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凶宅+貧民窟+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

上海新增染疫人數再度回升 連5天社會面清零終止

中國F1第1人 加入愛快羅密歐的周冠宇引爆賽車熱

FI方程式大賽迎來首名來自中國的正式車手-周冠宇。(Getty Images)
FI方程式大賽迎來首名來自中國的正式車手-周冠宇。(Getty Images)

中國誕生F1第一人周冠宇,引發久違的賽車熱,通往金字塔尖的狹窄賽道上,除了天賦、長期練習及龐大資金支持,當事人透露還需要一點運氣。

25歲的馬青驊開著F112賽車駛上英國銀石賽道,雖然只是一次試車。那天是2012年7月12日,一個13歲的中國男孩坐在場邊觀看了這次試車。當年,馬青驊與西班牙F1車隊HRT簽約,有望代表車隊征戰F1,成為「中國F1第一人」,但誰也沒想到,HRT車隊因財務問題幾個月後突然解體,等到下一個人接過這個稱號,還要再過9年。而這個人,正是當年那個坐在場邊觀摩試車,名叫周冠宇的男孩。

今年11月16日,F1車隊愛快羅密歐競速車隊(Alfa Romeo ORLEN)宣布,周冠宇將作為該隊兩名車手之一,參加2022年賽季的F1比賽。消息一出,在中國引發廣泛關注。F1已經很久沒有在中國引發如此熱潮了。自從2004年上海「上賽道」開賽,到2012年馬青驊半隻腳跨進F1,之後F1與中國的關係就漸行漸遠。雖然疫情之前,F1上海站賽事年年從未缺席,但中國車手似乎與F1的賽道拉開了距離。

「不顧一切 全獻給賽車」

直到周冠宇的出現。「你要付出比表面上看起來多太多的東西,不顧一切,把全部都獻給賽車。」12月1日,在今年倒數第二站F2比賽前夕,周冠宇說,「成為中國第一位F1正式車手,我自己很驕傲。」

作為當今世界最高水準的賽車比賽,F1賽事(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是10支車隊、20名車手之間的遊戲。F1與奧運會、世界杯並稱世界三大賽事,卻維持著如此微小的規模,而它撬動的商業價值,每年以數十億計。

一個中國車手進入F1需要什麼?需要具備操控機械的天賦,從10歲之前就開始的長期練習,以及龐大資金的支持。擁有了這些之外,還需要一點運氣,每一步都踩對節奏。

「中國最著名的賽車手」作家韓寒將周冠宇進入F1的意義,與姚明之於籃球和劉翔之於田徑相提並論。不過,從運動性質來看,賽車頗為不同,與籃球、田徑等項目對身體素質的絕對依賴相比,賽車需要更為綜合的能力,有些能力是可以通過練習達到的,有些則是車手也無法左右的,比如身後的市場。

2021年是周冠宇高開高走的一年。在3月F2揭幕戰巴林站比賽中,周冠宇就拿下了分站賽冠軍,而且首次在正賽中奪冠。去年索契站由於發生事故,導致正賽取消,他憑藉在衝刺賽中的勝利奪得冠軍。根據F2賽制,每站比賽由兩個回合衝刺賽和正賽組成,每回合衝刺賽冠軍積15分,正賽冠軍積25分,再加上杆位分和最快圈車手的加分,計算該分站總積分。之後,他又在摩洛哥和英國站將兩個冠軍收入囊中。12月之前,周冠宇已經拿下三個冠軍,總積分排名第二。

在F2比賽中積累資歷的同時,周冠宇的F1征程也進入預備期。他於2019年成為F1車隊Alpine的發展車手。在今年9月奧地利站的F1第一節自由練習賽中,他上演F1首秀,完成了一小時的練習賽。這場首秀對他另有一重特別的意義:他駕駛的是傳奇車手阿隆索的賽車。

阿隆索是周冠宇從童年追隨至今的偶像,也是最近兩、三年幫助他最多的車手。周冠宇感慨,到了現在這個階段,除了工程師,很少會有車手主動來幫助你。「他作為兩屆世界冠軍,沒有太多保留地來教你,真心去幫助你,是一件很值得敬佩的事情,最後我覺得沒有讓他失望。」

7月18日,周冠宇在2021年F2錦標賽英國站衝刺賽。(取材自中新周刊)
7月18日,周冠宇在2021年F2錦標賽英國站衝刺賽。(取材自中新周刊)

經完整歷練 終於升F1

至此,他已經獲得了進入F1所需要的全部條件。在歷經卡丁車、F4、F3直到F2 的完整歷練之後,周冠宇終於升入F1。

賽車對個人的要求,與很多常見的體育項目不同。馬青驊說,賽車除了身體素質,還非常依賴於操控技術。賽車是將人類的運動能力建立在機械和電子構建的平臺上。「賽車是『苦』不出來的。」馬青驊多次解釋,除了身體的耐力、協調性等素質,還需要瞭解車輛的調教、軟體的設置,以及與車隊的溝通。 

