖那時當選崇文區政協委員,就力推「十七間半」曹雪芹故居復建。

在2019年1月的北京市兩會上,身為市政協委員的宋慰祖依然為故居呼籲。兩會剛剛結束,他就接到東城區文旅局電話,請他參加1月23日曹雪芹紀念館復建奠基儀式。那天一大早,他為紀念館鏟下第一鍬土。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開館儀式現場,表演了「紅樓夢」經典橋段。(取材自新京報)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開館儀式現場,表演了「紅樓夢」經典橋段。(取材自新京報)

2022年 復建重生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像一個灰色的四方盒子,被擺在兩棟高大寫字樓的東側,斜對面就是磁器口地鐵站的一個出口。這裡距離原址北移了60米、東移了100米,原址位於繁華的磁器口十字路口中心。

院子按照乾隆「京城全圖」恢復了三進院格局,前兩進院的五間房全部設為展廳,展示著故居的發現歷史、紅樓夢文化知識和曹氏家族的故事,以展板為主,輔以少許仿古家具等實物。院子不大,占地790平方米,建築面積440平方米,即使每個展廳都看得很仔細,半小時也就走完了。

最後一進院的房屋關著門,透過玻璃,可看到一張長桌和一圈木椅,靠牆書架上碼著劇本殺的盒子。講解員說,這裡將作為活動空間,會舉辦曹氏風箏製作體驗、紅學講座之類的活動,「還有現在很受年輕人歡迎的劇本殺。」

歡迎網紅來打卡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採取社會化運營模式,產權歸屬於北京東城區文旅局,新世界集團下屬的K11北京負責運營管理。

紀念館運營負責人、K11北京運營經理穆聰表示,紀念館成立了學術委員會,希望借助學界的力量籌辦紅學大師講座等活動。由於自負盈虧,紀念館需要承擔經營壓力,所以最後一進院的「藝坊」將作為收費活動場所,一間小小的文創店也將開門營業。

「我們希望打造成貼合年輕人喜好的空間和網紅打卡地,讓展覽更具互動性、體驗感,而不是傳統的故居紀念館。」穆聰說,由於紀念館的面積比較小,未來將與在旁邊開業的K11 HACC藝術空間進行聯動,「產生當代藝術與中國傳統文化在現今語境對話的效果」。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每天9時至16時開館,每周一例行閉館,公眾可免費參觀。(取材自北...
曹雪芹故居紀念館每天9時至16時開館,每周一例行閉館,公眾可免費參觀。(取材自北京日報)

嶄新的院落裡,漆紅的門窗和柱子鋥亮得反光,簷下彩繪鮮豔。這座院落的建築規格,較清朝時此地的普通民居偏高,裝飾也更為奢華,似乎非此不足以表達後人對曹雪芹的敬仰。時任市政協委員的宋慰祖反倒覺得,如果大門恢復成黑漆色、窗戶保持原木本色,會更符合舊時民居風貌。這處故居獨特之處,正是在宮廷文化之外,代表著北京平民文化和市井生活。紀念館每天9時至16時開館,每周一例行閉館,公眾可免費參觀。

回到舊居本身,曹雪芹的故居到底是否就是那座被拆除的蒜市口16號院,並非沒有爭議。蒜市口16號院就是曹雪芹故居的把握性到底有多少?40年後,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張書才沒有給出百分之百篤定的回答。

對於用新材料於異地重建的曹雪芹故居紀念館,現在唯一能夠確證的是,曹雪芹確實曾居住這一帶。200多年前,那位一邊在王府和官學謀職、一邊構思著一個滄桑故事的青年,在此間留下過無數足跡。時至今日,這處雕梁畫棟的嶄新院落,已經不是往日舊物,而是一個以曹雪芹為主題的當代空間。當人們來此憑弔曹公,需要多一點想像力。

北京 兩會 地鐵站

上一則

廈航棄波音選空巴 斥資逾48億美元 買40架A320 NEO

下一則

香港登記選民441萬 比去年減6萬 10年來首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