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機密文件曝光 習近平領導層明確下令「迫害新疆」

拜登政府要揪高物價 追9大零售商 交供應鏈資料

996工作制被認定違法 但中國員工卻說出「我想加班」

中國的加班文化是否會因企業帶頭改善而走向盡頭,仍待觀察。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中國的加班文化是否會因企業帶頭改善而走向盡頭,仍待觀察。此為示意圖。(新華社)

「996」及其衍生的變相加班制度,在大環境和員工心態等環節未變之際,恐怕仍只能像許多企業的大小周和加班工資一樣,繼續循環。

中國最高法院2021年8月裁定「996」工作制度違法,包括快手、vivo、字節跳動等公司先後宣布取消「大小周」等應對措施。但近來比亞迪員工猝死北京望京A座加班被舉報、浪潮集團加班標語等事件,使「996」超時工作現象又受到關注,難道內卷引發的「恐怖平衡」永難終結這陋習?

中國的加班文化盛行,互聯網企業「996(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大小周」等加班方式幾成常態,最高法院今年明確了「996」嚴重違反法律關於延長工作時間上限的規定,相關公司工時制度應認定為無效。

猝死的36歲比亞迪員工證件。(取材自澎湃新聞)
猝死的36歲比亞迪員工證件。(取材自澎湃新聞)

積勞成疾 再傳員工猝死

人民日報在法院公布判例後曾發布評論指出,勞動法規定,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可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1到3小時,每月不得超過36小時。

評論稱,近年因「996」猝死、積勞成疾的事件並不鮮見,企業不應以犧牲員工的休息和健康為發展代價,具工也應向「996」大聲說「不」,勞動者和企業方才能走向共贏。

在今年6月之前,字節跳動、快手等不少互聯網公司都實行「大小周」這種類似「996」的制度,但周末加班發雙倍工資的報酬。法院在8月裁定違法後,字節跳動等科技公司取消了「大小周」制度。但不少員工並未因此開心。時代周報報導,字節跳動在內部調研時,僅有1/3的員工支持取消「大小周」。

位於望京A座的阿里中心,晚上等在大樓外準備接人的出租車幾乎佔滿了大道。(取材自時...
位於望京A座的阿里中心,晚上等在大樓外準備接人的出租車幾乎佔滿了大道。(取材自時代財經)

年薪降了 生活突變空虛

有員工反對取消「大小周」的理由是,自己的年薪會因此降近20%;對於高薪互聯網人來說,20%的薪資並不是小數目。況且,很多互聯網人生活的全部重心就是工作,突然空出來的兩天休息時間,他們不知道用什麼來填充。

有員工甚至覺得,他們的體力、時間和才能,足以也應該賺取比一般員工更多的薪資收入;法律和輿論奪走了他們依賴的「996」,物質和精神生活都因此變得空虛許多,誰來為他們設想?而這也似乎形成一種「恐怖平衡」的槓桿,使「996」不至於消失,只是調整了擺盪的幅度。

報導指出,從近日一條關於北京望京A座加班被舉報的消息就可看出,取消「大小周」以後,並沒有很多人因此就不加班了。

例如,今年10月,位於望京A座阿里北京總部附近的居民就抱怨,員工每天加班到晚上9、10點,導致樓下車輛聚集,9點後,大批年輕人從阿里大樓湧出,隨之而來的是上百輛等待載客的出租車,雙閃、鳴笛聲一刻不停,讓他們無法休息,已向勞動監察部門舉報。

出租車司機阿良(化名)說,他每晚都會來這裡等待下班的人,三小時能賺到300元,相當於白天跑一天的收入。他說,晚上8點到11點是阿里人的下班高峰,他 「一天就指望這三小時」。和阿良一樣分秒必爭的司機不在少數。幾十輛出租車同一時間、停在同一地點,很快就造成了交通堵塞。

一位剛從阿里中心大廈出來的人說,這樣的情況很常見:「以前更堵,現在已經好一些了。其實公司沒有硬性的加班要求,但是我們得把事情做完,這個點下班我覺得很正常」。

字節跳動是TikTok的母公司,公司宣布自2021年8月起取消「大小周」工制改為...
字節跳動是TikTok的母公司,公司宣布自2021年8月起取消「大小周」工制改為周休二日。(本報資料照片)

想要買房 主動申請加班

另一家公司快手取消「大小周」後的第一個周六,員工曉玲(化名)在家睡了一天,浪費時間的負罪感,讓她開始懷念大小周的日子,她說,自己當初來快手就是被包含「大小周」加班費的豐厚報酬吸引,「以前周末去公司摸魚一天也能拿到雙倍工資,現在工作量沒有減少,工資卻少了」,她打算在北京買房,只好經常主動申請加班。

