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普亭沒在開玩笑」拜登警告核武威脅恐世界末日

加州1家4口遭綁架撕票 8個月大嬰也遇害 嫌犯試圖自殺

疫情中的中國品牌 住在工廠70天的沙涓創辦人撐不住了

SandRiver故宮系列藝術無國界。(取材自福建電視台)
SandRiver故宮系列藝術無國界。(取材自福建電視台)

面對未來下行或發生變化的消費市場,不管是中國國內外高端品牌,還是街邊充滿煙火氣的小店,或許也都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在風險高企的不確定性中成為倖存者,並走得更遠。

「不論企業大小,這次疫情帶來的重創大都超過2020年。」嚴重入不敷出,引發現金流告急,直接把中國高端小眾品牌Sandriver(沙涓)推向了倒閉邊緣;如果不是走投無路,10年內將品牌版圖擴張到12個國家的創辦人郭秀玲不會發聲「求救」。而即使上海等地逐步解封,預計到6月中下旬才能恢復營業的非必需品企業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經營困境。

SandRiver在巴黎時裝周。(取材自福建電視台)
SandRiver在巴黎時裝周。(取材自福建電視台)

Sandriver被打趴

作為上海沙涓時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兼技術總監,郭秀玲於2012年創辦了Sandriver。第一財經報導,但這樣一個有技術、有品牌,並已站上產業鏈頂端的企業,也頂不住疫情的衝擊。郭秀玲向熟人圈發出了一封倡議書,希望能突破困境,求得生機。「已經走向世界的中國消費品品牌就這樣被打趴下,太可惜了」。

郭秀玲表示,從3月初開始,Sandriver位於上海的店舖就關閉了,工廠則從3月下旬開始停工,近3個月業績幾乎為零。一方面,國內的店舖中有不少存貨待售,卻無法送出,擠占了一部分資金;另一方面,國外市場需要貨,國內工廠卻無法生產,並同樣受困於國內外的物流。而那些錯過了銷售季的海外訂單,還面臨轉移的風險。

員工住工廠 維持研發

郭秀玲和少數幾名員工在封控前緊急搬到工廠宿舍,至今已住了70天,勉強維持著研發。而即使把員工從家裡請到工廠「伴疫復工」,由於國內供應鏈中斷、原料進不來,以及店舖暫閉、商業流通依然受阻。

如果市場對於未來的經濟預期不好,消費能力和信心受損,那麼最先衝擊的必然是非剛需的奢侈品。況且,作為非剛需的消費品企業,他們也不在近期復工復產或復商復市的名單中。收入中斷的另一端,是支出幾乎未減。

在鄂爾多斯阿爾巴斯牧區,阿拉善的部分牧區,Sandriver建立了農戶合作制度,...
在鄂爾多斯阿爾巴斯牧區,阿拉善的部分牧區,Sandriver建立了農戶合作制度,確保羊絨原料的可控。(取材自中國日報)

Sandriver在郭秀玲帶領下,以高端藝術羊絨品牌之姿,成為第一個進入巴黎時裝...
Sandriver在郭秀玲帶領下,以高端藝術羊絨品牌之姿,成為第一個進入巴黎時裝周的中國品牌。(取材自中國日報)

原料進不來 供應鏈斷

郭秀玲說,過去3個月裡,員工工資、社保、房租仍然保持每個月約200萬元的支出。為守住本來就稀缺的工匠團隊,即使員工封控在家也一樣照發工資。至於房租,她表示,自己在國內的大部分店舖都是非國有房東,因此多數無法減免。

報導指出,這是多數「小而美」的商店或品牌面臨的困境。那些即使在2020年的疫情後恢復元氣、表現出色的門店,也在為了這幾個月的租金與房東展開反覆溝通。

「丁丁歷險記」版權擁有方比利時莫蘭薩公司中國代表王越等了17年才在上海開出中國首店。2020年,這家首店全年銷量超過2019年,成為全球300多家門店中少數實現增長的門店之一;2021年則被定義為「丁丁年」,舉辦全球最大的丁丁展。如今他們正積極與房東協商以爭取部分減租。

從5月16日起,上海將分階段推進復商復市。陸續恢復的,是購物中心、百貨商場、超市賣場、便利店、藥店等商業網點,農貿市場,以及餐飲、理髮和洗染服務。王越說,按照分階段的復商復市方案,靜安區街邊非必需品的商店正常開業可能要到6月中下旬,這將讓他們在3個月裡沒有銷售,「即使有人在線上下單,也無法發貨」。

Sandriver的產品已經行銷世界,在國際上擁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取材自...
Sandriver的產品已經行銷世界,在國際上擁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取材自中國日報)

有「軟黃金」之稱的羊絨,在工匠們的匠心製作下,成為一件件極有品質、又極具藝術氣質...
有「軟黃金」之稱的羊絨,在工匠們的匠心製作下,成為一件件極有品質、又極具藝術氣質的服飾、家居產品。(取材自中國日報)

加大槓桿 將加速滅亡

既然當下缺現金流,如果銀行能給低息甚至免息的貸款能救嗎?郭秀玲立刻說了「不」,他們已有銀行負債在身,困難時期不希望獲得更多貸款。畢竟市場萎縮下行,企業一旦造血能力下降,加大槓桿只會加速滅亡。而她也不會把跟著自己幹了20多年的匠人團隊解散了,因為連工匠都不能保護,也就意味著品牌無法繼續存在。

郭秀玲表示,當下唯一的希望就是通過各種銷售方式,盡快消化國內店舖已有的庫存,減緩現金流的壓力。希望有能力購買高端產品的消費者,可以更多選擇和支持中國人自己的品牌。她也開始嘗試通過社區團購對一些產品進行預銷售,以盡快回籠部分資金。

疫情 房東 貸款

上一則

河北迎親團被刁難 就丟煙霧彈薰人 網:不給紅包給核武

下一則

無人接手 近半世紀珍寶海鮮舫6月揮別香港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