栽培天才 要有足夠的錢

當然,還要有資金支持。這也是天才車手如此罕見的重要原因。「既要有艱苦的毅力,將整個青少年時期作為一項『賭博』,不求回報,除此之外,還得家裡有足夠的錢。」著名的F1資深tctctc`評論員潘湧湧說,這種孤注一擲的豪賭,有著極高的門檻。

十多年前,曾接近F1賽道的中國賽車手程叢夫說過,他的家庭投入達到1個億。而在歐洲、日本等地,車企和贊助商很大程度上替家庭承擔了培養車手的投入。F1資深評論員葉飛表示,在賽車運動基礎好的國家,年紀很小的卡丁車手都有贊助商支持,而中國卻沒有企業在車手的成長中緊密伴隨,這是整個汽車工業和賽車文化的發展程度決定的。

以日本為例,日本1987年首次舉辦的F1大獎賽,與本國騰飛的汽車工業形成合力,推動了賽車文化的勃興,「四驅兄弟」、「高智慧方程式賽車」等動漫不僅影響了日本,甚至無意中成為很多中國人的賽車啟蒙。至今,日本已有十餘位車手征戰過F1,本田的發動機也裝進了F1賽車中。「中國的汽車工業和賽車文化發展還遠遠不夠,出現一個周冠宇非常難得,也是很特別的個例」。

周冠宇明年將加入F1愛快羅密歐競速車隊。 (新華社)
周冠宇明年將加入F1愛快羅密歐競速車隊。 (新華社)

「F1世界裡 盼出現1個姚明」

「F1是披著體育競技外衣的商業活動。」F1商業化之父、F1管理公司(FOM)創始人伯尼·埃克萊斯頓曾直言不諱。他還說過另一句名言:「在成長為全球最具商業價值賽事的過程中,F1還需要一個黑人、一個中國人和一個女人。」現在,這個中國人已經找到了。FOM前CEO切斯·凱里不諱言對中國市場的重視,他說希望在F1世界裡看到又一個姚明,實現姚明在NBA中產生的轟動效應和連鎖反應。

「預算帽」實施 助小車隊

在周冠宇進入F1的時代,遊戲規則正在發生一些變化。今年,F1迎來史上最重要的改革之一,即首次實施「預算帽」,將每支車隊與汽車性能有關的預算上限設為1.45億美元,以限制闊綽的大車隊在設計研發上不惜代價。改革的目標是為了「更接近、更公平、更刺激」,給與小車隊更多機會,讓車手而非賽車成為比賽的關鍵。

周冠宇成為中國首位F1正式車手。(取材自Instagram)
周冠宇成為中國首位F1正式車手。(取材自Instagram)

周冠宇加入的愛快羅密歐車隊,今年在十支F1車隊排名第九,與領先車隊尚有不小差距。葉飛說,「貧富差距」導致的強弱兩極分化,是F1世界公開的法則。總成績常年領先的梅賽德斯-賓士、法拉利、紅牛三支車隊,被車迷戲稱為「火星組」,最近十年每年積分榜前五名的車手,80%來自「火星組」車隊,更有四年是被「火星人」包攬。「中小車隊的車手難以出頭,是顯而易見的,這不是車手的問題,是車的問題。」馬青驊認為,中小車隊越拿不到成績,就越缺乏贊助,越沒有資金去開發賽車、簽約車手,成為惡性循環。

這與馬青驊的遺憾是有關的。2012年,西班牙經濟衰退,馬青驊所在的HRT車隊尋求收購者未果之後,宣告破產。車隊也希望與中國廠商、汽車品牌合作,但F1在中國市場的認可度不如現在,「如果那時在中國有很高的認可度,我相信找一些中國廠商贊助HRT,車隊也許會繼續堅持下去。」馬青驊說。可那時正是F1在中國的低迷期。

潘湧湧認為,現在已經到了中國F1文化的第四階段,上一代留下的鐵杆車迷帶著孩子一起看比賽,老中青的中國車迷架構已經成型。體現在消費上,2018年,F1中國站的票房開始走出「U」形的底部,出現上揚。

馬青驊也沒有在遺憾中沉寂。他離開F1後,駛入房車賽的賽道,2014年世界房車錦標賽俄羅斯站上,他拿到第二回合冠軍,成就了中國車手在國際汽聯世界錦標賽中的首次奪冠。現在,他依然征戰在賽道上。

而現在,周冠宇成了中國F1第一人,擺在他面前的是激動人心的首個F1賽季,新賽季分站賽數量將達到史無前例的23站。新車手的首個賽季向來困難重重,周冠宇的F1起步想必不會輕鬆。在這個備賽的冬天,他將正式進入F1車手的角色,適應新的方向盤,開向一個全新的世界。

周冠宇是中國F1第一人,他認為一個新的方向盤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取材自中新周刊...
周冠宇是中國F1第一人,他認為一個新的方向盤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取材自中新周刊)

F1 賽車 周冠宇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