彭強(化名)則說,他服務的字節跳動取消大小周改實施「1075」制度後,他們部門很少有同事申請加班,「生活幸福感的確有很大提升」。百度深圳分公司的麗瑩(化名)表示,百度深圳一直是雙休,她絕不會接受單休的工作,「沒有自己的生活是絕對不行的」。

也有人認為,「996」與工作強度不能劃等號。為完成一天的工作,大多數互聯網人仍要面臨高強度的「自願」加班,而且有時回家後也要繼續處理工作。對於取消「996」或「大小周」等,他們多覺得幾乎沒有可能,「因為工作量太大了」。

互聯網大廠的工作量真的這麼大嗎?報導指出,廠內部門眾多,拉齊進度需要持續溝通,整個白天幾乎都在開會中度過,只有到下午5、6點才能開始處理自己的工作。這種節奏下,7點前下班幾乎不可能。而最誘人的還是大廠的加班福利,例如加班打車免費,既省錢又能賺錢。

但一位聯發科員工說,公司有嚴謹的打卡制度,平日晚上加班1.5報酬,按小時計算,即使有工資,他依然非必要不加班,沒有事情時會在6點準時下班,「沒有什麼比健康和輕鬆的生活更重要」。

近來,新能源車企比亞迪傳出一名36歲員工猝死在租屋處事件,儘管死因尚未確認,仍引來輿論對「996」再一陣撻伐。原因是這名員工的工作打卡紀錄顯示,10月他有26天工作時間長達12小時,家屬認為他的死亡與生前曾連續超時高強度工作有關。

對此,比亞迪回應稱,對員工發生意外表示很痛心,相關人員正與員工家屬溝通,希望能夠妥善處理好相關事宜。家屬後來表示,經過協商,比亞迪除退還公積金社保,並一次性支付20萬元。

網民曝光了浪潮集團辦公室懸掛的加班標語,內容多為鼓勵員工加班。(取材自極目新聞)
網民曝光了浪潮集團辦公室懸掛的加班標語,內容多為鼓勵員工加班。(取材自極目新聞)

加班好嗎? 「自願就無所謂」 

另總部設在山東濟南的中國知名網絡企業浪潮集團近來也遭多名員工指控,某分公司不僅在辦公室掛上了「大家加,才是真的加,加班真好」、「他加我也加,想跑也跑不了」等各種鼓勵加班的標語,還不發加班費強制加班,並把加班時數納入年終考評,有員工嘆一年加班600多小時還排名倒數。

浪潮集團的「加班」事件引發關注後,官媒央視網隨即發文,抨擊浪潮集團試圖在辦公區公開懸掛標語,把加班標語當創意來曬,把加班當成正常狀態來宣傳,是畸形加班文化的縮影,更是對法律法規的漠視。「加班不一定真好,但違法一定不好」。

媒體引述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宋竟一表示,加班沒有加班費不合理也不合法。按出勤時間進行KPI績效考核並不違法,但如果強制加班且時數超出法律規定就違法。

三言財經報導指出,浪潮集團對此事發布內部通報稱,浪潮軟件綜合與安全管理部于姓員工在未經部門負責人審核具體內容的情況下,將文案材料布設到辦公區域,造成不良影響。集團對浪潮軟件進行通報批評,相關人員不按程序辦事及作風不嚴謹的情況也依規做出相應處理。

這則通報被披露後,在網上再引來部分網民質疑「不經領導同意,員工能在公司掛上那麼大的標語嗎?領導每天進出公司都看不到嗎?;也有網民稱「自願加班就無所謂,沒必要大驚小怪」。浪潮對此則尚無回應。山東省濟南市勞動保障監察支隊表示已前往浪潮集團調查。

BBC報導認為,即使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帶頭改變高科技企業的加班文化,加班文化在中國高科技公司裡已根深柢固。「如果(供需和職場競爭等)結構性問題改變不了,「表象可能大於實質(改變)」,報導引述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學者廖康宇表示。 

但廖康宇也認為,企業巨頭的最新舉措可能對其競爭對手帶來壓力,起到某種程度的示範效果。但新制度究竟會帶動多少人就超時工作申請加班費,他持懷疑態度:「如果實際的工作量沒有減少,那麼員工會不會把工作帶回家做呢?」。

北京 中國 猝死

上一則

遠東遭查處 新華社官媒公眾號:「第一塊石頭」落地了

下一則

北京令港商解決問題 彭博:新世界研新資助房屋模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