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指涉間諜遭軟禁 胡安明無罪首受訪:畢生最黑暗時期

衛報揭露 中共2014會議紀錄對維吾爾人進行再教育

不想上班996 中國年輕人逃進寺廟、住鬼城、策馬當大俠

楊林鑫。(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楊林鑫供圖)  
楊林鑫。(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楊林鑫供圖)  

想逃離上班,就是所謂「躺平文化」的信奉者?也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厭班症」暫時離開,為的是遇見起身回到工作崗位後,那個變得不一樣的自己。

據近年一份調查,中國近八成的職場人感到緊張和壓力,超過七成對工作產生倦怠。隨著就業競爭的「內卷」現象日趨激烈,不少年輕人開始「逃離職場」。有人憂心這種「厭班症」效應正衝擊著中國的經濟;但也有人認為,某些情況下,這反而是治癒「躺平絕症」的仙丹。 

到寺廟裡發掘不一樣的自己,是不少年輕人逃離職場的去處。此為網劇「棋魂」示意截圖。...
到寺廟裡發掘不一樣的自己,是不少年輕人逃離職場的去處。此為網劇「棋魂」示意截圖。(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2021年,被稱做是「00後」本科畢業生的求職元年。但有越來越多的老闆抱怨,這一屆的打工人有不少敢和長官叫板,公司工資給多少就做多少,不會為了這點錢「出賣靈魂」;如果領導不給加薪又欣賞不了自己的才華,二話不說就逃離職場,辭職宅在家躺平或另覓伯樂。

年輕人想方設法逃離上班,不全是像這樣一刀切。有些是想趁年齡還有優勢的時候,短暫離開喘口氣,或是抓緊機會為自己圓夢;他們更有主見,了解自己的不足,心裡大都有些許因為拚命工作而留下的遺憾。對他們來說,逃離是為了重新回到職場,結局和再出發都是一個全新的自己。

誦經吃齋 心境變平和 

近日就有幾個這樣的例子。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披露了北京某報社編輯楊林鑫的故事。楊林鑫在報社工作四年,不僅日夜顛倒,工資沒怎麼漲,體重還飆升了30斤。紙媒的黃金時代過去了,與女友分手後,楊林鑫拒絕互聯網大廠邀約,決定去寺廟當圖書館管理員。

26歲的他,法號弘鑫,從此過上了誦經、吃齋的日子。剛來圖書館的時候,弘鑫還沒有學會「靜下來」這種節奏,老想著要幹更多的活兒。但師兄們經常是今天做不完的工作明天再做,這和他在報社那種高強度、快節奏的生活完全不一樣。

除了本身對佛教有興趣,過往生活裡的壓力,也推動著弘鑫做出了去寺廟的決定。他覺得目前可能是最好的時機了:26歲,仍然保持著年輕人的活力,還沒有成為丈夫或者父親,父母身體也健康,沒有什麼負擔。再不去完成這個願望,未來可能就很難有機會了。

在寺廟裡,最明顯的改變是飲食。報導說,弘鑫以前最愛吃肉,來寺廟兩個多月,他只在下班的時候出去吃了三次肉。到寺廟一個月後,他瘦了23斤;晚上睡覺不再打呼嚕;豆製品吃得多,他之前缺乏的蛋白質含量也達標了。心境上也變平和,變得沒有那麼卷了。

明明要躺平,弘鑫卻在寺廟裡支稜起來了。寺廟大師父被問道「怎麼看待像弘鑫這樣辭去大城市的工作來寺廟的年輕人」時說:「成為自己就好」。

楊林鑫工作的寺廟圖書館裡供人抄經的書桌。(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楊林鑫工作的寺廟圖書館裡供人抄經的書桌。(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學會忍辱 擺脫「爭」束縛

今年26歲的榮晰從小接受「精英教育」,童年的周末被各種興趣班填滿,落後是不被允許的。但前陣子他打籃球時被隊友誤傷,確診了腦震盪,學習和申研因此近乎停滯,「留級」這個從來不曾出現的字眼頓時閃過他的眼前;他直覺父母不能接受,他也不能讓父母失望。

焦慮、失眠的榮晰從此時開始學習佛法,並來到寺廟住了8天,期間上了兩天課,寺裡的師兄送了他許多佛經、收音機、杯子、茶葉等。見慣了壓榨員工的老闆和機構,他被寺廟布施的愛所打動了。

榮晰在寺廟裡還感受到的是一種不需要競爭的放鬆,去食堂吃飯不需比誰吃得快,早課晚課也沒有人會在意誰念得更好,這和他過去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爭」下完成是不一樣的體驗。他在佛法裡學到「忍辱」,意識到一個被「爭」束縛的人,到底有多可笑。

