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爆清零抗爭 道指跌近500點

回應白紙運動 美:支持中方民眾和平示威權利

限定、隱藏、獨家…盲盒之亂 三無產品攻陷文具店

一家文具店裡,文具盲盒擺滿了貨架。(取材自新京報)
一家文具店裡,文具盲盒擺滿了貨架。(取材自新京報)

盲盒不僅「攻陷」文具店,小學生隨手可得,還「開出」三無、色情亂象,連成年人都無法眼見為憑,從盲盒看到的、抽到的還不一定都拿得到。商家不當套路需專法整治,讓盲盒經濟明眼發展。

隨著開學季到來,學校周邊針對兒童、青少年的盲盒熱捲土重來。媒體調查發現,市面上個別文具、玩具盲盒售價昂貴,產品利潤遠高於普通文具、玩具;商家銷售盲盒產品時,存在刻意引誘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費現象;一些三無文具盲盒和色情文具盲盒仍在市面上流通。由於迄今沒有專責法律規範,專家建議建立監管機制,打造未成年人友好型盲盒經濟的生態環境。

限定、隱藏款吸睛

新京報報導,傳統的文具店似乎變身成了盲盒店,買文具漸成了類似盲盒抽卡遊戲的冒險之旅。在多家文具店的文具盲盒區,「限定」、「隨機」、「珍藏」、「隱藏款」、「獨家首發」等字眼,以醒目方式被擺放在盲盒產品旁,吸引孩子們購買,其中不乏售價昂貴的產品。

奧特曼卡牌風靡學生。(取材自蘇寧易購網頁截圖)
奧特曼卡牌風靡學生。(取材自蘇寧易購網頁截圖)

比如在某文具批發店內,一款稍大長方形黑鉆版奧特曼卡牌盲盒售價為358元(人民幣,下同),老闆說,店內最貴的一款奧特曼卡牌盲盒售價高達上千元,還是賣到需定期補貨。

江西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兒童發展心理學副教授張璟解讀未成年人間文具、玩具盲盒的流行原因表示,盲盒契合了未成年人追求新鮮、好奇心強的特點,並能追求社交認同感,加上當下的未成年人因時代背景等因素變得更加注重樂己需求,不在意價格。

文具店裡的盲盒產品,每個盲盒內還包括一張鐳射珍藏卡和一張貼紙。(取材自新京報)
文具店裡的盲盒產品,每個盲盒內還包括一張鐳射珍藏卡和一張貼紙。(取材自新京報)

小學生社交「硬通貨」

談起學校周圍售賣的盲盒,上小學五年級的澤澤第一反應是自己念三年級時極度羨慕的朋友鑫鑫。那時,奧特曼卡牌盲盒很火,持有大量稀有卡牌的鑫鑫自然成為男孩們爭相追捧的「孩子王」,每逢放學,班內一大群男孩便會跟隨鑫鑫到文具店觀摩鑫鑫的抽卡過程。

在這些小男孩眼中,抽到稀有卡牌不僅意味著可以收獲同學們羨慕的目光,卡牌本身的稀有性似乎還意味著他們可以有更多的資金投入新一輪抽卡遊戲中。小學六年級男孩小虎說,他曾抽到一張卡片被學校附近文具店的老闆以50元高價回收,他由此認定盲盒卡牌是一門可以賺錢的生意。然而小虎的媽媽說,孩子賣卡換來的錢遠遠抵不掉抽卡花掉的錢。

同時,文具盲盒商家的營銷手段一樣不落下風。例如盲盒筆買6送1、集齊全部款式再贈送一支盲盒筆等銷售標語時不時會出現在文具店內。一位義烏文具廠家以一款有九個角色的狼人殺盲盒筆為例,「在店裡標明『集齊九款免費贈送一盒,很有可能拆出隱藏款角色』,小孩子就會拚命搜集款式,甚至拉著同學一起來買,這生意不就源源不斷了嗎?」。

不過,由於目前尚無相關法律法規規範,商家的這種營銷行為很難被定性和規範。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在盲盒相關指引政策出現前,商家對於盲盒文具等盲盒產品的營銷行為都屬於正常市場行為,但考慮到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盲盒卡牌、盲盒文具等本身又帶有博彩性質,孩子購買盲盒時很容易帶有賭博心態,進而沈迷其中。

一些文具盲盒在打色情擦邊球。(取材自新京報)
一些文具盲盒在打色情擦邊球。(取材自新京報)

