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澳洲法院駁回上訴 約克維奇認輸將離境

東加火山爆發通訊全斷 布林肯關切 紐總理:有重大災損

風光背後…直擊中國帶貨主播求生日記

直播主凡事親力親為,常讓他們的體力吃不消。(取材自齊魯晚報)
直播主凡事親力親為,常讓他們的體力吃不消。(取材自齊魯晚報)

雙11瘋狂掃貨熱潮剛過,當各家帶貨主播全力促銷時,有人嗓子喊到充血腫脹,忙到沒時間睡覺,亮眼業績背後,刻滿了滿腹心酸。

有些直播主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睡飽。(取材自齊魯晚報)
有些直播主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睡飽。(取材自齊魯晚報)

52歲下崗工 「直播電商之都」逐夢

富瑞萍52歲時,下決心要當一名帶貨主播。流程她不懂,賣什麼還沒想好,也沒有拿貨管道,但她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畢竟她大老遠來到的地方可是臨沂,先培訓上車,這裡什麼都有可能。

據齊魯晚報報導,臨沂是江北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集群,同時也是北方最大的物流集散中心,現在這座城市又多了一個新標籤,臨沂成為與杭州、廣州齊名的「直播電商之都」。

在臨沂,粉絲過百萬的主播就有近300人,註冊的線上店鋪多達17.7萬家。徐小米、超級丹、陶子家等頭部主播的帶貨創富傳奇在業界廣為流傳,刷新著千萬級甚至過億元的單場帶貨量,吸引了一批批懷揣著成為流量帶貨主播夢想的人踏入行業。

富瑞萍一開腔,就能辨識出她是東北人。52歲的她曾是一名國企下崗職工,幹過蔬菜水果批發,做過小生意,開過超市。接觸直播帶貨,富瑞萍是從買開始的,她有自己經常關注的幾個大主播,衣服、食品、化妝品等都是看她們的直播買的,每年的消費都在萬元以上。

中國「直播帶貨」已蔚為風潮,圖為山東威海日前舉行韓國(山東)進口商品博覽會,一名...
中國「直播帶貨」已蔚為風潮,圖為山東威海日前舉行韓國(山東)進口商品博覽會,一名直播主正在現場直播帶貨。(取材自新華社)

起步很難…但「別人能幹,我也行」

新冠疫情以來,直播帶貨突然火了,看著屏幕裡的大主播們場均過百萬甚至千萬元的帶貨量,按照5%-20%的佣金計算,一場直播就能帶來數萬至數十萬元的收入,富瑞萍嗅到了商機。她覺得別人能幹,她也行。根據她起初的設想,雖然沒法像大主播那樣每個月能賺個幾十萬、上百萬的,但慢慢積累,每個月也能賺個幾萬塊錢。

培訓學院就是她從直播上接觸的。在位於臨沂蘭山區臨谷電商產業園的傳奇商學院,他們剛剛培訓完一批學員,100多個新人已經走向了直播帶貨的一線。

跟她同班的還有三、四位學員,年齡都在四、五十歲,這裡不講究學歷、職業,用學院運營總監胡代剛的話說就是,帶貨主播入行門檻非常低。但發展到今天,這個行業的專業度已經非常高了,單打獨鬥的時代已經是過去式,想成功需要專業團隊共同運營。對於很多新人來說,她們會選擇投靠MCN機構,但即便這樣,起步仍然很難,MCN機構會把資源傾向於大主播。

「我們一般會建議三、四個學員組團。」胡代剛坦言,他們今年已經培訓了十多期,有上千名學員,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主播去帶貨,有些可能更適合做運營。

富瑞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眼下她還沒有想好帶貨賣什麼,她調低了目標,畢竟要先慢慢生存下來,才能想賺錢的事兒。

有家庭主婦從電商平台購買孩子用品,從而也進入直播叫賣行業。(取材自齊魯晚報)
有家庭主婦從電商平台購買孩子用品,從而也進入直播叫賣行業。(取材自齊魯晚報)

天未亮就開機 播到一半嘴角突出血…

想要蛻變,首先要挨過陣痛,想要從主播大隊伍裡脫穎而出,努力是最基礎的,很多主播可謂是拚了命。當然這還不夠,你必須還要不斷讓自己和團隊變得更加專業。

每天早上五點多鐘,天還未亮,在臨沂蘭山區一處的廠房裡,當其他商戶還在熟睡時,主播張奪的幾間直播小屋已經燈火通明。她披著羽絨服,一邊對著鏡子給自己化妝,一邊讓助理把貨推進直播間,詢問貨品情況。

每天早上開播前都像打仗一樣,抽著空她塞了幾口肉夾饃。每天6點準時開播已經成為她雷打不動的規矩,從未遲到過一天。她的號已經小有成績,積累了50多萬的粉絲,其中有不少鐵粉,讓她每天至少有3000單的銷量。

但就在某一天,張奪在直播時出現了「事故」。正帶著貨,她的嘴角突然出血,把直播間的「家人們」嚇壞了。她播了兩個小時就緊急下播去了醫院。結果出來後,她倒反而沒太放在心上了。她習慣了,還是嗓子的老毛病,這次是充血腫脹,破了一個小口。「(醫生)無非就是老生常談:休息閉嘴別說話。但是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的。」