像弘鑫一樣,在上海從事廣告設計行業的羅一黑(化名),去年8月起來寺廟裡六次,幫寺裡幹幹活,念念佛經。羅一黑遇過最可怕的甲方,會好幾夜不睡地改方案,那時他腦子裡永遠同時裝著十幾件事。相比那種時刻,寺廟裡定點定時的生活簡直是天堂。

羅一黑以前脾氣有些暴躁,來了寺廟,他覺得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規訓自己的言行。

樂曉雲。(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樂曉雲。(取材自「每日人物」微信公眾號)  

辭去工作 策馬當大俠

28歲的樂曉雲是重慶小伙,辭職後坐火車去了新疆散心,這一散就是2個半月。他在新疆新源縣買了一匹大白馬,準備騎上4000公里回家鄉。

截至2021年10月21日,他已走1600公里。樂曉雲說,這一路吃了不少苦,半夜淋雨,還住過羊圈。現在每天操心自己和馬的基本生活,沒時間想其他事。

不過,對於樂曉雲的回家路,不少網民的焦點都放在了那匹馬:「馬:你好意思說苦」,「幫流量明星做替身騎馬」,「馬:剩下的2000公里換著騎一下?」,「馬比你還迷茫」,「有想過馬受得了嗎?」,或是嘲諷他的選擇:「吃飽了撐得」,「草率的人生」。

也有網民對酸言酸語給了這樣的評價:「就有一些見不得人好的酸民,把一切不同尋常的事都認為是炒作」。

近日,一段「『大俠』騎馬行走四川綿陽街頭被交警攔下」的視頻在社交平台引起熱議。視頻中,頭戴斗笠、身披黑色斗篷的曾行騎著一匹黑馬在馬路上行走,但這份瀟灑很快被交警打斷:「大俠,這個(馬)可不能在道路上騎!」。

曾行(化名)和「馬肉」在旅途中。(取材自極目新聞)
曾行(化名)和「馬肉」在旅途中。(取材自極目新聞)

極目新聞報導,8月中旬開始,曾行騎馬從甘肅南下旅行,10月27日路過四川江油,自駕600多公里的路程,他騎行走了近千公里。這是26歲的他現在想過的生活。出生於湖南邵陽大山,喜歡坐在馬背上飛馳的感覺, 6歲起就編織了馬背、俠義、江湖的夢想:總有一天,我也要縱馬雲遊四方。

「小時候沒有獨立經濟能力,出來工作之後,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實現這個夢想了。」曾行說,為積攢旅行資金,他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之外,還在夜間送外賣掙外快。今年8月,曾行認為時機到了,於是辭去工作,從居住地北京飛到甘肅甘南,花1萬多元購買了一匹河曲馬作為坐騎,並給它取名「馬肉」。

騎馬的視頻被傳上網絡後,有人認為曾行作此打扮是在作秀。曾行表示,「大俠」打扮不是為了作秀,而是他的穿衣愛好。自己早年就購入了一管簫,既要學大俠雲遊,也就將簫也一起帶了出來,不時吹簫做樂。

潘登是一個自認懶散的年輕人,學美術的他,離開職場後走遍各地遊歷,不同的是,別人湧進打卡熱門景區,他則是用低房租,專挑各地「鬼城」入住。

這些年,他住過月租700元的廣東陽江海陵島,待過月租500月的山東海陽海景房,還有峨眉山腳下月租800元的新房。這些房子,大都家具衛浴全新。替他埋單的,是投資「鬼城」海景房業主腦子裡進的水。

曾行(化名)和江油交警合影。(取材自極目新聞)
曾行(化名)和江油交警合影。(取材自極目新聞)

不想躺平 人生觀改變

從這些年輕人的選擇來看,不想過「上班996,下班ICU」的高強度生活,不見得只能去「躺平」。年輕人想尋找的目標,也許就只是如何不負此生,只是他們採用了不同的「逃」的方式,他們中的不少人仍然有著對人生意義的看法。

光明網評論這種現象時說,當生活本身充滿樂趣,年輕人心頭沒有那麼多和輿論裹挾相對抗的張力,那麼,很多孜孜以求的發展目標、社會遠景,或許也在不經意之中得到了解法。

如同辭去工作,策馬圓大俠夢的曾行,經歷過旅途的辛酸和美好,覺得自己變成熟了許多,人生觀也發生了改變。面對現實中的不理解和網絡上的非議,他直言,不管別人說什麼,自己還是會堅持夢想, 「畢竟,人生就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留遺憾」。 

曾行(化名)和「馬肉」旅途中的風景。(取材自極目新聞)
曾行(化名)和「馬肉」旅途中的風景。(取材自極目新聞)

工作 北京 中國

上一則

有確診足跡…上海迪士尼萬人連夜檢測 煙火照常綻放

下一則

消防員要救她 落井女:你先把手洗乾淨再拉我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