盲盒打色情擦邊球

一些文具盲盒內的產品本身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比如盲盒福袋、盲盒筆中三無產品頻現的現象嚴重,還可能涉及侵權,或容易出現有毒有害物質含量超標等問題。一些打色情擦邊球的文具盲盒也值得家長警惕,比如一款解壓筆筆帽上動漫人物形象裸露出隱私部位,設計者還特意將其隱私部位擴大製成肉色矽膠以供孩子揉搓解壓。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孫宏艷表示,其團隊在調研中發現,文具盲盒存在諸多問題,安全問題首當其衝。售賣文具盲盒利潤較普通產品更多,在暴利的驅使下,商家以賺錢作為主要目標,產品安全意識不強,在色素、重金屬含量等的安全隱患極大。而色情文具盲盒問題,對未成年人的身心有嚴重的踐踏和侵害作用。

針對市場上的盲盒亂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從監管層面建議,對於置未成年身心健康不顧的企業,要發揮法律法規的引導作用,讓盲盒治理法制健全、有法可依。針對盲盒潮,要建立健全嚴格的分級銷售制度,打造未成年人友好型的盲盒經濟的生態環境。在法律法規執行過程中,也需確保規範最終落實到商家這個最小單位。

各式盲盒琳瑯滿目。(取材自新京報)
各式盲盒琳瑯滿目。(取材自新京報)

號稱高價品 卻開出挖耳勺

不僅線下的盲盒售賣有安全疑慮,時下熱門的網絡盲盒也處處「陷阱」。有用戶花數十元到數百元買盲盒或抽中所謂「大獎」,實際打開後卻只是一個挖耳勺或是一根釘子。其他還包括質量差、無法確認價格、聯繫不上廠家客服等問題。而網絡盲盒同樣存在一定的監管盲區,可能成為「網坑盲盒」。

法治日報報導,所謂網絡盲盒,多指在電商平台或盲盒應用上,以「低價」、「撿漏」、「保底」等為噱頭銷售盲盒類商品。調查發現,網絡盲盒中充斥著虛假宣傳,商家用「19.9元用上華為手機」、「開盒必中蘋果產品」等話術誘導用戶消費,抽中獎品不發貨、價值不符、貨不對板等情況也被消費者頻頻吐槽。

今(2022)年6月,北京朝陽居民袁先生在一款盲盒App抽到一款價值499元的頭戴耳機。訂單顯示商品將在7個工作日內發出,但等了快兩個月還未發貨。袁先生多次向客服反映,得到的解釋都是「商品正在補貨,可能會延時發貨,但時間不確定」。

不同商家盲盒玩具的售後服務條款各異。(取材自新京報)
不同商家盲盒玩具的售後服務條款各異。(取材自新京報)

中獎不發貨 也不退款

今年7月,遼寧瀋陽居民劉先生花2000多元在一款盲盒App中抽中了3樣物品,但收貨後發現物品和App界面顯示不同。劉先生懷疑被坑,要求平台退款,對方回覆「無法退款,僅可兌換成積分購買盲盒商城物品」。但「2000多元盲盒換算成積分,連市價兩三百元的口紅都兌換不起」。

來自四川的張先生也有類似遭遇,他在某盲盒App上購買了一個價值50元的盲盒,號稱能開出50元至9999元的商品,可開出的商品居然是一個普通挖耳勺。

來自江蘇的顏先生遇到的「烏龍」盲盒讓他大跌眼鏡。他下載某盲盒App後,開了一個500多元的盲盒,開出官網售價4000多元的戒指,等收到產品時卻傻了眼,寄來的紙盒裡只有一顆「釘子」。

實測網絡盲盒,不是發的貨物不在公示的可能抽到的盲盒商品中,就是質量差,包裝不符合規定,無法確認價格;聯繫不上廠家客服。而市場上多款盲盒App的相關協議還包含盲盒商品「原則上不予退換」、「不支持七天無理由退貨」等內容。

對於盲盒應用設定不公平售後規則的行為,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杜秀軍認為,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此類App可能涉嫌違法甚至構成刑事犯罪。北京瀛和律師事務所律師黃群輝也表示,根據「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網絡盲盒零概率中大獎卻宣稱能夠獲大獎的宣傳行為涉嫌欺詐,平台若知情卻未採取必要措施,要與App實際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

受訪專家一致認為,當前網絡盲盒存在一定的監管盲區。黃群輝說,在全國層面還沒有統一的盲盒監管規則。立法部門、監管部門有必要針對盲盒營銷的新業態,明確經營者違法營銷的法律責任和監管部門的監督職責。

「相對線下,線上盲盒經營者更容易通過後台操縱改變抽取結果、隨意調整抽取概率等方式變相誘導消費。」杜秀軍說,市場監管部門應建立線上動態巡查和監管機制。如App運營涉嫌違法犯罪,應積極配合國家網信、公安、工信等部門,對相關違法犯罪行為依法處置。

一位收藏者收集的部分盲盒。(取材自新京報/受訪者供圖)
一位收藏者收集的部分盲盒。(取材自新京報/受訪者供圖)

App 北京 隱私

上一則

四川瀘定6.8級地震 已造成93人遇難

下一則

小長假不甩疫情 上海人傾巢出 各景點人山人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