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肺腺癌後再傳免疫疾病 陳文茜尖叫:不想活了

上海人事暗鬥?網傳上海副書記妻弟包攬供應物資

高端家政、高級保母…教育雙減後搶手的「變相家教」

中學聯考增加體育科的分值。圖為長沙的學生們在體育課上跳繩。(新華社)
中學聯考增加體育科的分值。圖為長沙的學生們在體育課上跳繩。(新華社)

中國近來嚴查培訓機構亂象,但業者也不是省油的燈,換個「馬甲」另覓商機,照樣能在市場自由流動,甚至還開發出新商機。

「住家教師月薪兩三萬元」的話題近來火了,沒幾天迅速衝上了熱搜榜第一,閱讀量近4億次。據媒體調查,教育部「雙減」政策落地後,這類以「高端家政」、「高級保母」形式出現的家政公司變相「家教」廣告遍布網絡。儘管專家指已違規,報名者仍大排長龍。

保母式的對孩子們進行學科輔導,是「住家教師」的工作之一。此為示意圖。(取材自雲南...
保母式的對孩子們進行學科輔導,是「住家教師」的工作之一。此為示意圖。(取材自雲南網)

住家教師 重新包裝

新民晚報報導,「雙減」措施落地後,眾多學科類培訓機構關停、轉型,但也有不少家政公司在網絡上開始推銷「高端家政」、「高級保姆」、「高級管家」,並暗示「985畢業」、「英語八級」、「海歸」等,這些工作實質上就是家教、住家教師。

家政公司將「住家教師」包裝成「高大上」的新興職業,年輕人可藉此接觸高端家庭,體驗別墅花園生活。「住家教師」的月薪也令人咋舌,兩三萬元(人民幣,下同)是常態,3至5萬大有人在,有的還能領13薪(意指工作滿一年後可領取第十三個月的工資)。

由於收益可觀,住家教師已成為繼月嫂、育兒嫂之後的家政新寵,在上海等城市更是被多家家政公司視為重點推出。

中國官方發布「雙減」具體措施,要求防堵以「高端家政」、「眾籌私教」、等名義違規校...
中國官方發布「雙減」具體措施,要求防堵以「高端家政」、「眾籌私教」、等名義違規校外補習。此為示意圖。(新華社資料照片)

才藝加分 收入可觀

至於「住家教師」都做些什麼工作?比如,雇主們需要保母式的教師對孩子們進行學科輔導、制定學習計劃、養培良好生活習慣;從早起叫醒、上下學接送到學科補習;偶爾也需要充當司機和採購員,幫助打理家中的瑣事。如果老師掌握運動技能或者懂樂器,則是加分項。

家長搶跑 市場火熱

這個隱祕市場的火熱,反映出部分家長執著於「搶跑」的心態。

報導指出,住家教師概念的升溫,與雇傭專職家庭教師在私密環境教學,能讓「搶跑」穿上隱身衣不無關係。

今年6月,剛從某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的小周應聘到一個上海家庭。一天的學習時間不能少於8小時,英語、語文、數學、科學都要輔導,偶爾還要和家裡的阿姨一起去採購生活用品。

小周在網上曬出自己的住家工作。在一份英文作業下面,有人留言:「你確定這是預初的課嗎?我們高中才學到這些」。她回應,孩子學得早很正常,「否則幹嘛雇我呢?」。她說,願意請住家的,一般都是高收入家庭,「花錢買的服務,這裡不讓學了就從那裡學」。

因為剛畢業沒什麼經驗,小周的薪酬在上海的住家教師裡算初級,但也達到了1.2萬元/月。在她發出的筆記中,雇主的優渥生活成為圍觀的重點,許多人打聽哪裡可以找這樣的工作。

對於教育部9月8日發出的「關於堅決查處變相違規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問題的通知」,將「家政服務」、「住家教師」、「眾籌私教」等7類隱形變異學科類校外培訓形態列入查處,小周仍持僥倖:「未來怎麼樣說不清楚,眼下只要待遇開得好就繼續做」。

報導引述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中高考政策研究專家熊丙奇表示,在職教師家教、沒有合法教師資格的人員家教、以住家保姆名義請家教等都是違規,教育部正研究制定具體的指導意見,依法監管、查處。

但由於家長請私教十分分散,家長請私教的意願強烈,加大了監管難度。對於學科類培訓轉入「地下」,熊丙奇認為,要疏導家長的需求,就必須提高學校教育質量,並由社區提供雙休日、節假日的活動去處。