在直播間,看起來很瘦弱的張奪熱情有活力。實際上她脾氣很倔,自己決定的事情,八匹馬也拉不回來。醫生讓她閉嘴休息,她第二天就開播了4小時;在她婚嫁的年齡,不顧全家人的反對,找了現在的比她小六歲的丈夫;而她決定做帶貨主播時,家人對此也不理解:她放棄了工作了三年的「鐵飯碗」。

張奪打心眼裡喜歡直播帶貨。每次看別人直播的時候,她都有一種想替主播吆喝的衝動。去年3月份,她辭了工作,和丈夫、妹妹三個人在出租屋裡創業直播帶貨。

第一天開播的新鮮,第一次賣出27件貨品的快樂,第一次發現嗓子裡長了息肉的崩潰......,張奪用短視頻日記的形式記錄下了她的創業之路。他們同樣經歷了張曦夫婦剛創業時的艱辛,唯一休息的時候,是身體累垮打點滴的時候。「老鐵們一聽說我要去打營養水了,就知道我病倒了。」

辛苦打拚後,張奪終於收到了回饋,他們新買的屬於自己的房子已經裝修好了,倆人終於有了定所。

頭部主播的困擾,每場直播要投流上百萬,好的運營人才一將難求。(取材自齊魯晚報)
頭部主播的困擾,每場直播要投流上百萬,好的運營人才一將難求。(取材自齊魯晚報)

競爭生態失衡 衍生三大亂象

在臨沂蘭山區的臨谷電商孵化園區,入駐著像超級丹、陶子家這樣的頭部主播,他們已經發展成一個MCN機構,有著四層樓的辦公區。何時能做到他們的體量,是很多中小主播的夢想。

直播對專業人才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對於臨沂的電商行業來說,很多主播團隊都面臨著缺乏人才的問題,人才培養的速度和公司發展的速度是不匹配的,這成了制約發展的一個因素。

隨著直播平台貨品從白牌到品牌化,公司團隊要考慮未來發展方向,如何引進人才,擴大主播團隊,是否跨平台發展,有人認為,必須提前預知未來一年甚至兩年做什麼,才不會被拉下。

當雙11各商家天昏天暗地開戰時,據調查,也衍生出饑餓營銷、價格誤導、憋單話術等不同亂象。

法治日報報導,價格低廉、購物便捷、秒殺福利、補貼紅包……,直播間的噱頭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選擇直播購物。然而,「法治日報」近日調查發現,主播素質參差不齊、虛假宣傳、價格誤導等現象引起諸多消費者吐槽,在營銷套路、平台規則的裹挾下,消費者要搶到真正划算的商品越來越難。也造成下列的三大亂象。

直播培訓學院有計畫的訓練學員,讓新人走向直播帶貨第一線。(取材自齊魯晚報)
直播培訓學院有計畫的訓練學員,讓新人走向直播帶貨第一線。(取材自齊魯晚報)

亂象一:饑餓營銷,價格誤導

一盒面霜原價350元,直播間的價格也是350元,但會贈送一些面膜或者水乳等小樣,將這些贈品的價格也算入面霜價,再告訴消費者:面霜打了折。這是資深「剁手族」劉默(化名)近日在某「頭部主播」直播間購物時總結出來的直播營銷套路—將贈品的價格附加至商品中。

初出茅廬:來培訓的人很多,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主播。(取材自齊魯晚報)
初出茅廬:來培訓的人很多,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當主播。(取材自齊魯晚報)

亂象二:憋單話術,耗時耗力

一些主播在介紹商品時超快的語速、超短的時間也讓許多消費者「迷失」在直播間。

劉默本來雄心勃勃地想要在今年「雙11」鏖戰一番,為此她早在主播上架商品預告時便提前做好了搶購準備。沒想到,預售當晚「擠進」「頭部主播」直播間的品牌、商品相當多,幾乎所有主播都提高了介紹商品的語速,即便是普通「腰部主播」,介紹一款商品的用時也不會超過3分鍾。

「還沒來得及聽清楚、看清楚商品長啥樣,就過去了,在直播間要想搶到真正划算的商品越來越難了。」劉默吐槽說,為了不錯過心儀商品,她只能全神貫注地盯著屏幕,生怕一走神,鏈接就從眼皮底下溜走了。

粉絲們在直播間的定時等候,讓直播主很感動。(取材自齊魯晚報)
粉絲們在直播間的定時等候,讓直播主很感動。(取材自齊魯晚報)

亂象三:質量不一,素質不齊

雖然直播間有各種價格套路,但記者調查發現,有些商品價格的確實很低,甚至低於市場正常價格。商家為了銷售庫存商品,快速回籠資金,會選擇低價出售。還有一些殘次品、存有瑕疵的或者臨近保質期的商品,商家也會以較低的價格出售。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直播帶貨亂象頻出的根本原因在於直播競爭生態的失衡。直播本沒有錯,錯的是重重套路玩法下商家和主播之間無序的內卷,降低了用戶的消費體驗。

電商 工作 疫情

上一則

中駐美大使秦剛:推動兩岸融合 但絕不放棄使用武力

下一則

「香港主辦方侵權」 新加坡禁KAWS大型充氣公仔展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