變相「家教」廣告遍布網絡。(取材自新民晚報)
變相「家教」廣告遍布網絡。(取材自新民晚報)

私教違規 監管不易

同時,還要轉變家長的家庭教育理念,一方面推進破除唯分數、唯升學、唯學歷的教育評價改革,另一方面讓家長掌握科學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方法,對孩子的成長有合理的期待,才能為孩子規畫適合的成才道路。

副科變主科 體育培訓班翻生

教育部自今(2021)年9月起實行「雙減」政策,除減少了學生作業與校外培訓,還增加了學校體育課時間,中考體育科分值也將提高。家長和學生擔心體育成績不好影響升學,紛紛報名參加校外體育培訓班,使得體育考試培訓班鹹魚翻生、愈來愈火。

體育分值 提升10倍

早在2020年,國家體育總局和教育部就聯合印發「關於深化體教融合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簡稱「體教融合」政策),提出將體育科目納入初、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範圍。隨著今年「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簡稱「雙減」政策)的落地,全國多省市已陸續提高體育中考分值從5分至50分。

這使得不少中小學生開始由學科類培訓轉場體育類培訓。有人認為,這是家長擔心孩子「輸在起跑點」,所以「偷偷搶跑」。北京一家開設少兒體育培訓課程的健身機構負責人表示,體育分值的提高可能導致部分家長的焦慮,希望通過體育培訓提高孩子體育水平,尤其是提高應試體育成績。

中國運動文化教育網報導,針對不同的需求,培訓機構推出各種「套餐」。例如在寒假期間有10天的專項培訓班,總費用約3000元;或是提供更豐富的選擇,價格最高可達1.3萬元。但不菲的價格並沒有擋住家長們為孩子報班的熱情, 許多家長們都有類似的想法:「中考競爭激烈,差一分就是落後幾百名!」。

以前為了升學有時被犧牲的籃球課,如今吸引許多學生參加。圖為山東的學生們在體育課練...
以前為了升學有時被犧牲的籃球課,如今吸引許多學生參加。圖為山東的學生們在體育課練習籃球運球。(新華社)

為了中考 家長爭報

今年暑假給讀初二的女兒報名體育中考培訓班的蔡女士就是其中之一。蔡女士說,女兒每天培訓兩小時,經過訓練後運動水平提高很明顯。一位初三學生的家長劉萍說,孩子的學科類培訓班數量減少了,增加了體育培訓,每周一次體能素質訓練和兩次拉丁舞、摩登舞體育舞蹈課,儘管培訓費用增加上千元,不僅為了提高體育成績,還能提高孩子身體素質。

部分孩子正上小學甚至幼兒園的家長也開始未雨綢繆。有家長表示:「2021年上海中考體育分值還是30分,等到自家孩子中考,分值大概率是要漲,我們不希望體育成績拖孩子的後腿」。

面對體育培訓行業熱度走高,實際質量卻參差不齊的現狀,雲南省中考體育改革專家組祕書長聶真新表示,運動是個科學、系統的過程,如果家長急於見成績,培訓班迎合家長心理讓孩子運動過量,不僅會影響孩子對體育的興趣,更會影響他們的生長發育。

比起緊盯分數、考試前「臨時抱佛腳」上培訓班,專家更建議家長以身作則,從小培養孩子的運動習慣。河南省教育廳體衛藝處原處長郭蔚蔚說,「家長應幫助孩子他們合理安排時間參與體育鍛煉,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做題上」。

聶真新表示,學校也應樹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開齊開足體育課,做到「教會、勤練、常賽」。

但也有專家認為,用與分數關聯的方式倒逼社會重視體育,可能帶來「應試體育」的新問題。

中國網引述北京市朝陽區教育科學研究院特級教師孫衛華表示,他也不贊成學生參加針對應試開設的體育中考培訓班。「體育中考是學生一生中的一次拚搏」,這是非常好的體育育人過程」;提高成績靠的是學生自身的努力,沒必要參加培訓班。

孫衛華並建議,一定要嚴查體育類校外培訓機構的資質,這事關孩子的身體健康。「每個孩子都有身體素質發展的敏感期,比如柔韌性鍛煉適合低年齡段,到了高中再發展就很難。有的少兒體能培訓班將五、六歲的孩子和中學生放在一個班裡教學,這會造成很大問題」。

不少學生除在學校學習,放學後回家還要面對「住家教師」的輔導。(取材自央視)
不少學生除在學校學習,放學後回家還要面對「住家教師」的輔導。(取材自央視)

教育部 工作 中國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